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真正的宗旨:《美國多元假象》選摘(1)

2020-09-07 05:10

? 人氣

萬聖節服裝因為涉嫌「擅用」少數族裔文化,已在全美國成為政治正確的監督目標。(資料照,AP)

萬聖節服裝因為涉嫌「擅用」少數族裔文化,已在全美國成為政治正確的監督目標。(資料照,AP)

沙洛維聲稱耶魯堅決地揪出並揭穿「假論述」,這種說法本身就是個假論述。但是,推翻「假論述」是大學教育的理想狀況嗎?即使這個目標在不同版本中被各個政治派別廣泛接受,但事實不該如此。任何大學最緊迫的任務是傳遞知識,如此而已。

二○一六年,耶魯大學校長讓我們一窺現代大學對自己的認知,儘管無論自由派和保守派都擁護這種看法,但它在本質上仍然存在缺陷。校長彼得.沙洛維告訴耶魯的大一新生,耶魯教育的主要宗旨是教導學生辨識「假論述」(false narrative)。沙洛維說,這種論述在美國文化中無處不在:「我的感覺是, 我們每天都受到各種假論述的轟炸,它們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沙洛維說,擁護者可能「誇大、歪曲或忽略了關鍵事實,只為了加劇你的憤怒、恐懼或厭惡」。1 (沙洛維多次重複了「憤怒、恐懼和厭惡」的三連體; 儘管沙洛維試圖保持不分黨派的客觀立場,但不提到川普是不可能的)。根據沙洛維的觀點,耶魯大學的教師是回應假論述的典範。他說,耶魯的教師之所以可以團結起來,就是因為「 對過度簡化問題、煽動情緒或誤導思想的論述,堅持立場、絕不輕信」。

關於沙洛維的主題,有兩件事可以說:首先,耶魯大學「堅持立場、絕不輕信」的態度非常可笑。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沙洛維把大學教育的真正目的給搞錯了。為了評估耶魯大學是否真的是打破迷思的堡壘,有必要回到耶魯大學歷史上最黑暗的時刻—二○一五年十月,校方對於學生大規模爆發「玻璃心」事件的回應。如第一章所述,一名大學舍監的妻子寄了封電子郵件給學生,表示他們可以自行決定穿哪種萬聖節服裝,不需要耶魯大學多元化委員的建議(萬聖節服裝因為涉嫌「擅用」少數族裔文化,已在全美國成為政治正確的監督目標)。

該郵件在耶魯及其他地方的少數族裔學生中引起軒然大波,學生聲稱這威脅到他們的生命。在隨後許多氣氛緊張的聚會中,學生圍剿該名舍監,對他大聲叫罵,稱他為種族主義者,要求他從耶魯大學辭職。

受到「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啟發,在當時席捲美國大學校園的所有相關抗議活動中,就以這次的事件最為怪異。校方卑躬屈膝地做出回應,沙洛維校長對全校發出公開信,宣稱有必要「朝著更好、更多元和更包容的耶魯邁進」—暗示耶魯還不夠包容,並感謝學生為他提供「聆聽和從學生那裡學習的機會」。至於學生拒絕聽舍監說話,甚至拒絕給他說話的機會,則隻字未提。沙洛維繼續承諾會加強「打造仇恨和歧視沒有容身之處的校園」,言下之意是仇恨和歧視目前仍在耶魯校園占有一席之地。沙洛維宣布,學校的行政官員包括系主任和院長,都會接受打擊種族主義的培訓,並重申會為耶魯已耗費龐大資源的多元化努力再多投注五千萬美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