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首富訪談錄 王健林:最煩惱的是接班人的成長問題

2015-05-13 16:21

? 人氣

《新京報》:你認為通過自身努力,能促使我們足球有什麼蛻變?
王健林:我想通過我的努力,使大家更加重視青少年人才的培養,而不是把精力都放在聯賽和國家隊身上,因為這是把事情本末倒置了,你不應該只重視塔尖的東西,也要重視塔基的東西。
當中國足球小孩擴展到兩三百萬人的時候,我相信中國在亞洲絕對一流。

《新京報》:投資中國足球,上世紀90年代可能為企業帶來品牌榮譽,但是現在萬達已是商業帝國,再投資足球,心態上會有什麼變化?
王健林:我就是為熱心的中國球迷做些事,這也算是社會公益嘛。投資足球每年好多錢呢。

《新京報》:習近平總書記也提出了三個夢想,打進世界盃、申辦世界盃和奪得世界盃。
王健林:是啊。這是習大大的個人夢想,我相信也是全國人民的夢想。

談政商:「政商關係這門學問比博士後還高」

《新京報》:拿「亞洲首富」來說,原來的首富是主要做地產的李嘉誠,然後是搞互聯網的馬雲,現在又被玩地產的你取代,這像是一種輪迴。
王健林:我不是玩地產的。我說過,我必須在三年內或者五年內去「房地產」化。

《新京報》:在你看來,去「房地產」化是一個趨勢?
王健林:是個趨勢。我們覺得今明兩年陸續還有幾家上市公司,可能你會發現,我們這些公司的市場價值已經超過商業地產,而且商業地產我也定了,2017年初或年底改名,不叫萬達商業地產,我已經想好名了,叫萬達商業發展公司,或者叫萬達商業服務公司,我不投資了叫什麼地產呢,就是作為一個服務者。

《新京報》:就拿地而言,低地價是萬達的法寶,在和地方政府的博弈中,為什麼總是萬達能勝出?
王健林:這就是商業模式。當初90年代中期我們就說我們這種搞房地產,第一我覺得現狀不穩定,拿了幾塊地吧噠噠地價上去了,再去拿幾塊地地價下來了,這不是一個現代企業的模式,應該去找長期固定模式,所以我們就選擇了做商業地產。
做商業地產也好,做電影產業也好,不管做什麼,做得讓別人來求我們就好了,慢慢地,我們通過模式實現了預期。外來看是品牌,二線城市要請我們去,在博弈中就相對有話語權了。

《新京報》:聽說做商業地產,有個「萬達速度」,24個月。
王健林:內部最長吧,其實我們定的是18個月。

《新京報》:有人認為,「萬達速度」迎合了個別主政者急功近利出政績的心態。
王健林:這是瞎扯,我才不是為了迎合他們的。一個廣場十個億,一年租金一兩個億,你說你幹快一點就多出一兩個億。只有快點幹。
住宅和我們相反,拉的戰線越長房價越高,甚至一期只推一棟樓,這就是模式決定的速度。
很多人認為我們是迎合了政府,其實不然,你得為自己著想,我這種模式投資資金大,建得越快才越見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