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北京打壓「低端人口」與「高端人權」

2017-12-04 07:10

? 人氣

全世界大都市都是外鄕打工族或移民族的「落腳點」。由於鄕村沒落,城裡工作機會多等因素,大都市外圍陸續發展出衞星村鎮或「落腳城市」,最終再連結大都市,成為其中一員。都市社會學指出,「都市化」就是人口從鄕村向城市轉移及聚集的過程;十九世紀工業革命造成史上最大鄕村向都市人口流動潮,1800年歐洲萬人以上城市只有22個,1900年10萬人以上城市已有136個,1910年再增為168個,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桑德斯2010年的《落腳城市》一書更指出:後代對廿一世紀最鮮明的記憶,除氣候變遷的影響外,應該就屬「人類最終大遷徙」、徹底從鄕村移入城市了。到本世紀末,人類將成為一個完全生活在都市的物種。而現代的「落腳城市」(即現代正常人口流動的終點),就是「人類最終大遷徙」的產物。1950年,全世界開發中國家只有三億九百萬人住在城市;到2030年,數字將提升為三十九億。而北美歐日等富有國家,在十九世紀人口仍以鄉村務農為主,當今都市人口卻已高達百分之七十二至九十五。

 

由此可見,北京驅離低端(外鄕)人口是違逆「人類最終大遷徙」潮流的,更別說慘無人道、違反中國憲法及基本人權了!桑德斯的書從中國重慶市邊緣的一個「落腳城市」說起,以次談及他造訪及研究過的各國「落腳城市」,最後得出極可貴的結論及建議:

「從鄕村流向都市,目的在於提升全家庭生活品質(包括匯錢回鄕下,改善鄉下生活及教育品質),簡陋的落腳城市就是他們邁向都市旅程的第一歩。他們犧牲了自己這一代,絕不是為了從一種貧窮換成另一種貧窮,而是要做為成功的都市人,就必須先經歷該階段。」

「對落腳城市,必須學會接納。昨日那些陌生的外鄕移民,不但會成為今天的都市商人,更會成為明天的專業人士及政治領袖。沒有這樣變化,都市就會停滯而死亡。政府也必須投注資金給予協助,三百年來的都市發展史已證明這樣的投資非常值得。反之,這些移民家庭如果被逐出城市,或受困為社會邊緣人,就會形成嚴重威脅,導致社會付出更大成本。在未來數十年,冒險遷入都市的鄕下人口將創下人類史上前所未有新高,本世紀將是都市化的最後一個世紀。我們若能善加把握,即可將這波最終移民潮轉變為長久進步的力量,促成貧窮的終結,造成可長可久的經濟,改善鄕村的生活。」

習近年在十九大報告一開頭就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這確是高貴理想。既然如此,北京打壓「低端人口」與「高端人權」,難道不怕「有違初心、有始無終」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