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萱人觀點:微塵眾中的一沙一世界

2018-10-07 05:50

? 人氣

他一樣日日黎明即起,只是不必再撿成千鴨蛋、辨識雛鴨性別,而是三餐之外只有創作。與家人相處也是重點,不過手上沒拿著畫筆時,他仍然不停以其他方式來畫,例如在腦中構思。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周珠旺先說結論:他幾乎不曾毀掉自己的作品。這不是指他每下筆即完美,而是他下筆之前的構思時間相當長。他是會到海邊堆堆看石頭、觀察光影變化等等,但是不可能每次都堆成功或是撿很多石頭回家繼續疊,而是拍攝大量的照片做為線索,接著再勾勒幻想的風景。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除了畫畫與吃飯這兩件每天必做的事,周珠旺幾乎唯一的活動是在傍晚和家人一起去海邊。試堆的物件與眼見的風景也可能是題材,例如下圖中的堤防。(作者提供)

這段構思期拿不準時間多長,一旦題材與草稿決定了則剩下執行工作,不會再游移不定,「想都不要多想,一直畫下去就對了。」畫不好的時候當然有,但他會想辦法修至滿意,而不是一舉毀掉之前數月甚至一年多的努力。

周珠旺之所以花極多時間布局,讓每次起頭畫一張圖都是可以發展的,也是希望「要把靈感去到都沒有」──這是他本來使用的口語,意思是:不再只藉著一時的感覺來創作。

尤其,不再只藉著不停的否定自我來創作。他知道人會半途而廢,一條路走著走著不要了。然而殘酷的是,靈感可能在路的盡頭才現身。

因此周珠旺堅持,只要確定這條路是對的,他一定把它走完、直到自己覺得OK。這或能解釋,何以故他的畫作總有滴水穿石之感。

無論如何,重覆同樣的技法等等也不為他所喜。譬如他畫石頭十幾年了,畫法持續演化,即為了想跳脫單純的平面繪畫。剛開始他讓石頭從2D往3D方向呈現時,是以逐層堆疊油彩的畫法為之。近年最新「品種」的石頭,周珠旺則是先木雕出立體石頭的模樣,再拿噴槍將調稀的顏料噴灑其上,並輔以畫筆勾出紋路。但這仿真之石的內裡是人工集成材而非原木,實際上相當輕,徒手即可舉起。如果是同樣體積的真石頭根本辦不到。周珠旺再次挑戰觀者的視覺慣性。

他的「一個『石頭』」系列,亦是這三、四年發展的。我們民間向來頗愛蒐集奇石,相信不少觀眾見了應會會心一笑:「福祿壽禧石」、「七仙石」、「日日見有財」、「開工大吉」、「觀音石」……,一字在展場中隆重排開。但是,「你們在大自然中撿不到這些石頭。」這時的周珠旺調皮起來,事實上他是以藝術家之眼認真重新「看見」、詮釋了樸石上的圖案,亦讓人思考樸石與藏品之間的模糊界線。

這是畫家「發明」的奇石,而且真有厚度,顏料層層堆疊3至5公分,加繪陰影之後更添立體感與憑空而起的神秘性。(作者提供)
這是畫家「發明」的奇石,而且真有厚度,顏料層層堆疊3至5公分,加繪陰影之後更添立體感與憑空而起的神秘性。(作者提供)
這是畫家「發明」的奇石,而且真有厚度,顏料層層堆疊3至5公分,加繪陰影之後更添立體感與憑空而起的神秘性。(作者提供)
這是畫家「發明」的奇石,而且真有厚度,顏料層層堆疊3至5公分,加繪陰影之後更添立體感與憑空而起的神秘性。(作者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