僭越權限、議題超載、亂放天燈 司改委員林鈺雄首位宣布退出

2017-04-25 22:08

? 人氣

林鈺雄經常對司改會砲轟,質疑司改國是會議定位,要求確認司改會決議是諮詢意見,還是對國會與司法機關有拘束力的政府政策。(資料照,蘇仲泓攝)

林鈺雄經常對司改會砲轟,質疑司改國是會議定位,要求確認司改會決議是諮詢意見,還是對國會與司法機關有拘束力的政府政策。(資料照,蘇仲泓攝)

司改國是會議正在召開各分組會議,第三分組晚間傳出司改委員、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將在明天會議上宣布退出司改國是會議,往後拒絕繼續擔任委員,也是首位退出司改國是會議的委員。林鈺雄經常對司改會砲轟,質疑司改國是會議定位,要求確認司改會決議是諮詢意見,還是對國會與司法機關有拘束力的政府政策。

司改會議定位不明 決議是諮詢?規範?政策?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原因是司改國是會議「地位不明、僭越權限」。像是主事者迄今仍規避司改國是會議本身的定位問題,究竟是純粹「諮詢性質」或具有規範或政策的「拘束效力」?以「比諮詢多一點」的和稀泥說法,不但不能解決定位問題,反而進一步製造後續爭端。「多出來的那一點」就可能僭越立法權、架空司法行政首長提案和責任,造成兵家必爭的魔戒誘惑。

林鈺雄認為,目前司改會的「議題超載、委員超限」。由於議題總數已經破百,會議無法充分討論,欠缺程序正當性。另外,議題篩選程序不明,主事者迄今仍避重就輕,例如人民最有感的死刑及食安議題,為何憑空消失?人民無感、不知所云的檢察官改成行政官的議題,卻變成會議重頭戲?有許多即興式提案,在不明就裡情形下被表決,決議品質堪慮,甚至於決議間彼此矛盾,豈能代表人民聲音?還有,每位司改委員或許熟悉3、5項議題,但分組平均要表決20項議題,最後總會總議題數更是破百,委員早已超限超能。而分組會議資料排山倒海,委員縱使日以繼夜,也欠缺消化的時間與能力卻在業績壓力下,一項項舉手表決。就如同法官不看卷、開庭草草帶過,就下了判決一樣荒唐。

對議題不熟 決議亂放天燈

林鈺雄也覺得,司改會是「亂放天燈、後患無窮」。例如綁人、綁議題程序黑箱疑雲,迄今仍未公布原始資料,主事者充耳不聞,勢將成為後國是會議的50道陰影。在毫無預算概念和政策責任的前提下,司改許願天燈一個個往上飛,但最後應該由誰來負成敗責任?正由於定位曖昧,未來數十項決議中,審檢辯將各取所需,有利己方的會主張這是國是決議故應遵循,當成尚方寶劍;反之,不利己方的會辯稱這僅是諮詢性質,無論於規範上或政策上皆否定其拘束力。製造後續衝突與爭端,最後誰來收拾殘局。

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指出,總統府蒐集到與死刑相關的議題,在歸納後就被消音了。(石秀娟攝)
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指出,有利己方的會主張這是國是決議故應遵循,當成尚方寶劍;反之,不利己方的會辯稱這僅是諮詢性質,無論於規範上或政策上皆否定其拘束力。(資料照,石秀娟攝)

從參加司改會議後,林鈺雄數度砲轟,他曾於12日指出,每個委員每天都在研讀資料,但多達好幾百頁的資料,究竟有多少委員能夠全部讀完,「資料都還沒看完,是要做什麼決議?」他表示,法務部、司法院這兩單位短短幾個月就得做出70個報告案,量太多、時間太短,報告絕對是思慮不周,如果未來政策真的照這樣子走,「我覺得是荒唐」。

另外,林鈺雄也表示,委員間對於會議的性質都有很多不同見解,有些委員許願就想成真,且認為這些決議對民進黨政府、司法行政首長、總統、國會都有拘束效力,他認為這樣國是會議將變成凌駕國會的太上皇機構,紊亂了憲政體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風傳媒報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