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民心已變」,馬英九還在與民為敵

2015-02-16 05:40

? 人氣

馬英九總統接受訪問說自己要反擊,但民意氣候顯然已與他愈來愈遠。(資料照/林韶安攝)

馬英九總統接受訪問說自己要反擊,但民意氣候顯然已與他愈來愈遠。(資料照/林韶安攝)

214「割闌尾」未達預定目標,看似功敗垂成,其實罷免議題藉此深入人心,一向與世無爭的鄉民大舉走入人群,議題在民氣高昂中連闖三關,在在顯示這是一場成功的運動。投票失敗,問題完全出在制度設計。而有這樣箝制民意的制度,還有如此多堅持執行民意的人,證明民心已不只是思變,而是「民心已變」。台灣人民已經站起來了!公民時代真的來臨了!

為什麼是「民心已變」?當選民認定某人不配當立委,選民就有權召回該代表,訴諸罷免手段,這是民主社會常態。但台灣不同,在國民黨反民主(國民黨從來不是民主政黨,被台灣人民「慣壞」了)慣性思維下,有人民要罷免立委、總統,該黨就透過立院,大幅提高罷免門檻,讓人民永遠不能如願。這是「與民為敵」、「政黨高於人民」的做法。

不只罷免權如此限制,創制、複決權也如此。而人民無可奈何,竟然忍受這種「權力單行道」數十年,連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後都一樣。直到有一天,大多數人覺得「夠了」、「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於是起而反抗。這就是「民心已變」、「民變」。

卡繆的《反抗者》一書對此情況做了最佳描述:何謂反抗者?一個說「不」的人(不願再做「奴隸」的人),他雖然拒絕(現狀),但並不放棄。他要表達的是「這種(不公)狀況持續太久了、不能再繼續了,必須有人出來制止,重訂規範」。反抗行動建立在一個「斷然拒絕」上,相信自己「有權」(必須)這樣做。一切反抗者在拒絕自己權利被侵犯的同時,也觸及某種不言而喻的價值,他堅信該一價值不疑,使他在處於危難時都能挺住。而在此之前,他都保持沈默,絕望的承受某種大家都認為不公卻都忍受的情況。

割闌尾運動正是卡繆式反抗,他們要制止持續太久的不公,重訂規範,用割闌尾喚醒沈睡的權利意識,讓大家都出來說「不」。太陽花學運亦然,但情況更危急,因為黒箱服貿通過,台灣就完了,中共經濟與政治力量隨後就長驅直入了,這是法國大革命式的「祖國危亡時刻」。在立院朝野兩黨都對馬英九的「私相授受」無力阻擋或助紂為虐之下,年輕人起來「救國」,和平佔領立院,堪稱偉大無比的反抗。

如果沒有太陽花學運,就沒有九合一大選扭轉「祖國危亡」的奇蹟,沒有割闌尾的成功運動,也沒有今後一連串方興未艾的覺醒與反抗。

舉一個最新例子,就是去年教育部的「課綱微調」案(馬英九企圖偷偷竄改台灣史),經台灣人權促進會提告,高等行政法院日昨判決教育部敗訴,豈料新任教長吳思華竟說判決不影響新課綱上路。此話一出,全國反抗之聲四起,高中公民和歷史老師、大學教授等決定發起「教師自訂課綱運動」,疾呼「眼看政府這樣惡搞,我們真的忍無可忍」、「政府惡搞,我們只好自救,自己來編課綱」。教師、教授會忍無可忍,就表明大多數人覺得「夠了」、說「不」的時候來到了。

面對這種民怨沸騰、反抗四起,承認「公民對話與公民參與時代已經來臨」的馬英九,有想要改絃易轍、從善如流嗎?沒有,九合一大選慘敗後神隱了一個多月的他,一「復出」接受媒體採訪,馬上展開大反擊。過去的「馬更正」不只變成了「馬否認」(馬居然想玩「零政治獻金」「零額外選舉花費」神話)、「馬告」(公眾人物可受公評,連中國古代諫官都可「風聞奏事」,現代媒體人為什麼不能「風聞質疑」?馬竟想靠控告制止媒體人的這種權利及職責),現在又進一步變成「馬反擊」:與民為敵。

馬英九在訪問中說,他一向認為國民黨該「清廉,勤政,愛民」,法院卻在王金平關說案中未着墨此「大是大非」問題(意即關說事涉不清廉),並稱國民黨的考紀會組成有問題,不是民選。他反嗆法院:「法官也不是民選,法官怎能判人生死?」他對張顯耀獲檢方不起訴處分更說「無法接受」,並說張顯耀自稱是奉總統之命行事,「我實在無法理解」。

至於他剩下一年三個月任期,是否擔任看守總統,他面對九合一敗選後一連串變局,如何自處,他強硬的說:「我身為中華民國總統一天,絕對不能鬆懈,沒有什麼看守問題、跛腳問題!」「我會反擊!我會讓情勢逐漸變好!」

馬英九最執迷不悟也最死不悔改的,是他到今天還不承認國家幾乎被他弄垮、國民黨被他搞垮的事實。他不但不反省補過(公民怎麼說,就怎麼照做),還想要反擊,讓自己的情勢變好(他的情勢越好,國家越危險,人民越不幸)。

更可惡的是,經過林益世、賴素如、頂新案、獻金案及馬郝兩任市長諸多啓人疑竇大案,馬英九的「清廉」早已破功,他居然還有臉談「大是大非」,並把王金平的「關說」當犯罪看。他完全不管,真正犯罪的是他及黃世銘(下令、奉令非法監聽兼洩密案),而不是王金平,因為毒樹只會產生毒果,關說案不成立。他反嗆法院,更是荒謬,法官是國家派任,替國家服務,國民黨考紀委員是黨主席派任,只替一人服務,二者怎能相提並論?

至於他不接受張顯耀洩密案(本來還有匪諜案)處分,等同是在和整個國安體系為敵,如同他宣稱並允許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可以代行總統職權一樣昏庸及違法亂紀。同時,他自稱「無法理解」張顯耀是奉他之命行事,全國人民一定情願相信張顯耀,而不相信馬說法。因為馬說話已沒有一句能讓人民相信。黃世銘不也是奉馬之命的嗎?

台灣的「民心已變」,公民時代已經來臨。這是量變帶動質變的結果,速度非常驚人,不思長進的政客及政黨很快會被時代拋在後面。而可悲的是,馬英九不只不思長進,還想反擊,與民為敵。他還準備做什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事,大家就走著瞧吧!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