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首富訪談錄 王健林:最煩惱的是接班人的成長問題

2015-05-13 16:21

? 人氣

《新京報》:王思聰是富二代,富二代在中國已經被貼上了標籤。
王健林:現在來說,官二代、富二代,只要是「二代」,自然會打上一個烙印。我覺得這種東西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改變的,看這些二代人怎麼做,怎麼走吧。另外,隨著中國中產階層的擴大,這種富二代,官二代等就會減少。
看看英國工業史、歐洲工業史,你會發現,發展中國家轉向發達國家過程當中,都有這種「二代」現狀,美國曾經也有。當社會逐漸走向橄欖型,中產階級多了,教育程度好了後,這些負面的「二代」慢慢就會少了,這是個過程。

《新京報》:在父子交流的過程中,王思聰會向你說出哪些困惑?
王健林:我實話實說,思聰對於現在這種狗仔成天盯著(的現況),他很痛苦。他問我,爸爸,我要不要去國外生活幾年。我問他為什麼啊,他說他很討厭現在一點自由也沒有,天天被人盯著。我說你去國外幾年,時間太長也不合適,短了也不起作用,我說你這樣,以後你社會上注意一點吧。

《新京報》:但他並沒有「注意一點」?
王健林:可能這是一種潮流吧。也可能過幾年,他被過度消費的情況就消失了。

《新京報》:在王思聰眼裡,他會怎麼評價自己的父親?
王健林:我不太清楚。他在叛逆期時,肯定會挑戰我的權威。比如我說什麼話他不聽,不服我,覺得我沒什麼了不起的,英語也不會講,啥啥也不懂。
最近兩年,我和他的溝通逐漸多了。另外,他也開始做生意了,認識到生意不是那麼容易做的,他老爸做這個生意還不簡單。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是嚴父還是慈父?
王健林:嚴父多一些吧。

談未來:最大煩惱是接班人的成長

《新京報》:你最近讀的一本書是什麼?
王健林:日本泡沫十年。

《新京報》:為什麼讀這本書?
王健林:看看嘛。(笑)

《新京報》:你曾說過,你覺得自己的價值觀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創新、膽子大、敢闖敢試」,你有沒有膽小的時候?
王健林:膽小?有啊。對規矩,對法律,對制度,我很膽小。因為我不踰越規矩,你看萬達企業,敢闖敢試,都是在法律框架裡邊完成。

《新京報》:你會怎麼評價你自己?
王健林:我希望我能維持自己的形象。第一,我是一個正派的人,保持一個正派的形象,所以你看我沒有花邊新聞;第二,保持一個慈善家的形象,我從來不在乎慈善的排名榜呀,首善啦,萬達做慈善是發自內心的,從來不是為了宣傳。

《新京報》:你現在有煩惱嗎?
王健林:工作、生活中都有煩惱,最大的煩惱是萬達接班人的成長問題。我覺得目前萬達的複合型人才,不像我們那個年代那麼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