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式劇場說出心聲 當年拒絕借錢辦《自由時代》他要照顧鄭南榕照顧不到的地方

2018-04-10 00:26

? 人氣

三語事劇場《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三語事劇場提供)

三語事劇場《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三語事劇場提供)

1989年4月7日,創辦黨外雜誌《自由時代》的鄭南榕被控叛亂,拒捕自焚身亡,如今這一天已成為國定紀念日「言論自由日」,鄭南榕那句「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也成為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的名言。

「他走了之後,剩下就是我們的事」 三語事劇場演出生命中的民主時刻

就在今年言論自由日的隔日,三語事劇場來到當年的《自由時代》原址、現鄭南榕基金會,演出《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致意。為何在4月8日舉行這場演出?團長黃有事表示,「他走了之後,剩下就是我們的事。」

參與式劇場(Playback Theatre),是一種沒有劇本的劇場形式,透過觀眾分享自身的故事、生命經驗,再由演員即興演出,形成每次演出都不一樣、連演員也無法預期會發生什麼化學作用的特殊型態,三語事劇場,即是取參與式的諧音為名。

一條繩子把大家繫在一起 觀眾傾訴時代浪潮下的焦慮

8日晚間,《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在鄭南榕基金會登場,開場時,演員們請觀眾牽著象徵「把我們繫在一起」的繩子,一起繞行基金會觀看陳列的史料、照片。回到座位後,主持人問觀眾在這短短路上感受了什麼?一名觀眾說,他看到了當年葉菊蘭初次參選立委的海報,上頭寫著「打一場母親的聖戰」,內心充滿了衝擊,雖然知道自己敢為理念奮鬥,但如果真的到了要跟孩子分別的那一刻,自己能夠承受嗎?

而在儀式般的開場結束後,其他觀眾也紛紛分享自己在社會中對於親情,或者對自由民主的體會。

2018-04-08-三語事劇場《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04。(三語事劇場提供)
開場時,演員們請觀眾牽著象徵「把我們繫在一起」的繩子,一起繞行基金會觀看陳列的史料。(三語事劇場提供)

有人談到,當年太陽花學運時自己人在英國,參加當時台僑舉辦的聲援活動,這是他人生第一次走上街頭,「但參加完之後感覺很空虛,就像嘉年華一樣」,而在遊行結束時,他與友人從網路上看到佔領行政院的學生遭到暴力驅離,一方面因自己有認識的人在行政院裡而心急,另一方面也是驚恐:這不是以前戒嚴時期,只會在歷史課本上看到的事嗎?

另外也有不少年輕的觀眾分享,自從李明哲事件發生後自己參與聲援活動的心境,有的人佩服李凈瑜對中國威逼的不屈服,有人也為難地提到,當他們在自己學校裡發起聲援活動時,面對大批的中國交換生朋友,卻是非常尷尬、難為情的狀態。

聆聽觀眾的生命經歷後,三語事團員們當場在紀念館內,將威權高牆、資訊封鎖、個人面對大時代衝擊下的徬徨與壓力一一具體呈現,一個接著一個直抵觀眾心房的故事,讓每一次的演出結束時,都可見到席間有人低頭拭淚。

2018-04-08-三語事劇場《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02。(三語事劇場提供)
聆聽故事後,三語事團員們當場在紀念館內,將觀眾的生命經驗一一具體呈現。(三語事劇場提供)

演出來到了尾聲,最後一個分享故事的觀眾上台後,卻不打算先自我介紹,只說:「等我講完,你們就知道我是誰。」接著他走到記載鄭南榕生平的照片前,侃侃談起:「那一年我寄了聖誕賀卡給他,但他沒有回我……」、「1987年,他問我可不可以借他畢業證書辦雜誌,我拒絕,因為借了的話我的工作都會沒了。他又問我那可不可以借他錢,我也拒絕,我跟他說,這些錢是要拿來照顧爸爸、媽媽,照顧你照顧不到的地方。」

故事繼續說下去,1989年的除夕夜,大家找了攝影師拍團圓照,結果卻成了鄭南榕最後的團圓,「4月7日那天我人在香港,接到消息後立刻趕回來,那時另外2個哥哥一個被警察帶走了,一個在外面街上」、「他過世之後,第一殯儀館不肯幫他處理屍體,我是學化學的,二哥是學農業的,於是我們一起幫他泡藥水、打針,在5月19日出殯那天,幫他蓋上棺蓋,讓大家陪他最後一程。」他是鄭南榕的弟弟,鄭清華。

2018-04-08-三語事劇場《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05。(三語事劇場提供)
三語事劇場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三語事劇場提供)

鄭清華最後提到,多年後他才輾轉收到一本鄭南榕的小冊子,50多年前初赴成大就讀的鄭南榕,在冊中詳記了各式生活雜事,也記下那一年鄭清華寄來的賀卡。

相信演出內容能吸引人 鄭清華:這個場域,我是想說點話的

演出後鄭清華受訪表示,最初透過介紹認識三語事時,雖然先前沒看過參與式的表演,但覺得一定有某種程度的張力,後來又受邀去看三語事劇場的《恐懼紀念日》演出,更有把握可以吸引人。鄭清華說,他在基金會的工作中,一直希望年輕人、藝文創作者可以互相幫忙,因此很快答應幫忙籌備這場演出,而對於演出內容他也讚嘆,「他們很聰明、很有技巧地使用這個空間」。

2018-04-08-三語事劇場《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8日晚間於鄭南榕基金會演出06。(三語事劇場提供)
對於演出內容鄭清華也讚嘆,「他們很聰明、很有技巧地使用這個空間」。(三語事劇場提供)

談到今天是否早有打算上台分享故事?鄭清華坦言,「這個場域,我是想說點話的」,他表示,之前看表演時有給自己一些制約,當時分享故事的主題是恐懼,他認為在那個場域講會太沉重,「你問我今天是不是想要(分享故事)?對,確實想做,既然來到這個場域,以我來講一些事情,對今天的觀眾來講就是個bonus。」

此番演出,不論時間、地點,甚至對象都別具意義,問起與先前的表演經驗相比,是否會更為緊張?對此三語事團員指出,其實不會感到緊張,「是感覺很滿」,最精采的其實都不是演員,而是觀眾這些「說故事的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