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免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花亦芬專文:處理婦聯會,先從「機構民主轉型」做起

2017-08-04 07:10

? 人氣

從這個角度來看婦聯會問題的處理,我們應該可以了解,此事最棘手的困難,在於想要從一群年事已高、跟公民社會認知有著平行世界永不相遇距離的主事大老身上,取得社會大眾認為應該要一筆一筆交代清楚的帳目資料。試想如果台灣今天要上演一齣戲《黨國貴夫人們一起追查舊帳的下午茶》,有多少精彩(或者是讓人無言的)黑色幽默橋段可以一幕接著一幕上演?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面對這樣的難題,大家認為,負責處理婦聯會的內政部與黨產會比較明智的做法是趕快做「損害控管」,從「機構民主轉型」的方向,先將婦聯會轉型成運作符合民主法治原則的社福基金會,導入公共監督,避免資產管理集中在少數根本沒意願與社會溝通的人身上?還是認為窮盡一切司法手段「追查到底」是最高價值,無視於走上司法途徑並不一定有助於得到大家想要的結果,也不在意大筆資產最後到底會用什麼方式流向何方?

處理此事的行政首長若採取英雄主義行徑,拿出虎頭鍘,快刀砍向婦聯會,以掀起台灣媒體瘋狂論戰的旋風來贏得掌聲,那叫做為了累積個人政治資本在做盤算。反之,行政首長寧捨可以為自己政治加分的英雄主義行徑不為,默默選擇承擔重負來實質解決長年以來沒人敢碰的燙手山芋,結果卻被某些綠營不滿者譏諷為「犯眾怒」。果真是犯眾怒?很令人好奇,「眾」字裡面到底包含了誰?

低調穩健、以實事求是的理性態度進行深謀遠慮的決策,不正是台灣政壇最缺乏、也最需要的?難道長年以來台灣這麼多人不斷犧牲奉獻,只希望台灣民主法治社會的永續經營基礎越來越穩固,但是到頭來,我們卻始終只配得到政客習於用誇大事實的呼嚨作秀,先喊先贏?

20170718-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婦聯會第二次聽證會,利害關係人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等代表出席。(陳明仁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辦婦聯會第二次聽證會,利害關係人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等代表出席。(陳明仁攝)

先進行「機構民主轉型」的好處,在於創造出在短期內就可以實質帶來良性改變的空間,讓婦聯會順利告別歷史舞台。轉型後的社福基金會也不再是婦女政治團體,而是公益團體,這是釜底抽薪的大改造。而藉由公部門以及社會公正人士參與社福基金會的運作,讓這個基金會財務透明化、會務也能符合民主法治規範。

至於對婦聯會過往財務狀況的「真相」探討,並不會因為婦聯會轉型,就跟著煙消雲散,歷史研究依然可以持續不斷進行追蹤調查。在這方面,德國的例子相當值得我們參考。

「東德黨產獨立調查委員會」(以下簡稱「獨立調查委員會」)於2006年公佈的〈處理東德共產黨附隨組織不當資產結案報告〉上,認定與我們婦聯會有相當程度類似性的「東德民主婦女同盟」(DFD)是東德共產黨(SED)的附隨組織,原因如「獨立調查委員會」對「附隨組織」(verbundene Organisation)所下的定義:「幫助東德共產黨凝聚全體國民心志,協力共同發展東德社會的政治組織」。然而,即便如此,在兩德民主統一後,「東德民主婦女同盟」並沒有遭到強制解散;反之,他們透過「機構民主轉型」,順利地讓自己成為符合民主法治社會運作的社福團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