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私校沒有「校園民主」 何能實現「大學自治」?!

2018-08-12 05:30

? 人氣

作者懇請建議執政的政治人物和教育部、立法院各黨派之立委,以及台灣的社會,請勿一方面區分公立大學和私立大學,「默認」和「默許」私校被私人、家族或財團所運作操弄。圖為亞太技術學院師生在教育部抗爭與高教工會祕書長陳政亮。(資料照,陳韡誌攝)

作者懇請建議執政的政治人物和教育部、立法院各黨派之立委,以及台灣的社會,請勿一方面區分公立大學和私立大學,「默認」和「默許」私校被私人、家族或財團所運作操弄。圖為亞太技術學院師生在教育部抗爭與高教工會祕書長陳政亮。(資料照,陳韡誌攝)

過去兩年,高教私校面臨到企業私有化(家族化)和少子化兩大因素夾擊下影響,「校園民主」和校園「言論自由」盪到谷底。以少子化而言,因民間習俗影響虎年生育率較低,這導致了高教的「105大限」,也就是從105學年度開始,高教私校明顯受到少子化衝擊,這是因為民國87年虎年出生人數遽降了5萬人所致。另一方面,檢視公庫和高教工會的公開資料,從2016年起私校校務上爭議問題不斷,高醫董事風暴、永達退場、亞太創意學院案、各私校董事會不當介入校務、勞資爭議…多如牛毛。

然而,以上這些種種狀況,卻無法透過教育部或大學的校務運作來妥善解決,為什麼呢?一來,明明公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校園民主」和「言論自由」狀況天差地別,但教育部一律以「大學自治」為由,去因應各個教師工會、勞權團體,或者是教職員生的申訴,也就是以類似「轉信」的方式請各校回覆,試問各校自行回覆和說明處理如何可行?只有在真正能夠落實校園自由化和民主化的校園才做得到。

推動大學自治,確實有其理想性質,原先應該是要避免官方或政治不當意圖介入校園,或避免教育部作為指導管理單位干預學校事務,使得大學的發展受限。但是,它的前提是,在私校環境中,必須是各個私校校務運作民主化、校園中具有言論自由,校園風氣人本化且健全才有可行性,但目前各私立大專院校的環境是如此嗎?!在「少子化」和「企業化(含家族化)」夾擊之下,從後段到前段私校逐漸一一淪陷,無一倖免。

如果教育部、民意代表和台灣社會,一方面「默認」或「默許容忍」了,私校運作類同等於企業,屬於個人、家族或財團私有;另一方面卻有以「大學自治」為由來「因應」或者是「推拖」私校校園中所發生的種種亂象,那麼所有我們目前所見到的所有私校問題都無法解決,而且在未來只有更加變本加厲,高教私校將在少子化和企業化(家族化)兩大因素下,徹底進入「黑暗時代」,而原本被高舉的「大學自治」,在公立大學還是「理想」,在私校則成了種種可以進行校務操弄,和威嚇言論自由的最好「遮掩」。

亞太技術學院師生在教育部前搭帳篷,以示抗爭到底的決心。(陳韡誌攝).JPG
亞太技術學院師生在教育部前搭帳篷抗爭。(資料照,陳韡誌攝)

亦即,筆者在此要指陳的是,大學自治是理想,也或者原先立意良善。但目前在私校校園卻成了規避教育部和社會檢視的「最佳遮掩」、「最好藉口」。也就是,如果校務行政是被把持操弄,並且老師、職員、學生都是被用以工作權和言語,被資方所威嚇時,那麼原本私校校園中唯一能夠監督校務行政被操弄的力量──文人在校園中的「言論自由」,這樣的基礎也就不復存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談私校的「大學自治」?

「記得那天是個周末下午,接到電話學校就直接告知我,叫我當系主任了…」、「學校先是用200萬、降到100萬、再降到50萬…來一次次威嚇,說如果不簽同意書的話,離校的費用就會愈來愈少…。」、「學校的溝通說明會開到了三點時,都還沒討論什麼,就說要上課了,草草結束和學生溝通會…。」、「支持三級三審制的聯署,但我不能公開也不能加入工會,大多潛規則了…」、「校務會議中職員和學生代表是校長勾選的,老師代表也很沈默,大家都不敢說話…」

以上各種情況都是真實發生在目前的私立大學之中,在私校教師的相互交流下,筆者得以知悉或經歷這些種種的情況。但當教職員生向教育部反應各種狀況申訴時獲得的回應,很可能只會是教育部以「大學自治」為由,一紙信函「轉信」回到了學校。以致所有私校校務衍生的問題長久以來恐怕都無法解決,最後只是繞在層層「轉信」的瑣務上罷了…。

誠懇建議執政的政治人物和教育部、立法院各黨派之立委,以及台灣的社會,請勿一方面區分公立大學和私立大學,「默認」和「默許」私校被私人、家族或財團所運作操弄,另一方面卻又以「大學自治」,把公私立大學等同處理,使「大學自治」成了各私校問題始終循環無法解決的藉口。請要求私校比照公立大學,切實落實「校園民主」,和「言論自由」,讓文人的言論和投票能夠真正成為監督和運作校務的基礎之後,再去談私校的「大學自治」!

*作者為私立大專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