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唱軍歌等於心理變態,台灣哪裏還有希望

2018-11-15 06:00

? 人氣

作者稱,許多台灣人從根本上否定軍人,不認為台灣人有自我防衛的必要,甚至覺得只要有美軍支援就好,國軍絕大多數完全可以解散。(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作者稱,許多台灣人從根本上否定軍人,不認為台灣人有自我防衛的必要,甚至覺得只要有美軍支援就好,國軍絕大多數完全可以解散。(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近日,韓國瑜在高雄造勢的時候,臨時脫稿而出高唱軍歌「夜襲」。陸軍官校畢業的韓,在其度過軍校生涯的所在地高雄高唱軍歌,並期許自己能「打出一場轟轟烈烈的勝仗」本無問題,但民進黨立委鄭運鵬卻在臉書上痛罵,說高唱軍歌是「心理變態」甚至要相信這一套的人吃屎。這種用語不僅羞辱對方政治人物,羞辱選民,甚至羞辱國軍,一個民意代表說出此等粗鄙之語,讓人不得不感到驚詫其語言背後的民意代表性,因為這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台灣的族群隔閡與記憶裂痕,遠比筆者想像的還大。

筆者身為國軍預備士官,雖然只是義務役且時過境遷,但「夜襲」這首軍歌卻是過去在中坑受訓時,晚點名必唱的歌曲。本人對這首歌的歌詞從未有任何惡感,也覺得相當振奮人心。雖然國軍,尤其是陸軍在823炮戰之後,已經久未面臨實戰而顯得軍紀以及訓練有廢弛之虞,但從未敢瞧不起國軍,因為我知道,兩岸未有大規模戰事,實屬國軍鎮守台灣,使大陸不敢輕言戰事,使台灣可等至大陸結束文革等動盪,去除「竹幕」進而改革開放之後,以數十年之資金技術積累,為大陸發展加磚添瓦。應該說,沒有國軍,不僅沒有台海穩定,也不可能有今日繁榮的兩岸。

然而,台灣許多下至黎民百姓,上至政治人物,卻往往視國軍為寇讎。一些人宥於政治認同或過往經歷,認為國軍是「外省人的軍隊」、「國民黨壓迫台灣人民的象徵」,更多人卻從「職業軍人」本身進行歧視,將其看成是「米蟲」、「人渣廢物的聚集地」。固然這之中有不少是在義務役的生涯中遇到壞學長或不負責任的長官而導致。但民間卻普遍有一干子打翻一船人的嫌疑。從根本上否定軍人,不認為台灣人有自我防衛的必要,甚至覺得只要有美軍支援就好,國軍絕大多數完全可以解散。

今天暫且不從軍事眼光來批評這類說詞的無知,這種敵視軍人的心態,從宋代開始,重文輕武的風氣盛行,軍人被文官恣意折辱便時有所聞。北宋名將狄青,部下焦用因剋扣糧餉被韓琦問斬,狄青稱「焦用有軍功,好兒」求情,韓琦卻反譏:「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出者乃好兒,此豈得為好兒耶?」韓琦三朝為相,更非不知兵者,但是對於無科舉功名之武人,仍如此「對人不對事」的全面否定。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賊配軍」之類的蔑稱在民間就更不絕於耳了。今日台灣民間,這類習氣似仍無削減半分。且不見之前民進黨創黨元老施明德,報上撰文,以自身為了台獨信念而就讀陸軍官校的經驗,希望獨派人士讓子女多學習軍武而非法政。結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更多的還是對施本人的奚落。畢竟在台灣,從事法政可以獲得得的錢與權,哪是被上位者無視行政法概念,恣意搞出來的年金改革整得七葷八素的軍人可比的呢?

國民政府在大陸時,深感無軍隊不可行革命,故推出建國大綱,實行國民革命,軍人地位在此時有了顯著提升。然而被日本殖民的台灣,為了阻止抗日活動,徹底禁絕台灣人關於現代軍事方面知識的涉獵,亦不允許台灣人讀日本軍校。雖有許多台籍知識分子受大陸五四運動及新文化運動所影響,然而真正理解此類思想運動背後的靠山,即建軍整軍敬軍等事務者卻不多。雖然國軍中有李友邦,鄒洪,黃國書等台籍將領,但仍未帶領台灣民間從「舊中國」敵視軍人的窠臼中走出,今日更因為群體中仍多為外省族群而被歧視。相較於大陸對於解放軍的各種實質的「保障」與無形的「愛護」,怎能不讓海峽之隔的國軍將士們扼腕嘆息呢?

蔡英文政府屢屢說自己是國軍「最大的靠山」,但是底下政客以及群眾的言詞就往往露餡。文人的傲慢與專斷,就是自己可以去大陸跟領導人把酒言歡,卻不允許已退役的將領做同樣的事。在他們心裡,國軍恐怕只是戰事真爆發時,可以拖時間使自己逃往美日的砲灰而已。他們吃定軍人不敢抵抗政府,但是這群人可有想過,當所有榮譽已經被踐踏殆盡;當所有福利都已經被毫無理由的一筆勾銷,當他們經歷數十年軍旅,最後發現社會給予他們的只有冷漠與嘲笑時,真的還能夠保持鐵一般忠誠嗎? 

*作者為武漢大學法學院台籍博士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