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免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沒開槍殺警卻遭判死!「最高齡死刑犯」定讞10年 救援大隊正式成立:國家隨時會在他心臟開上一槍

2021-07-28 08:40

? 人氣

18歲的王信福,曾因留長髮穿花襯衫「奇裝異服」深夜遊盪被視為「流氓」送管訓,此後「流氓」、「壞人」就成了王信福撕不掉的標籤,但就黃芷嫻親眼所見,3年多前首次與王信福見面時實在很難想像他是別人口中的「角頭」──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眼前的他甚至比我還害羞,我都笑稱他是『歹勢阿伯』,靦腆微笑的他卻因為緊張,右手不斷撥動著佛珠。他所顯露的『不好意思』其實是因為,在好人與壞人的光譜中,過去tshit-thô(台語,混過之意)的他好像永遠當不成『好人』,面對在他面前比較接近『好人』的我,他會覺得歹勢……王信福不只一次在我面前帶著為難的笑容自嘲『我是罪大惡極的人』……

黃芷嫻說,王信福不太會為自己辯白,即便彼此什麼都可以聊,問他有什麼話想對社會大眾說,王信福永遠都回:「我不會說」、「不知道說什麼」、「你幫我說就好了……」這讓黃芷嫻感觸很深──王信福不是不會說、不知道說什麼,而是在這麼長的歲月裡很少有人願意聽他說什麼、沒有人會想聽「壞人」說的話。

因此,即便王信福談起自身冤屈難免情緒激動,他總是突然煞車「讓你們見笑了」、「不要講了」、不願把負面情緒帶給別人,直到近2年才慢慢表達真心、願意信任眼前來探視他的人。

在黃芷嫻眼中,王信福就是個慈祥長輩,他年少時失去雙親與妹妹相依為命、年老陷入冤獄時卻數次拒絕妹妹探望,「她年紀大了、開車太累會危險,我不讓她來」。疫情期間探訪,王信福也再三擔憂黃芷嫻等人在外奔波危險、要多運動多喝水才健康,漸漸敞開心房的他就至樣變成一個平凡的、「囉嗦」但溫暖的阿伯。

「從認識他開始,我們一直無法把他與他口中那位『罪大惡極的人』聯想在一起。」黃芷嫻嘆,王信福也曾想擺脫「流氓」標籤經營茶行,未料國家製造了一位年輕的「壞人」卻沒有給他改變的機會,沒多久王信福就捲入殺人冤案,成為人人皆曰可殺的「殺人犯」。

「如果不要捲入這個案件,現在的王信福會不會成為一位『好人』?我沒有答案,但如果沒有捲入這場冤案,就不會剝奪他成為好人的機會。」黃芷嫻說:「69歲,可能對我們在外面的人而言並不算高齡,但在監獄中卻不是這樣,他是目前台灣最老的死刑犯,飽受眼疾及退化關節所苦……我們真的很希望在王信福有生之年,能有機會和他在陽光下泡茶,不是隔著鐵窗和話筒,這也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黃芷嫻最後強調,王信福的人生可能不會再有下一個14年可以等待,即使失去的人生已經無法重來,國家至少應該「最低限度」的還他清白,讓他安度晚年。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