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人眼底的垃圾場是最嫵媚的花園:三毛典藏版《夢中的橄欖樹》選文

2021-04-04 05:10

? 人氣

作家三毛提及,拾破爛是她自小的喜好。(取自微博)

作家三毛提及,拾破爛是她自小的喜好。(取自微博)

在我的小學時代裏,我個人最拿手的功課就是作文和美術。當時,我們全科老師是1個教學十分認真而又嚴厲的女人。她很少給我們下課,自己也不回辦公室去,連中午吃飯的時間,她都捨不得離開我們,我們一面靜悄悄的吃便當,一面還得洗耳恭聽老師習慣性的罵人。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我是常常被指名出來罵的1個。一星期裏也只有2堂作文課是我太平的時間。也許老師對我的作文實在是有些欣賞,她常常忘了自己叫罵我時的種種可厭的名稱,一上作文課,就會說:「三毛,快快寫,寫完了站起來朗誦。」

有一天老師出了1個每學期都會出的作文題目,叫我們好好發揮,並且說:「應該盡量寫得有理想才好。」

等到大家都寫完了,下課時間還有多,老師坐在教室右邊的桌上低頭改考卷,順口就說:「三毛,站起來將妳的作文念出來。」

小小的我捧了簿子大聲朗讀起來。

「我的志願—我有一天長大了,希望做一個拾破爛的人,因為這種職業,不但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同時又可以大街小巷的遊走玩耍,一面工作一面遊戲,自由快樂得如同天上的飛鳥。更重要的是,人們常常不知不覺的將許多還可以利用的好東西當作垃圾丟掉,拾破爛的人最愉快的時刻就是將這些蒙塵的好東西再度發掘出來,這……」

念到這兒,老師順手丟過來一隻黑板擦,打到了坐在我旁邊的同學,我一嚇,也放下本子不再念了,呆呆的等著受罰。

「什麼文章嘛!妳……」老師大吼一聲。她喜怒無常的性情我早已習慣了,可是在作文課上對我這樣發脾氣還是不太常有的。

「亂寫!亂寫!什麼拾破爛的!將來要拾破爛,現在書也不必念了,滾出去好了,對不對得起父母……」老師又大拍桌子驚天動地的喊。

「重寫!別的同學可以下課。」她瞪了我一眼便出去了。

於是,我又寫:

「我有一天長大了,希望做一個夏天賣冰棒,冬天賣烤紅薯的街頭小販,因為這種職業不但可以呼吸新鮮空氣,又可以大街小巷的遊走玩耍,更重要的是,一面做生意,一面可以順便看看,沿街的垃圾箱裏,有沒有被人丟棄的好東西,這……」

第2次作文繳上去,老師畫了個大紅X,當然又丟下來叫重寫。結果我只好胡亂寫著:「我長大要做醫生,拯救天下萬民……」老師看了十分感動,批了個甲,並且說:「這才是一個有理想,不辜負父母期望的志願。」

我那可愛的老師並不知道,當年她那一隻打偏了的黑板擦和2次重寫的處罰,並沒有改掉我內心堅強的信念,這許多年來,我雖然沒有真正以拾荒為職業,可是我是拾著垃圾長大的,越拾越專門,這個習慣已經根深柢固,什麼處罰也改不了我。當初胡說的什麼拯救天下萬民的志願是還給老師保存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