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萱人觀點:微塵眾中的一沙一世界

2018-10-07 05:50

? 人氣

周家,是屏東佳冬離海不遠的養鴨人家,至今仍是。如今生活已改善許多,養鴨工序也由他的兄長改良為部分自動化、不必再完全看天吃飯了,不過周珠旺很直接的說,從前只要遇到養鴨的人,大概會知道他們是屬於社會底層的人。因為早年養鴨無需真正的土地與資本,到河床圍一塊地既能圈養,只要保持有鴨蛋撿、有鴨子孵,變現很快。但是,不做是零收入。而且如果不先多賺一些,一個颱風就完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周家爸媽就這麼從零、甚至從負白手起家──因為有時連醫藥費都籌不出。直到後來生意慢慢好轉,最高峰時曾飼養到一萬多隻。一萬隻鴨每天會有一萬顆蛋,為了省工錢,周珠旺說,每天只有他和哥哥、媽媽一起撿鴨蛋,分配下來一個人一天處理三、四千顆跑不掉。

他從四、五歲起天天摸黑起床,做完這「鴨蛋早課」才能上學去,直至高職畢業之後到高雄市區的二專念視覺傳達科。

以下,也還不是一個只有正面的勵志故事,雖然養鴨的日子最終仍是滋養了周珠旺的繪畫人生。他坦白說,他之所以成年後就離家在外念書、畫畫,一半的原因是因為「逃避,不想再回去過那樣的生活,實在是做到怕了。」

周珠旺回憶,孵鴨的工作量真是大到很誇張,每天只有中午短暫的休息。尤其是撿完鴨蛋之後的孵蛋期,一起頭得連續27天才能結束。而且,這一切必須在大約38度的高溫之下進行。一家人有時到了晚上8、9點都還在忙,否則無法換取隔日填飽肚子的現金……。

為了能快一點收工,周珠旺後來練成,一次可拿四、五顆蛋且不會破。將蛋堆進容器的眉角也摸得超熟,重量不必秤亦抓得準。更難的是,孵小鴨之前須由「雛鴨鑑定師」確認鴨的性別,他國小五年級開始學習這項技藝──有的人一輩子也學不會。後來家中這項重責即是他和父親擔任,大概5天為一期。「我們就是一直在做這種很需要專注力的事。」

對生長在養鴨人家的周珠旺來說,畫畫即像撿鴨蛋,快狠準才不會「打破」。以此畫為例,在每一個點拉出顏料時不能讓顏料垂下去,他甚至是以筆將顏料先勾成一椎狀,按一下之後再拉起一次才成。感覺有點像書法筆端末梢的收尾法了。(作者提供)
對生長在養鴨人家的周珠旺來說,畫畫即像撿鴨蛋,快狠準才不會「打破」。以此畫為例,在每一個點拉出顏料時不能讓顏料垂下去,他甚至是以筆將顏料先勾成一椎狀,按一下之後再拉起一次才成。感覺有點像書法筆端末梢的收尾法了。(作者提供)

他從小這麼終日勞動,大量流汗,極度專心。沒想到,十數年耗費心力倒也規律一致的生活下來,竟讓18歲的周珠旺,離家念書、首度住校、以為不必再摸黑撿蛋時,依然每天四點自動起床。

他說,那段日子天沒亮就把眼睛打開了,但是實在不知要幹嘛。那,畫圖吧。同學都睡到七點,他則比別人多好幾個小時練習。其實,周珠旺說,雖然他拿起畫筆的原因一半是想逃避接家業,他也真的是從小非常愛畫。逃不了也不需逃的則是,那段養鴨的日子紀律的訓練,也注定反哺了他,成為專業畫家的必要條件。

為了讓家人放心給他畫畫,做學生時的周珠旺即到處參加美術比賽,拿到的獎金全數給母親,至少初步證明他應該不會餓扁。11年前,他即已榮獲青年藝術界兩大榮譽「台北獎」、「高雄獎」首獎。現在,早舉行多次個展的他不必再比賽了,已成家的他卻是選擇回到故鄉,家與工作室都在──養鴨場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