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背後的溫柔推手:日本威士忌之母

2015-01-19 18:53

? 人氣

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左)與妻子麗塔柯玟(右)。(取自推特)

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左)與妻子麗塔柯玟(右)。(取自推特)

「每個成功男人背後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這樣形容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たけつるまさたか)再合適不過。

日前,著名威士忌酒評莫瑞(Jim Murray)出版的2015年《威士忌聖經》(Whisky Bible)中,封日本的「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2013」為年度最佳威士忌,形容它的口感「近乎完美」且「目前沒有一瓶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能夠望其項背。」(near incredible genius…a single malt which no Scotch can at the moment get anywhere near)。這讓聞名世界的蘇格蘭威士忌釀酒業顏面盡失,然而世界第一榮耀背後的推手,乃是日本威士忌之母、蘇格蘭籍的柯玟(Jessie Roberta Cowan)。

竹鶴政孝

1918年,竹鶴政孝前往酒鄉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學習製作威士忌酒的技術,寄宿在柯玟祖宅的小屋中。竹鶴政孝與柯玟(日本人稱她為麗塔,Rita)陷入熱戀,1920年1月8日,兩人在格拉斯哥登記結婚。

1923年,竹鶴政孝進入當時籌備推動「國產威士忌計畫」的壽屋(寿屋株式会社、日本三得利Suntory公司前身)工作,與壽屋創辦人鳥井信治郎(とりいしんじろう)一起籌建山崎釀酒廠(山崎蒸溜所)。

十年後,竹鶴政孝離開壽屋,創建自己的事業「大日本果汁株式会社」(一甲威士忌,Nikka Whisky的前身)。竹鶴政孝堅持在日本釀造具蘇格蘭風味的威士忌。任職於一甲公司位於蘇格蘭威斯堡本尼威斯山釀酒廠的羅斯(Colin Ross)回憶,他選擇位於北海道本州、遠離塵囂的寧靜市鎮-余市町(Yoichi)建造釀酒廠(余市蒸溜所)是因為「它(余市)的氣味、氛圍和溫度都與蘇格蘭高地相似。」

1940年,經過近十年的努力,竹鶴政孝終於出產第一支的「日果威士忌」。然好景不常,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酒類成為管制品,酒廠皆只能生產配給用的酒品。

全力融入日本文化 支持丈夫事業

新婚不久,麗塔即跟隨丈夫來到日本。踏上異國的土地,麗塔努力學習日語和東方文化,並靠著教授英語和鋼琴的收入支撐丈夫的釀酒夢。

一甲公司的國際行銷經理梶裕惠美子(梶裕恵美子)形容,「麗塔在竹鶴政孝的事業生涯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她的人際網絡是竹鶴政孝與投資者接洽的橋樑,這幫助了他創建公司。」

梶裕惠美子補充,「她非常努力融入日本社會,甚至精通日本傳統料理,且總是陪伴在丈夫身旁,竹鶴政孝不能缺少她由衷的支持。」儘管精通日語、遵守日本傳統社會規範的麗塔看似融入日本社會,但戰爭還是改變了一切。

二戰排外風氣盛 西方臉孔處境維艱

二戰期間,日本與西方國家開戰,身為英國籍的麗塔處境艱難。麗塔的外甥霍根(Harry Hogan)表示,「我認為二戰期間日本人有仇外情節,特別是針對麗塔和她的英國身分。」更糟的是,麗塔的日籍養女也對她顯露厭惡之情。

英國愛丁堡大學亞洲研究所(Asian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所長札克曼(Urs Matthias Zachmann)表示,日本政府曾對麗塔施壓,「他們因為在屋頂上架設天線而遭到搜查,祕密警察認為她是英國或俄國派遣到日本的間諜。」諸如此類的事情不斷威脅麗塔的異國生活。「甚至,連酒廠裡都流傳有關她行為異常的謠言,員工們也開始抵制她。」

儘管生活受到巨大衝擊,麗塔仍不放棄在日本生活。她的堅持在身後留下日本威士忌之母的傳奇,余市町甚至有一條以她為名的街道-「麗塔路」。

麗塔卒於1961年,得年61歲;竹鶴政孝卒於1979年,享年85歲,兩人合葬在日本威士忌傳奇的發源地-余市町。她與竹鶴政孝的故事2014年9月搬上小螢幕,拍攝名為「Massan」(マッサン)的電視劇,講述兩人堅定的愛情與對釀酒事業的堅持。

梶裕惠美子表示,電視劇播出後,引起一陣「一甲風潮」(Nikka Boom),不但一甲公司的國內酒類銷量增加20%;造訪余市釀酒廠的遊客人數更比前一年成長了50%之多。

紀念酒
酒廠推出的紀念酒。(取自官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