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台灣該押寶川普還是拜登?

2020-09-17 07:10

? 人氣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將於11月舉行,現任總統川普確定將迎戰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資料照,美聯社)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將於11月舉行,現任總統川普確定將迎戰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最後50天,除非10月舉辦的三場辯論會一面倒,證明拜登老年癡呆症嚴重,不堪大任,否則川普連任應很困難。但從近日拜登在演講中為了找小抄而跳針的窘態來看,咄咄逼人的川普在辯論會中技術擊倒反應遲鈍的拜登,可能性是相當大的,所以誰將勝出還有變數。

站在台灣立場,究竟應該押寶川普還是拜登?答案似乎不辯自明,川普敲打中國不遺餘力,而且沒能命中要害,他若連任還會繼續給中國苦頭吃;相形之下,拜登政治生涯的親中舉措不勝枚舉,加上他個性溫和,政策多求平穩,若擔任總統很可能調整川普驟雨狂風式的制中作為,對台灣可能不利。這個研判未必可獲印證,因為中美戰略對抗的格局已定,未來誰當總統都要在這個格局中作決策,差別可能只在策略與風格不同而已。

川普和拜登都指摘對方在中國問題上軟弱無能。其實,兩人在備受關注的對華貿易問題上沒有太大差別,在支持台灣安全需求等其他方面的趨同也很明顯,川普對華的話語和措施有夠強硬,但拜登不遑多讓,他認定中國將是一個持續不斷的挑戰,不僅是在貿易方面,而且在其他所有問題上,所以不可能輕縱中國。兩人目標一致,只是戰術不同;有人甚至認為,拜登比川普讓中國更難纏,因為他的國際連結和外交手腕優於川普,對付中國更有效。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AP)
美國總統川普和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見圖)都指摘對方在中國問題上軟弱無能。其實,兩人在備受關注的對華貿易問題上沒有太大差別,在支持台灣安全需求等其他方面的趨同也很明顯。(資料照,AP)

對於美中台三角關係進入零和關係的台灣而言,美中愈是有效遏制中國,愈能獲得嘉惠。如同拜登顧問兼前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古適必(A. Goolsbee)所說,拜登和川普之間的一個主要區別,在於這位前副總統能夠「帶動盟友」,特別是在知識產權盜竊等問題上。他深信協調聯盟才可使制裁或關稅真正有效。

川普整個總統任期都對中國採取強硬措辭與措施,多次強調他是唯一能與北京抗衡的人,冠狀病毒大流行後更是狠勁十足,強硬措施綿密出台。不過,拜登和川普一樣,都認為中國不老實,老愛作弊,一直在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都誓言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拜登同樣認為未來幾年與中國抗衡是一件棘手之事,但他傾向於保持平衡,因為認為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經濟體中,不能像川普那樣,只在美國周圍築起橋樑。他和川普都要組織聯盟共同遏制中國,但論國際人望和處世能耐,兩人差別不可以道里計。

川普喜歡誇大其辭,搞大動作,把自己打造為反中英雄。他揚言「終止依賴中國」,又說第二個總統任期將把100萬個製造業工作職位從中國轉回美國、為這樣的企業提供稅務優惠、從中國採購的公司將與聯邦政府合約無緣、要讓中國對病毒蔓延到世界承擔全部責任。他還宣稱,如果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成功入主白宮, 中國將會「擁有」美國,而美國人將不得不學漢語。仔細推敲可發現,其中多是浮誇不實之論,實現的可能性很低,但在虛張聲勢上已經占了上風。

川普做足壓制中國的態勢,拜登則強調追求實效。例如,他抨擊川普的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嚴重失敗」,因為美中貿易逆差不斷擴大,有違初衷,而且兩國貿易協議是「無法執行的」,因為全是北京「模糊、無力、老套」的承諾。他的外交策略顧問拉特納(E.Ratner)明白表示,在應對中國挑戰方面,美國應增強自身競爭力,若要與盟友關係更緊密,還應忘卻「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策略。他認為,美國要修正自己以及自己與盟友的關係,而不是只有強迫中國改變。他指出:「假如我們(西方)團結起來,中國將承受不起忽視全球半個經濟體。這會給予我們相當的籌碼去制定未來的規則,從環境到勞工再到貿易、科技以至透明度。」這正是拜登對華政策的核心思想。

川普與習近平,2019年6月大阪「川習會」(AP)
川普(圖左)整個總統任期都對中國採取強硬措辭與措施,多次強調他是唯一能與北京抗衡的人。圖右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拜登對付中國雖然招數不高,但招招切中要害,包括:要對中國偷竊美國知識產權採取行動;要求中國停止針對美國公司的網路間諜活動;為美國農民謀求最好的貿易協定;構建國際同盟反對中國等國家將污染外包給其他國家;談判新的軍備控制協議,體現中國這樣新興國家的軍力;聯合盟國調動世界超過一半的經濟能力抗衡中國。他認為對中國的行動方式將以美國國家利益和盟友利益為指導,以此聚合美國的優勢,而「破壞這些優勢,不會讓我們對中國強硬,只會讓中國共產黨得到好處。」他要結合盟友和中國打群架,而不像川普那樣單挑中國。如果拜登當選,台灣應該更有機會在他組建的反中聯盟中占有一席之地,而不只是像川普政府那樣被當作一個棋子,用來添加對付中國的籌碼。何況民主黨人一向比較注重價值理念在外交政策上的分量,所以在台灣關係、香港問題上以及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問題上,拜登施加的力度不會小於川普。

川普在每一領域都對中國無差別攻擊,拜登和民主黨認為不應掉進新冷戰的陷阱,川普棒敲中國的搞法只會誇大中國的實力,而他不僅自信能夠領導國際各方力量遏制惡意行為,同時會有所區隔與取捨,在氣候變化、防止武器擴散等彼此關心的問題上尋求合作,確保美中競爭不會危及全球穩定;至於危害美國利益的事,則會寸步不讓,全力壓制。就此而言,川普傾向於要台灣緊緊跟隨或聽命就好,拜登則會在某些議題上給予台灣參與空間,可以扮演積極角色,而不只是附隨美國而已。

拜登界定的美中關係和川普不同。他認為美中之間的競爭涉及「一種更加差異化的競爭」,這與冷戰時期不同,因為中美之間實際上存在緊密的經濟交流,中國已經融入國際體系,其他國家不願單純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在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之下,美國任意退出國際組織和協定,這種自我孤立的行為等同放棄領導各國一起應對中國,造成事倍功半的效果。拜登如果當政,將擺脫川普的單邊主義政策,而更注重多邊合作,原已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以及族繁不及備載的世界衛生組織等川普退群的國際組織,都可能在美國重新加入後做轉型而更有效地運作。這將給台灣帶來機會,可在美國抗衡中國而曲意迴護之下,獲得國際參與良機。

拜登比川普有耐性和戰略定力,不求即刻在短短幾年總統任期內壓倒中國,而是要在方方面面打好基礎,讓中國不能不屈服。拜登為此提出「Buy American」(買美國貨)經濟計劃,旨在加大投資清潔能源、電子通訊、未來電腦等中國目前相當重視的產業,保持美國長線競爭能力。這也為台灣在經貿上與美國及結盟國家建立更密切關係打開一扇門。

可以預見,拜登當選的話,美國政府勢必更重視軟實力的運用,努力締造聯盟以圍堵中國,而非以蠻力硬碰,強求在短期內實現中美脫鈎。如果政黨輪替,拜登政府也必將擴大美國政府支持未來產業發展以加強與中國競爭能力的行動,因而優先在戰略性高科技領域厚植競爭力,例如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及下世代5G無線網路標準。這些政策意在遏制中國的經濟實力及影響力,並降低美中互賴,這可以給在資通訊產業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台灣助一臂之力。

20200826-美國在台協會26日舉行台美5G安全共同宣記者會,處長酈英傑出席。(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如果政黨輪替,拜登政府也必將擴大美國政府支持未來產業發展以加強與中國競爭能力的行動,因而優先在戰略性高科技領域厚植競爭力,例如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及下世代5G無線網路標準。圖為美國在台協會26日舉行台美5G安全共同宣記者會,處長酈英傑出席。(資料照,盧逸峰攝)

拜登參選後一改過去對中國溫婉的態度,批判中國的強度不下於川普,他直斥習近平為「惡棍」,又指中國為「專制獨裁」國家,亦屢次譴責新疆再教育營及香港鎮壓反修例示威等人權問題。這當然是順應美國民意普遍的反中意向,基於選戰考量的必然做法,同時也反映現時國際情勢大幅調整的趨勢,關鍵在於反中已然成為多數強國的共同走向。川普為反中大潮推波助瀾,如今已發展成為滔天巨浪,任誰當美國總統都不能不從。不論川普還是拜登為白宮主人,面對新冷戰戰雲密布,美中關係全面惡化,處於美中夾縫的台灣,都可在美台關係中獲益良多,川普和拜登都會向台灣「派糖」,所以不必押寶,問題只在對岸是否因為不再容忍美台戀情炙熱而拍落台灣手中的蜜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中央通訊社董事長,前中選會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