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萱人觀點:微塵眾中的一沙一世界

2018-10-07 05:50

? 人氣

這是畫家「發明」的奇石,而且真有厚度,顏料層層堆疊3至5公分,加繪陰影之後更添立體感與憑空而起的神秘性。(作者提供)
這是畫家「發明」的奇石,而且真有厚度,顏料層層堆疊3至5公分,加繪陰影之後更添立體感與憑空而起的神秘性。(作者提供)
木製石頭的厚度甚至來到10公分不等,作品量體直接在牆面產生真實陰影,越看竟越不像石頭了。(作者提供)
木製石頭的厚度甚至來到10公分不等,作品量體直接在牆面產生真實陰影,越看竟越不像石頭了。(作者提供)
畫家並在木製石頭作品背面自製能選擇方向懸掛的鉤子,也可以平面展示。重點是木製的它非常輕。(作者提供)
畫家並在木製石頭作品背面自製能選擇方向懸掛的鉤子,也可以平面展示。重點是木製的它非常輕。(作者提供)

一、二十年畫下來,周珠旺的沙石系列越繪越微小。他在畫室中秀出一支最小號的畫筆,甚至還被他修剪掉不少筆毛,以求更精準的筆觸。「我十幾年前的專注力沒辦法做到現在這麼細密,是慢慢累積、慢慢縮小的。」周珠旺說,「我是在挑戰內心的難度。」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每一天每一天,他簡單吃個早餐即獨自進畫室,專心工作至少六小時以上。一日不做,儀式未成。

累嗎?他答,每天到了最後一個小時,最累。隔天再來一次,非常薛西佛斯(註2),但是心甘情願。他太熱愛長時間做畫的精神性。對這位敏感的畫家來說,生活中也總有真實的媒介不停觸動他依此再創作,以畫筆、雕刻刀等保存有感的時時刻刻。像是,周太太曾撿到一顆石頭,戲稱它很「糾結」,因為上頭白色的線條像繩子般一圈一圈將石頭纏繞了。周珠旺覺得有意思,就畫了它,就這麼簡單。

周珠旺每日幾乎只來回家中與畫室,之前所繪之石也多半取材自故鄉海邊的小薄片石。近期他則嘗試了紀錄其他地方的石頭,例如他後方畫作中的花蓮海岸石。(作者提供)
周珠旺每日幾乎只來回家中與畫室,之前所繪之石也多半取材自故鄉海邊的小薄片石。近期他則嘗試了紀錄其他地方的石頭,例如他後方畫作中的花蓮海岸石。(作者提供)

他覺得人生,是由很多瑣碎、一樣的事累積而來,不會每天都大風大浪。而「從平凡中找到樂趣,正是它有趣的地方。」周珠旺說,「我的畫也是重覆又重覆,因為我從小每天這樣過日子啊。」

他甚至未曾將藝術想得那麼大、那麼高,他甚至有時對自己的職業有些自卑。「不像非常支持我畫畫的哥哥,他養鴨可以養活人,對社會有直接的貢獻。」「藝術品則不是必需品。」

自覺渺小的他,是藉著創作不斷往內心世界深掘、對自我心理建設。「我現在就是需要畫畫這每天的『勞動』,它已經變成我身上的一部分。」周珠旺說,「把它當成撿鴨蛋吧。」

其實,心眼手合一、絕不是只會體力勞動的他,不只畫自己,也在敘述眾人心中可能的一沙一世界。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李玉玲於「石海之渡」展覽手冊中的序,或可總結:

「年輕的藝術家周珠旺,有著亙古岩石的靈魂與無盡細沙般的意志。當世界飛旋失速,地軸翻轉搖擺,他兀自不變,說著心像石頭一般堅定。我們看著他心下眼下筆下的塵沙石,頓時體悟啞口無言。」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