「就像白色恐怖!」中國維權學生接連「被失蹤」《外交政策》:歐美大學應考慮終止與中國各大學交流

2018-11-14 21:04

? 人氣

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張聖業,11月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帶走,網友留言關心(取自網路)

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張聖業,11月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帶走,網友留言關心(取自網路)

參與中國深圳佳士公司工運維權事件的北大應屆畢業生張聖業,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擄走。不少聲援工人的左派抗議者來自高等學府,公安自8月以來肆無忌憚抓捕學生,甚至直接進入校園內暴力強押,恐懼氛圍籠罩各大名校,目前至少有9名學生遭到拘捕。

對於北京當局打壓大學學生活動的行徑越來越囂張,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13日刊出文章《是時候大聲談論中國學術自由》(It’s Time to Get Loud About Academic Freedom in China),政治黑手伸入中國校園、學術自由受到侵害,外國大學不可坐視不管,必須思考是否還有必要與中國大學院校進行合作交流。

中國深圳佳士工人維權運動(取自佳士工人聲援團推特)
中國深圳佳士工人維權運動(取自佳士工人聲援團推特)

「就像白色恐怖!」北大學生眾目睽睽下被擄走

根據網路上一封廣為流傳的公開信,署名者北大歷史系學生于天夫指出,一名同學 9日被好幾名不明黑衣人士拖進汽車內帶走,「我後來了解到,原來被帶走的同學是尋悅行動的發起者之一,北大藥學院2014級的張聖業同學。一名同學就這樣在我眼前被暴力帶走,此情此景實在讓我難以跟北大聯想到一起!」「尋悅行動」尋找的是,因為聲援佳士工人而失蹤的北大校友顧佳悅,沒想到如今發起尋人啟事的張聖業也遭擄走。

于天夫表示自己身為目擊者也遭到毆打:「有人用肘部鎖住我的脖子把我往前按,其餘人在撲我的腰,立即將我撂倒在地。混亂之中,我鼻樑上眼鏡被扒掉,左右兩個人把我死死地按在了地上。……我掙扎著發出聲音『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憑什麼做出這樣的事情?』還沒喊完,身旁一個人惡狠狠地指著我的頭說『你他媽再喊就再打你!』」

一名北京大學學生13日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指出:「整個北京大學現在就像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即使你只是站在發傳單的社運學生附近,警衛也會來找你問話。」

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張聖業,11月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帶走,中國網友留言(取自網路)
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張聖業,11月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帶走,網友留言關心。(取自網路)

《外交政策》:中國各大學監控聲援佳士工人的學生

這場遭到北京當局嚴厲打擊的左翼社會運動,發生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佳士科技工廠,工人指控公司存在超時加班、嚴苛扣薪等違法行為,希望通過組建工會來維護權益。佳士工人5月開始依法籌組工會,卻陸續遭到不明人士毆打,甚至開除。7月底事件進一步發酵,一些佳士工人及年輕左派支持者前往工廠抗議,導致三十幾人被捕。8月24日,大批持盾的防暴警察闖入深圳民宅,將超過50名工人及聲援學生帶走,包括畢業於北京大學的岳昕,及來自人民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和湖南大學的學生。

事情爆發至此已引起中國各地網友的注意,但微博上消息遭到封鎖,讓這些學生和工人苦無求助管道。《外交政策》雜誌刊出的文章指出,北京當局把遏止「激進」左派思想的責任交給大學校方,因此這件事逐漸演變成學術自由問題,校方除了阻止學生前往深圳,也會持續監控、騷擾、威脅對此事發表立場的學生。

「不和工人站在一起,算什麼社會主義?」

事實上,北京當局愈來愈頻繁打壓各式各樣的異議活動,無論是宗教、人權倡議、勞權,特別是左翼青年發動的勞權社運,近年來成為中國政府的一大憂患。香港非營利組織「中國勞工通訊」指出,2015年至2017年的工人集體行動個案共有6694起。勞資糾紛背後潛藏的因素是,中國政府不允許勞工依法籌組工會,才導致雇主敢公然藐視法律。

而這也非常諷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理應與工人站在一塊的中國共產黨,竟然打擊這些年輕的馬克思主義者和工人。

美國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產業與勞工關係學院(ILR)的佛里曼(Eli Friedman)教授告訴CNN,中國大學生在校園被強制灌輸馬克思主義思想,以防學生受「危險」的西方民主思想影響,「現在學生(把馬克思主義)放在心上了,政府又大力打壓,從某方面來講,是這個政權自作自受。」他表示,鎮壓只會破壞共產黨政權的正當性,「不和工人站在一起的話,那算什麼社會主義?」

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張聖業,11月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帶走,中國網友留言(取自網路)
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張聖業,11月9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便衣人士帶走,網友留言關心(取自網路)

學術自由受侵害,美國學者:應思考中斷與中國大學交流

佛里曼也是撰寫《是時候大聲談論中國學術自由》(It’s Time to Get Loud About Academic Freedom in China)一文的作者。他表示,針對中國學術自由日益惡化,外國學府應重新思考與中方的交流合作關係。康乃爾大學產業與勞工關係學院,因中國人民大學懲罰聲援佳士工人的學生、壓制言論和學術自由,10月宣布中斷雙方學術合作。

佛里曼指出,首先必須正視過去5年來中國學術圈被箝制的嚴重程度。本地或國外學者頻繁被拒絕發放簽證;此外學者也遭到嚴格的審查與監督,研究計畫被阻礙、出版商要求研究成果應符合「政治正統」價值、不斷獲邀與公安「喝茶」。遭打壓的女權、少數宗教、少數族群,都成為中國學術研究的禁區。受這些政治因素影響,外國學府與中國大學交流的效益大減。

佛里曼本人也曾遭受公安審問、被迫取消學術活動。他指出,自己並非主張外國學府應完全與中國各大院校切斷交流,他認為目前中國、美國和世界某些地區的排外主義、民族主義高漲,各國學生間能夠相互交流、參訪是非常重要的。然而,雙方的合作交流必須建立在相同的價值基礎上,當越來越多中國大學院所違反基本價值,外國學者們必須思考合作是否還有必要,這不只是原則問題,也攸關學術質量和大學聲譽。

中國深圳佳士工人維權運動、北京大學校友顧佳悅失蹤多時(取自佳士工人聲援團推特)
中國深圳佳士工人維權運動、北京大學校友顧佳悅失蹤多時(取自佳士工人聲援團推特)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