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冬凝觀點:(在美國的)老中,我怎麼能夠不動氣?

2018-07-02 06:30

? 人氣

反川普移民政策的抗議,這名參加的小女孩,有點像《時代》雜誌封面女娃。(夏威夷日報提供)

反川普移民政策的抗議,這名參加的小女孩,有點像《時代》雜誌封面女娃。(夏威夷日報提供)

6月30日,有近萬的抗議者,在夏威夷檀香山的州政府前聚會,抗議美國川普總統所謂的零容忍的移民政策。

夏威夷的天氣很溫和,可是在夏日的陽光直接照射下,不免仍然要揮汗,可是這近萬的遊行示威的人,冒著夏威夷的盛暑,響應全美國的反川普移民政策的號召,來遊行抗議。 在遊行的隊伍中,有老年人,杵作拐仗走完全程。有年輕的媽媽,帶了兩個月的嬰兒,來遊行示威,也有全家大小,都犧牲了禮拜六的休閒時間前來抗議。

這一家人,爸爸要上班,但媽媽和一對姐妹都到了。(夏威夷日報提供)
這一家人,爸爸要上班,但媽媽和一對姐妹都到了。(夏威夷日報提供)

有的遊行群眾來參加遊行,可能是臨時起意,準備時間不足,只得把大紙盒子剪下來,寫上反川普政策的標語。又一位太太,拿自己的垃圾桶,倒掛在她的頸項上,不是「擊鼓罵曹」,是「擊鼓罵川普」, 作為聲討川普的擂鼓。垃圾桶做的鼓,看起來雖然有些笨拙,可是,反映出來,反川普民眾的草根性。

顯然的是,川普的移民零容忍政策,激怒了美國的大眾。有人說,川普的移民政策惹怒了美國的自由派,這句話說的不夠深入,應該是說川普的移民政策,激怒了美國有仁心,有良心,有善心普羅大眾 - - 這裡面包括了新移民,包括了老移民, 包括了移民的兒子,孫子。這一些人,他們有職業的高低,有文化的高低,有各式的種族,宗教,群體的不同,可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是「人」,所以他們「在乎」。

抗議標語十有點粗俗,却反應抗議者的心聲。(夏威夷日報提供)
抗議標語十有點粗俗,却反應抗議者的心聲。(夏威夷日報提供)

只是,在上萬人的遊行隊伍中,難以見到夏威夷華人團體的領袖,難以見到在華埠各種同鄉會,商會,青年會等等的領導幹部,甚至,難以見到在夏威夷的華裔朋友。  如果,用一句話做一個結論,這不是華人的聚會,這不是華人出現的場合。因為美國的許多華裔,得了一種叫做政治性冷感的群體病。

2018年的夏末,正值美國的中期選舉,夏威夷前任的司法總長,也是現任的副州長金士敬先生(Douglas Chin)是美國聯邦眾議員的候選人。金士敬何許人也?他在去年夏威夷司法總長任內,把川普七個國家的移民禁令,告上夏威夷法庭,而且得到勝訴。川普不喜歡這一個美國華裔小子,相信也不喜歡夏威夷,所以在川普敗訴的時候,曾經狂言說,判他敗訴的不過是個太平洋的小島。川普學問不多,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根本不知道,夏威夷不僅是太平洋中的群島,而且夏威夷是美國50州中的一州。只是不幸的是,2018年的6月28日,美國最高法院以五票對四票,判決川普的上訴勝訴。 這不是金世紀先生的挫敗,而是夏威夷的挫敗,更是美國人權的挫敗。

襁褓中兩個月的嬰孩大概是這場活動中最年輕的抗議者。(夏威夷日報提供)
襁褓中兩個月的嬰孩大概是這場活動中最年輕的抗議者。(夏威夷日報提供)

金士敬先生的父親是安徽人,母親是蘇州人,父母都是從臺灣大學來美國留學和定居的新移民。所以金士敬說,基於這個背景,他責無旁貸的要想和川普巨人挑戰。夏威夷中國日報極力支援金士敬先生的選舉。李前興先生,金明武馬曉玉伉儷,何福祥先生,都分別購買了全頁的廣告,來支持金士敬先生的競選。 夏威夷福建聯合總會的何福祥常務主席,何傳太主席,李樂華會長和夏威夷中國日報合辦了一個為金士敬先生競選的籌款會。

可是整體來說,金士敬先生在夏威夷的華人社會中支持度並不高。 支持度並不高並不表示夏威夷的華裔同胞不支持他,而是夏威夷的華裔同胞對誰也不支持,再說一遍,夏威夷的華人,就如同美國其他各地區的華裔同胞,有政治冷漠無感的症狀。

和一位檀香山華埠等一位熱心人士王先生,談起為金士敬先生競選籌款的事,王先生第一句回言是「我對政治沒有興趣」。不過還是感謝他,開了一百元的支票。這一百元的支票捐款,和川普的反移民政策無關,和在移民局的拘留營中4000個兒童被和父母分散無關,和川普日漸走上法西斯主義的政策無關,我猜,那是和筆者的面子有關。如何證明呢,另一位黃姓的僑領朋友就直接和笔者明說了。 在笔者做了一場將近30分鐘慷慨激昂的陳述, 從19世紀美國的排華法案說起,談到最近川普把非法入境的移民都關到籠子裡以後,他說,「老張, 你知道我對政治沒有興趣,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願意捐一百塊。顯然的是他沒有被感動。

天可憐見,我血液中的溫度,應該在三秒鐘下降了一百度。我動氣的說,用不着看我的面子捐錢。

媽媽、女兒與狗都來抗議。(夏威夷日報提供)
媽媽、女兒與狗都來抗議。(夏威夷日報提供)

當我掛下電話的時候,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所銘刻的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話,開始在我的腦海中迴響。 這個紀念碑文是如此說的;

「納粹抓了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了;我又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關了社民黨人的時候,我沉默了;我又不是社民黨人。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我沒有抗議;我又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了;我又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抓我的時候,

怎麼沒有人為我說話!」

美國的國家公共電視臺(NPR)製作了一個美國排華法案的紀錄片,在2018年的5月上映過,這個影片和許多其他諸多影片的不同之處,在於,這部影片不單純強調中國早期移民所受的苦難,而在強調,在19世紀美國排華的時候,排華法案是美國正式,而且也是唯一用「民族的群體「作為歧視的法律。要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歧視性的,違反人權的,違反美國憲法的法律可以通過嗎?因為那時候制定法律的議會中沒有華裔同胞。 二次世界大戰期,由於日本偷襲的珍珠港,美國政府把美國的日裔公民全部送入集中營。 這不僅是羅斯福總統的指令,也是美國議會正式通過的法律,要知道為什麼這樣歧視的,違反人權的,違反美國憲法就可以通過嗎?答案之一是因為在議會裡,沒有日裔的人士。

我把這一段故事在何福祥先生為金士敬先生的競選籌款會中反復的說教,我的結論是,咱們華裔中國人務必要支持華裔的候選人,務必要參加投票。

為什麼沒人得出川普倒行逆施?是每個抗議者的疑問。(夏威夷日報提供)
為什麼沒人得出川普倒行逆施?是每個抗議者的疑問。(夏威夷日報提供)

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動用了80次的否決權,其中有將近有3/4的否決權,是為了保護以色列。美國和以色列如此哥們,原因無他,美國選舉需要錢,請問有哪一位在美國舞臺上的政客,是沒有美國猶太裔的資助?一次和美國白人朋友聊天說,「如果有一天美國的華裔的政治捐款超過猶太裔,如果美國政府的各級議會都是以華裔為主「 我說,」 老兄,到時候我們不歧視你們白人就不錯了。」

在遊行的隊伍裡, 有一位疑有唐氏症的群眾,拿著反川普的標語,不斷哼著悲慘世界歌劇的主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但願,經過我們華裔的覺醒,There is a New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只能用投票做為伸張權利的武器。(夏威夷日報提供)
只能用投票做為伸張權利的武器。(夏威夷日報提供)

(註 1) 謹以此文獻給夏威夷各僑團,並且作為為金士敬先生競選籌款的序言。

(註 2) 在美國排華法案的时代,美國加州吊死了18個中國人,其中都是廣東四邑的鄉親。美國錯誤的移民政策導向,四邑的鄉親更應該有切膚之痛。也以此文,獻給夏威夷四邑會館的會長駱健波先生。希望集四邑鄉親以及夏威夷華人同胞之力,把金士敬先生從夏威夷送到華盛頓。

*作者為美國註冊會計師,夏威夷中國日報社長。本文原刊《夏威夷中國日報: 老張看美國》,夏威夷中國日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