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台灣最美的風景」一直都在 把寶島變鬼島的是人們的偏見

2017-05-11 07:00

? 人氣

台灣最美的風景還是人嗎?圖為獨派團體在中正紀念堂焚燒國旗和布條。(蘇仲泓攝)

台灣最美的風景還是人嗎?圖為獨派團體在中正紀念堂焚燒國旗和布條。(蘇仲泓攝)

曾經,大家都以「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的文字    ,來自我肯定和標榜,好人無所不在。如今,連番爭議和震撼性政經、社會事件之後,不少人開始動搖,質疑這句話的正確性。在紛擾之中,到底是壞人太多、還是好人太少?難道好人不見了嗎?

立法院審理「一例一休」,柯建銘被打的那天,大U報攝影朋友,在line群裡PO的照片,讓人印象深刻。

那組照片裡,柯的臉孔像嬰兒般紅潤,雖然被勒住脖子缺氧,面貌卻十分鎮靜安詳。「施暴」的勞團人士,看起來義憤,出手輕重卻拿捏剛好。他們只是想羞辱柯建銘一番,而非置人於死地。

於是,你看到一個奇特的畫面,仿佛一個殉教的『聖徒』為了崇高目的,在世俗的鞭撻叫囂之中,從容就義。

台灣最近30年民主化演進過程中,最為可貴之處也在於「最美麗的風景是人」。無論統獨對立、族群分裂,但終歸還處在基本平和良善,非暴力的文明界限之中,沒鬧出過人命。

有人可能不同意這樣的論斷,會質疑:民國80年代在高雄,不是有台獨份子手持棍棒,攻擊手無寸鐵的新黨支持者;馬政府時期反中抗爭中,也發生多次失控流血;還有「319」槍擊的兩顆子彈事件。

但其實,從較宏觀寬容的眼界來看,這些算不了什麼。在如此激烈的藍綠惡鬥、階級流動、權力交替的過程中,台灣並沒發生武裝衝突,置競爭對手於死地的仇(暗)殺,最多只是自導自演苦肉計。「319」由於其中種種至今難解之謎,也根本無法定義為惡性暴力事件。

20161202-SMG0045-014-立法院外勞團抗議,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走出被勞團圍住,眼鏡也掉到地上。(曾原信攝)
立法院外勞團抗議,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走出被勞團圍住,眼鏡也掉到地上。(曾原信攝)

壞人變多了?

曾經,大家都以「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的文句,來肯定和標榜好人之無所不在。如今,自我否定的聲音卻越來越多,「壞人」變得防不勝防。

去年底,小說和社會活動家陳映真死了。在自2016年他在北京中風失去話語能力,淡出輿論關注10年後,突然因為死亡又成了話題人物。當今最進步的知識分子們,有志一同高調地對他鬥、批、罵,進行遲來的審判。在他們眼裡,陳映真不僅成了是反民主潮流的落伍、反動者,也是維護共產專制、威權的投機者。即使死了,也不能放過。

到底是陳映真變了、還是時代變了?他曾是同情台灣關懷弱勢的人道主義先鋒,勇於向威權、不公挑戰的抗爭者,坐過7年國民黨的牢。也是支持統一的大中國民族主義者,和社會主義信仰者。縱觀其一生,其理念與堅持似乎從未更改過。

恐怕唯一改變的是,他同時代的同志們,大多都與時俱進棄他而去。從當初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到現在轉變成只認同自己台灣人。至於「天然獨」世代的文青,則更為痛恨陳映真的「頑固與迂腐」。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那些在陳映真尸骨未寒就振筆疾書、口若懸河的老少進步者們,真的明白自己在說什麼嗎?還是只是情不自禁地把他羅織為落伍、反動,來反證自己進步、革命?找出人群中的「壞人」來,「好人」和「英雄」就輪到自己來作。

曾經萬眾推崇,沒有更好,只有最好的「大好人」馬英九,現在怎樣了?經過8年總統大位的考驗,不僅讓人看穿,他在人格特質上偏執和無可救藥的「毛病」,甚至向來自以為傲的清廉,都受到嚴重的質疑。

馬英九就任總統沒兩年,就有律師開始以「不明財產來源罪」進行纏訟。人們最初看到這樣的新聞,可能還以為是遇到「瘋子」,當笑話來對待。雖然同一律師三度告發「不明財產來源罪」,馬都獲不起訴,但卻起到「點火」作用。之後,「控訴馬英九」蔚然成風。

面對台灣在國際上,馬英九也強調,台灣應扮演五個重要角色。(圖/中正大學提供)
當了五年總統,「控告馬英九」竟蔚然成風。(圖/中正大學提供)

不當政治獻金的指控,金額從2億到10億都有。還有洩密、大巨蛋、貓纜、黨產侵占案、富邦銀併北銀、國發會土地弊案等20多宗刑案,在後面排隊。當今討論馬英九標準,已不是他是否清白,而是「會不會被關?」更有談話節目舉辦人民法庭,直接搞線上問卷投票,「馬英九,應該被關3年、5年?還是10年?」

社會的變革模式常常有兩種,一種是激發正能量,描繪美好願景共同追求;另一種就是尋找仇敵和「壞人」,從嚴厲的批判和鬥爭中,反思覺醒進而「革命」。台灣顯然處於後者,需要挖掘數量可觀的「壞人」,充當進步的墊腳石,連死人的銅像都不放過。這種邏輯類似,資本家不貪婪、吸血、邪惡,社會主義還有吸引力嗎?

好人還有嗎?

「天啊!台灣最美麗的風景還在嗎?」前陣子,八田與一銅像被「砍頭」,一位意見領袖型公民老師「嚇壞了」,心裡這樣感慨道。如今,在連番爭議和震撼性的政經、社會事件之後,不少人開始動搖、懷疑,到底台灣是壞人太多、還是好人太少?難道好人不見了嗎?

其實未必,大家只是都太在意外在的表象,而沒有去細細體會這社會中依然純在的溫暖、敦厚與多情。

評論者陳真醫師,對太陽花學運有段這樣的描述,他說他好幾次看到,當時在成大校園深夜裏,男男女女很晚了還不睡。穿著大腸花的制服,熱烈研討「如何拯救台灣脫離這個危急存亡的危險關頭」。還有人小跑步,說要趕著去搭夜車,北上支援佔領立法院的同志們。一時之間,個個反服貿不離口,「反服貿、救台灣」之聲不絕於耳。

陳醫師是在調笑時下年輕世代的盲從和幼稚。不過也是在太陽花時期的一個週末,開車經過永和竹林路的某個路口,看到另一番景象。一對依靠輔具行走的老夫婦,正要穿越馬路。而兩個大學生模樣的時髦情侶,在路口立即停下機車。

年輕女孩站在路上,阻擋住來的車輛,她的男友則分兩次,攙扶兩位老人平安穿越馬路。在大人們輕蔑嘲笑「屁孩」,只懂批評抗爭,不知辛勤努力進取,也要看到新世代基本善良,而又天真無奈的一面。

再來看看那個在便利商店打工,被搶劫斷掌男孩的故事。17歲丁姓高中生為了分擔家計,超商打工賺學費。遇到同齡歹徒持刀搶劫,奮力抵抗保護店家財產。直到手腕被砍幾乎全斷,只剩下一層皮肉相連,失血過多而昏厥。這個少年在手術清醒後的第一件事,卻是頻向阿嬤、爸爸道歉讓他們擔心了。

當你看到豪門爭產鬧上法院,或是為人妻、為人子女者,為了丈夫(父親)長照問題,而在媒體放話的同時,也不妨體悟一下台語歌后江蕙,除了她歌聲之外的溫柔之情。

江蕙的弟弟自幼由於高燒後遺症而失智,二姊長期以來姐代母職照顧弟弟。當有歹徒闖進弟弟住處行兇,聽到尖叫呼救的聲音時,她從自己二樓的住處緊急衝到五樓。從嫌犯手中奪刀,保護弟弟。過程中江蕙頭撞到地板,虎口割傷。在外傭的協助,把嫌犯趕跑。

無論多麼紛擾、焦慮,但不必把自己困惑在總是負面的驚恐和想像中。好人還是壞人,其實不在於你我是否清白,而是有沒有人指控。當你仍然相信「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你會發現,無處不是風景。

*作者為作家,獨立評論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