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超觀點:一帶一路難以迴避的風險

2017-06-11 07:00

? 人氣

參加一帶一路高峰會議的各國領袖齊聚拍大合照。(美聯社)

參加一帶一路高峰會議的各國領袖齊聚拍大合照。(美聯社)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甫於五月中風光閉幕,該會議可謂是是本年度最大規模的國際高峰會,如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所言:「一帶一路將開創世界各國的合作共贏新模式。」大陸利用大規模投資與建設基礎建設,拓展與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合作夥伴關係,非但可解決國內生產過剩的問題,還可能重塑國際經貿發展版圖。

有關一帶一路的前景,各項研究已有許多分析,本文不再贅言,而是提出其可能產生的風險,茲舉其犖犖大者:

長期財源規劃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本次高峰論壇開幕式時宣布,將向負責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建設資金的絲路基金,增資1000億元人民幣,還將以各種方式提供超過7000億元人民幣以上的基金或貸款。最終投資將達90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計畫,將是史上單一國家發起的最大規模的海外投資行動。

從中共對外公布的內容,目前還無法得知9000億美元是如何得來的,但是光是對外宣布的相關支出就已經約達一兆人民幣,即使大陸政府的債務占其GDP的比例(約四成),在國際間並不算高,但快速攀升的債務,已開始侵蝕其財政基礎,五月底穆迪信評以調降其主權評等,並表示不排除再次調降。

2016年中國大陸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新簽的對外承包工程合同金額達1260億美元,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145億美元。這些工程主要都是由國企所承接與投資,許多工程為了拉攏當地政府,不惜成本修建相關工程。加上沿線區域地處沙漠、高原等極端地形與氣候,都可能讓所需的資金遠高於預期。尤其一帶一路周邊國家政局不穩,貪汙腐敗的情況十分嚴重,相關投資計畫恐是無底洞。以一帶一路重要工程「中巴經濟走廊」為例,總金額2015年興建之初原本預定420億美元,根據媒體報導,目前已經追加到620億美元。即使中國大陸財力雄厚,但如此大舉的財政支出,勢將讓大陸的財政持續惡化。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15日閉幕,30國代表簽署聯合公報。(美聯社)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15日閉幕,30國代表簽署聯合公報。(美聯社)

透明性受質疑

本次會議其中一個焦點,係歐盟許多國家拒絕簽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及圓桌峰會聯合公報》。此次與會國家高達130多國,何以最終與中國大陸簽署聯合公報的國家僅有30個?

觀察該聯合公報的內容: 「各國一致同意在一帶一路框架內,反對一切形式的保護主義,致力建立開放型經濟,確保自由貿易,並深化經貿合作,致力推動世貿組織第11次部長級會談,取得積極成果,同時致力推行貿易投資自由化及便利化,令一般民眾獲益。此外,各與會國及組織領導承諾擴大貿易,推動貿易再平衡,推廣電子商貿及數字經濟,歡迎有興趣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其高舉自由貿易大纛,內含王道主義的理想,鮮見爭議性的字句。閉幕典禮即使延後一小時,持續與反對者折衝之後,仍然無法說服他們。

根據國際媒體的報導,主因是公報中缺乏對採購方式透明性的內容。簡言之,多數國家參與該次論壇,主要是著眼於一帶一路的龐大商機,但從2013年推動一帶一路以來,各項重大工程多由大陸的企業所壟斷,尤其是大型國企,且採用大陸自行的標準,又缺乏完善的公開招標程序,故部分國家擔心只能看得到卻無從分一杯羹,因而難以說服部分先進國家背書。

論其實際,一帶一路主要雖然都由大陸主導,亦由其擔任主要出資國,但該計畫規模相當龐大,若缺乏國際社會的支持,也難以順利落實。因此,大陸應不能只是口頭上高喊自由開放,還需要透過行動,說服更多國家參與該項計畫,而不只是將其國內過剩的產能輸出。

捲入地緣政治紛爭

中國大陸為突破美國在封鎖,一帶一路另闢戰場,開啟新的貿易路線。此舉雖然可以美國傳統的海權戰略,然新的貿易路線多屬風險較大的區域,不是戰火頻仍、區域衝突對峙,就是已有既有的勢力控制,大陸勢將面臨地緣政治的問題。

首先,是連結新疆與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可從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直通印度洋的瓜達爾港,長達三千公里,打通公路、鐵路與能源通道,並取得瓜達爾港,成為中國大陸向中東和非洲出口的最新國際貿易通商樞紐。然而,中巴經濟走廊卻途經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國爭執不休的喀什米爾地區,並打算進一步在喀什米爾地區興建「迪阿莫-巴沙大壩」(Diamer-Bhasha Dam),印度認為此舉已侵犯印度主權,因而拒絕出席本次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印度抵制中國一帶一路峰會,中國可能延遲讓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作為報復,圖為印度在2012年試射飛彈,且射程涵蓋中國大部分地區(美國之音)
印度抵制中國一帶一路峰會,中國可能延遲讓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作為報復,圖為印度在2012年試射飛彈,且射程涵蓋中國大部分地區(美國之音)

其次,俄羅斯總統普欽是國際間大國少數參與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國家領袖,因俄羅斯近年來因軍事干預烏克蘭而被實施制裁,俄國經濟發展需要仰賴中國大陸的投資、貿易與能源採購,不得不向大陸靠攏。不過仍不可忽視俄羅斯的擔憂,蓋一帶一路中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亞洲地區的沿線國家,幾乎都與俄羅斯有相當的關係,多屬前蘇聯國家,或是其附庸國,可謂是俄羅斯控制的勢力範圍。當絲綢之路經濟帶打通之後,這些國家對俄羅斯的依存度將為之下降,並降低俄羅斯在當地的影響力,對俄羅斯產生相當的威脅。中俄兩國在中亞地區呈現既合作又競爭的關係,未來不排除雙方會在地緣政治上的相關利益引發衝突。

第三、另一條海上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也未必安穩,南海問題隨時可能引爆。由於南海為重要的運輸航線,也有豐富的漁產,且蘊藏豐富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我國、中國大陸、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汶萊等國都主張擁有南海地區主權,大小紛爭持續不斷,中越更曾開戰。尤其中國大陸近年來積極在南海布局,已在南沙已控制7座島礁,大舉填海擴建人工島礁,並在爭議海域部署軍事措施。美國多次警告北京當局,並派遣軍艦進行「航行自由」行動,雙方一觸即發。所幸在美菲二國新任總統上任後,已暫緩各項的行動,讓問題稍微緩和。但由於南海涉及多方的利益,各國摩擦隨時可能引發衝突。

除了國家間的利益衝突之外,一帶一路沿線還途經恐怖分子活耀地區,不少區域與恐怖主義勢力範圍重疊,伊斯蘭極端組織勢力籠罩整個中東地區,還有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塔利班組織等。相關威脅頻傳,如今年五月發生在巴基斯坦工作二位大陸教師被武裝份子綁架,中國大陸駐吉爾吉斯大使館遭遇恐怖分子襲擊…。隨著一帶一路推展範圍愈大,大陸所面臨的相關風險就會跟著大幅提升,甚至有可能被迫要出兵進駐。

在經濟成長乏力、國際貿易需求停滯及國內生產過剩等衝擊下,中國大陸領導人在此時機,擘劃全球經濟發展新藍圖,頗值得肯定。然隨之可能產生的諸多風險,亦應加以防範。

*作者為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