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首富訪談錄 王健林:最煩惱的是接班人的成長問題

2015-05-13 16:21

? 人氣

《新京報》:奧巴馬期待你在美國擴大投資?
王健林:是的。我也表態了,承諾在未來三年至少再投50億美元。

《新京報》:以後會不會逐漸將企業發展的重心放在國外?
王健林:重點還是在中國。只是我們覺得2020年如果是1000億美元的收入,我的希望是30%,起碼不低於20%是來自於海外,這才是個跨國公司。

《新京報》:作為改革開放之後成長起來的中國企業家,有沒有想過做世界首富?
王健林:正在朝這個目標努力。我倒不是為了證明個人財富,我是想給中國企業和企業家證明一點什麼。

《新京報》:證明什麼?
王健林: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我也承諾我的財產絕大部分會成為慈善基金。我所做的努力就是證明中國企業也可以做得好。我們現在想,2020年萬達一定是世界前10名、前20名那種格局的。

《新京報》:有沒有制定成為世界首富的時間表?
王健林:目前還沒有。

談足球:它帶給我刺激、歡樂和痛苦

《新京報》:上世紀90年代,很多人知道大連萬達,還是通過一支足球隊的名字,當時你的公司還不算大,投資足球是出於什麼考慮?
王健林:我喜歡足球,我是球迷嘛。

《新京報》:年輕的時候也踢球?
王健林:年輕時在部隊玩過,那不能叫踢球,只是玩過。

《新京報》:當時喜歡踢什麼位置?
王健林:中衛(中場)。就是瞎玩。

《新京報》:從當時的大連萬達隊撤資,現在又投資了(西班牙)馬德里競技,這些年,足球給你帶來了什麼?
王健林:刺激、歡樂,甚至包括痛苦。有贏球時候的快樂,輸球時候的痛苦。
足球在體育運動當中,無論是空間還是時間強度,都是最大的運動項目之一。一場球能去幾萬個球迷,它的吸引力,它的變化性,它的不可預測性,都特別吸引我。

《新京報》:許家印、馬雲等人都投資了國內的足球俱樂部,你投資國外俱樂部,是出於什麼考慮?
王健林:我也不排除投資國內足球俱樂部。只不過我還真不是為了我個人搞俱樂部的。

《新京報》:不是為了你個人,那是為了?
王健林:中國足球最近幾年呈現的一個趨勢,就是不平衡。俱樂部很高,國家隊很低。俱樂部可以拿亞洲冠軍,國家隊小組賽可以三場全勝,但還不是在八強就回家了。
我就想怎麼改變國家隊比較弱的局面,就得從青少年抓起。但是呢,我這個呼籲重視青少年的培養可能很難形成共識,因為這個東西要證明得七八年。

《新京報》:所以你就投資了國家少年隊?
王健林:我涉足足球行業20多年,對足球深有體會,當時萬達足球在中國如日中天,橫掃一切,板凳隊員都是別人羨慕的想搶購的對象。那時候我們就是狠抓青少年。我是中國第一個建足球學校的(企業),很早就建了足球基地,建立了五支預備隊選足球少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