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牽一髮動全身,沒有罷工權的教育勞工

2017-07-30 05:50

? 人氣

今年6月10日所有新制年資教師團結聯盟10日於立院群賢樓門口召開「還我基金經營權,政府黑手快拿開」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今年6月10日所有新制年資教師團結聯盟10日於立院群賢樓門口召開「還我基金經營權,政府黑手快拿開」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年金改革餘波盪漾,軍人要如何處理?依舊各種傳聞充斥,不管是美國施壓,亦或是測風向……,這些理由都難以服眾,因為年金改革的最基本觀念是起於「財政、經濟」出現問題,應該從「財經」觀點去處理。大家都支持年金改革,不表示支持年金亂改,不是支持以政治手腕來進行改革,當初陳副總統的「科學式改革」(年改會行政院的版本應該可以說是科學版本了吧!)被立法院推翻,自己人打自己臉,這不是政治改革,什麼才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70707-「爭取警消組工會、還我教師罷工權」記者會,彰化縣軍公教聯盟召集人吳萬固。(甘岱民攝)
「爭取警消組工會、還我教師罷工權」記者會,彰化縣軍公教聯盟召集人吳萬固。(資料照,甘岱民攝)

今天的年金亂改,老師擔心的不僅是這份職業原有保障破壞、權益受損,真正更大的後遺症在教育素質的滑落,但政客並不在意,只顧眼前,殺雞取卵,飲鴆止渴,我們不難理解政客的選票考量,但教育學界從教授到基層老師莫不感到憂心忡忡,可是卻又無可奈何,因為只要發出不同的聲音,就是被扣上反改革、既得利益者貪婪、勞工比你們更慘……種種的帽子,因此大家選擇了沉默,這是民主嗎?民主是多數暴力嗎?還是尊重少數?

同性議題受到重視,同性戀是少數;廢除死刑議題受到重視,認同者是少數,何以我們要推動?這就是基於「人權」,每個人都有主張的權力。民主的可貴不是在多數決定,而是能維護少數的保障,改變多數的觀念想法,否則,多數決不是民主,而是霸凌!

過去老師這份職業是穩定有保障的,因此社會不斷施加在老師身上的,如導護、營養午餐辦理、補救教學……,無關老師工作的(最近在高雄茄萣,竟然要求老師去海巡),老師都默默承受,為了孩子,為了家長,為了社會,為了國家,做這些都無所謂,可是,我們看到的是,社會理所當然的認為老師就是應該要做這些事。從此次年金改革就可以看出,社會對老師的軟土深掘、吃人夠夠、霸凌到底,難道老師的付出換來的就是「工作輕鬆、吃飽飽、領多多」的印象?那十幾年來的信任度調查,老師是高度信任的都成了假民調?說穿了,無非是酸葡萄、被洗腦的、仇恨鬥爭的社會意識罷了!

今天,為何老師們如此悲憤無力?因為這只是單向式的改革,猶如推行零體罰政策,但沒有「管理」的配套措施,後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屁孩,以及掛號憂鬱症的老師出現。今日破壞了老師的保障,那其他條件是否應連動改變?罷工權的擁有、職務外可以兼差……,這些是否應比照給予?

20170707-「爭取警消組工會、還我教師罷工權」記者會。(甘岱民攝)
「爭取警消組工會、還我教師罷工權」記者會。(資料照,甘岱民攝)

基於「人權」,基於「條件改變」,老師應擁有完整勞動三權。老師本是一種身分,不是只有職業概念,今天的社會已經把老師的身分界定為「教育奴隸」,天枰已經失衡,更無所謂尊師重道,早已蕩然無存,社會會以專業提升來扣老師帽子,批評老師不夠專業,因此無法尊重,試問,在不堪的環境下,要求馬兒會跑,其理何在?不給管教權,不斷增加無關教育工作,恐嚇老師上媒體投訴教育局……,這是教育?還是奴隸?

唯有擁有罷工權,才能導正教育軌道,有罷工權,才能真正與政府互動,否則都是單向式的命令,看看過去不斷的錯誤教育改革就知道,因為上對下的不專業、學閥、少數家長民粹、自詡專業的少數團體主導,導致貽害教育至今。罷工權的使用必須基於教育的主張,今日政府的政策,若是與老師協商共同制定,罷工必然使用不到,但罷工權就是要求政府與老師協商的保障,這與勞工是同樣的道理,必須有罷工權,才能真正落實員工的保障。

政府改變老師條件,就應全部改變,把基本權力還給老師,更基於人權立場,維護老師完整勞動三權,讓長久以來跌跌撞撞的教育,在軌道上走出健康的未來。

*作者為在職教師團結聯盟基層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