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安觀點:只有政治算計的年金改革 付委審查只會升高抗爭

2017-04-18 06:50

? 人氣

年金改革各版本即將付委,抗爭勢難避免。圖為反年金改革團體抗議,李來希領頭抗議與警方對抗。(顏麟宇攝)

年金改革各版本即將付委,抗爭勢難避免。圖為反年金改革團體抗議,李來希領頭抗議與警方對抗。(顏麟宇攝)

年金改革是一場攸關全民年金能否永續經營的規劃,可是我們看到的只是執政者政治算計的不當政策。眼看著一部即將相撞的年金改革列車,將要在台灣發生;目前竟然出現一府(年改會)、三院(行政院、考試院和立法院民進黨版)和一部至今還在討論(國防部軍人)的版本。若再加上民進黨、國民黨團、時代力量、親民黨團的版本,讓民眾看得眼花繚亂,也將台灣帶往一個不可預知的未來,但可以預見這又是一場沒有贏家的年金改革。目前由背信毀約的政府所主導的不公義年金,已淪為各政黨政治算計及個別政治人物作秀的連續劇而已。

年金改革各黨版本比較
年金改革各黨版本比較

在「八百壯士」嗆聲要在4月18及19日圍城之際,立法院將要提前警力佈署。因此,筆者再次沈痛呼籲,蔡政府應暫時停止付委審查,反對政府強行排入議程,應「冷靜、理性、平和、溝通」不要對幹,應該等待最先要破產的勞工版本精算出爐後,再一起付委討論。因此,主要三點(沒有精算就是鬥爭;拒絕溝通只有對抗;政府給付不容迴避)訴求如後:

一、沒有精算報告 就是鬥爭

我們同意陳建仁副總統關於年改應有「科學實證」為基礎的看法,按照精算數據來規劃,修法是以民主審議為依歸,以確保基金永續和世代共享。但筆者觀察年金改革經過20場委員會議、四場分區座談及一場的國是會議,各種不同的聲音及謠言滿天飛,資料堆積如山。但卻和社會大眾一樣覺得年改會其實並不科學,也不民主;特別是所提出年改版本,至今還是不敢公開軍公教勞各種精算報告的數據,只是李萬億個人預設的立場及選擇性的方案而已。

(一)設立非體制年改會黑機關 批判考試院國家正常機關

設立非體制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自成立起召開年改會議自始至終只是一場鬧劇,在年改會強力主導、干預操弄下黑相完成非法行政程序,這又是繼一例一休後沒有評估的重大爭議事件,不但使得軍公教警消勞更加不滿、世代衝突更加對立,這又是一個全民皆輸的強行蠻幹策略。

陳建仁為何只感謝行政院和考試院通過年改方案之餘,而直批考試院版本與永續目標背道而馳。試問整個癥結在文官體系制度受到掌權的人不當的侵害,執政者不當干涉考試院的運作。考試委員不能獨立行使職權,但一有人發聲,就受到鋪天蓋地的批評,想要利用民粹、壓制法治的聲音,這不是國家之福。

(二)預設立場沒有精算 何來科學依據

在新的精算報告尚未出爐!就開始要強渡關山,準備在立法院蠻幹要完成一讀程序,將年金改革怒火提前引爆,讓各方勢力對立衝突,看勢必是無法避免一場腥風血雨的悲劇。若就溝通與協商的年金改革會議,並非雙方或多方殺得你死我活的競技場,而是在各種方案選項中找到雙贏或多贏的選擇,創造出軍公教勞各方利益最大公約數。然而,年改會只是在預設立場的前提下,只專注在執政者政治算計及自身利益被牽著鼻子走,完全排除了反對者的聲音,許多正面的建議都忽略了世代互助、互利的妥協共享可能性,甚至於不計後果要付出巨大的社會成本,導致年金改革政策可能砸鍋,也可能砸了全民的情感及怨懟,甚至於可能犧牲國家內需建設及未來經濟發展。

(三)在大數據時代沒有精算報告就是謊言

試問在大數據時代,由專業的會計師,只有設定相關數值,有關參數,再由電腦來運算,很快就可運算得到精算報告。而各別基金各別列計,假設要維持30或35年運作,電腦計算分析、預估值、假定性、參數值;那個方案、評估值、破產年、投資報酬率、風險、平均壽命等相關……數值。可是年改會至今為何不敢公布精算報告,就是不能經得起檢驗,所以沒有精算報告就是謊言。

第一、既謂年改會方案是參照精算數據的科學實證來設計,為何總統府至今從未拿出白紙黑字的精算報告,供各界檢視?考試院的銓敘部沒有,行政院所屬的教育部、勞動部也沒有,不就是跟年改會有樣學樣?年改會從組成開始,到開會的各說各話,沒有精算依據,毫無科學可言,更由多數人去檢討和分配少數(軍公教)的財產權,製造職業對立,世代衝突,又符合什麼民主?(引自李來希106.4.11.臉書貼文)

第二、所有的職業別年金都有財務失衡的問題,相對於教師(舊)退撫在119年,公務員(舊)退撫在120年破產,人數最多、金額最大的勞保在116年破產,可說最為嚴重,因此應優先改革勞保才算科學。但年改會自始即避重就輕,例如副總統陳建仁曾畫了公務員退撫基金入不敷出的示意圖,卻刻意不畫勞保入不敷出的圖來對照,證明年改是劍指公教人員。他又說年改應該思考「加速優惠存款走入歷史、延長年資採計期間、加速降低退休所得替代率」,則應當適用於所有的軍公教勞保,而行政院版將年改會規劃勞保費率調漲至18%作法,改為只提高到12%,比府版寬鬆,簡直就是緩其所急,召集人視而不見,卻單獨指摘考試院,不是大小眼嗎?打個科學的比喻,如果針對缺水問題比較輕微的北部地區優先限水,這算科學嗎?(引自李來希106.4.11.臉書貼文);另據簡美麗老師精算破產時間(勞工125年、老師132年、公務員133年)。

第三、反對沒有精算報告、喊價式的年金改革。年金改革自蔡英文政府上任以來,吵吵嚷嚷一整年,現在終於進到立法院進行法案立法及修法程序,但執政黨(民進黨)目前提出的法案版本,18%就有三個版本,所得替代率也有三個版本。完全沒有精算報告,連執政黨自己都搞不定的法案。政府所提的精算報告,應經有執照的精算師認證後方為有效,不是政府說了算,政府要避免球員兼裁判。這樣的改革,做實了假改革、真鬥爭、完全沒有溝通、傲慢不謙卑的年金改革。

20170310反年金八百壯士立院行動
反年金八百壯士立院行動。(曾原信攝)

二、拒絕溝通 只能抗爭

自2017年2月21日起至今為止,已近二個月的八百壯士在立法院門口埋鍋造飯,日日圍城壯舉如火如荼展開,參與人員不畏寒風細雨,表達軍人不容踐踏,應有權利豈能剝奪,也獲得公教團體紛紛響應聲援;3月29日的退休警消千餘人,自主發起遍地烽火六路圍攻行政院聲援八百壯士活動,也重新喚起了軍公教警消勞的危機意識,讓年金怒火持續澎湃。

(一)拒決溝通如何化解對立 政府應先道歉再談改革

政府不仁不義背信毀約,又拒決傾聽人民的聲音,人民只有起來抗爭。對於國道收費員事件、華航空服員罷工抗爭等,其雇主為民間企業及華航,政府都能傾聴、溝通獲得額外補償;相較於軍公教警消遭到汚名化的年金,政府為雇主為何不能理性溝通,還製造對立,絕口不提政府應盡的給付責任,只是想賴帳的一刀切談年金改革;所以政府若一昧的不負責任,人民只有抗爭到底。

政府施政是一體的,假若新政府認為過去因為資訊不足,軍公教退撫基金計算有問題,現在政府財政有困難,經過溝通評估及精算報告,退休軍公教人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蔡政府面對問題的態度,始於迴避政府給付責任,沒有任何說明;如果當初政府的評估錯誤,政策規劃不夠周嚴,現在財政有困難,我們是可以體諒的。但政府必須要先道歉,不是任由李萬億所主導的黑機機,在沒有任何精算報告之下,就有了預設立場的版本,產生了職別對立的版本。試問當前的年金改革是軍公教對不起國家?還是國家對不起軍公教?對不起的一方該不該道歉?該如何道歉?

(二)不傾聽陳抗者的聲音 卻找軍方退休高層出面摸頭

蔡政府口口聲聲說是雖能傾聽人民聲音的政府,要「謙卑、謙卑、再謙卑」、「溝通、溝通、再溝通」。可是每當重大政策發生問題時,所表現的態度只能躲在背後,任由陳抗事態惡化,如一例一休、反核食、婚姻平權……等如此,對於攸關全民的年金改革更是如此,若一再錯誤形勢,拒決溝通如何化解對立。據風傳媒報導,為安撫年金改革過程退伍軍人的不滿情緒,並避免有退將一再號召退伍軍人上街抗爭,退輔會已委請在軍中有崇高輩分的前國防部長湯曜明出面,私下與抗爭退將溝通,希望軍人不要走上街頭,這也是湯曜明在2004年辭去國防部長職務隱身不出後,首度點頭同意出面協調軍系,但後來因軍方內部反彈無疾而終。

前國安會秘書長高華柱接受《風傳媒》訪問時說,退撫基金面臨破產,軍人年金改革確實不得不改,不過他認為蔡政府目前推動的年金改革概念,和他當初以解決軍人終身俸問題的思維不同,在他來看不能算是「年金改革」,反而是個「假議題」。高華柱坦言,年金改革他不贊同用搞階級對立的方式處理;前參謀總長霍守業則認為,軍人上街頭抗爭不好,年金制度因財政問題雖需要改革,但應該緩和漸進一些,否則引發軍公教抗爭,對國家社會穩定不利。

(三)敵人趕盡殺絕、長官背叛出賣

據陸軍退將李玉文臉書發文:網傳,某湯姓退將邀集一堆上將聚會想摸吳中將的頭,吳中將憤而退席;相對於湯某人和風傳媒所說某霍姓、高姓將軍對外放話「高階將領凍結,先改中低階軍士官就不會引起階級對立」、「年金不得不改,但不應對立造成」;三個人相加等於二位部長11顆星星。壯哉!吳其樑將軍,真乃軍人典範,風骨氣節令人肅然起敬。

又說本人一個小小的少將,我出來抗爭惟一的目標就是「維護軍人的尊嚴捍衛中低階部屬的權益」;但現在我知道了,「我們今天不只要面對民進黨的趕盡殺絕,同時也得應付老長官背叛出賣部屬、助紂為虐的悲痛」。高官們,你俸祿豐厚吃的腦滿腸肥,你怎麼對得起年老無著的中低階老部屬呢?你不慚愧嗎?

這一場年金改革,18%六年後歸零退場,所得替代率即將調降,有幾位上將?跳出來勸阻八百壯士不要陳情抗議,是因為年金亂改對這些上將軍們毫無影響,所以事不關己嗎?可憐軍人被政客玩弄股掌間,就連「賣命錢」也無法自保?!而在位的上將軍們,如果罔顧袍澤晚年權益,對上邀寵對下盤剝,歷史會記錄你們的政治責任?!

20170330.軍方退役將領高華柱出席前監委黃煌雄「台灣國防變革」新書發表會.(陳明仁攝)
前國安會秘書長高華柱呼籲年金改革不能製造階級對立。(陳明仁攝)

三、誠實面對解決政府給付責任問題

所謂公平正義,只是政客掛在嘴邊的口頭禪而已。年金改革最重要的核心問題就是政府給付責任人,而新政府確完全不談,其他所謂18叭、所得替代率、天花板、樓地板只是假議題而已。

(一)完全執政 完全不負責

對於年金改革議題,民進黨沒有全面執政的態度。相關學者指出:年金改革只把議題攤出來,讓民間互相吵架。民進黨立委莊瑞雄講了實話:「對於年改我一天都不能忍受」,其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我們看到蔡英文的年改之亂,為何讓年金怒火持續怒潮澎湃,改革只是在假改革真鬥爭的包裝公平正義的訴求下,將近13種退休方案的差異,比較顯著的成就有不論勞工或是公教人員,退休金的計算基礎,都延長為最後15年的平均薪資,公教人員的退休金所得替代率,調降到7成左右,還有繳費的費率,都以薪資的18%為目標,如果這次能夠拉齊不同職業別的退休制度,加上具有前瞻性的「年資可攜」制度,打破公教人員與勞工之間職業轉換的障礙,對於長壽社會的安全與活化,將會帶來正面積極的意義。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日前表示,民進黨政府進行年金改革,完全執政,就要完全負責。針對年金改革,洪秀柱表示,民進黨政府逼國民黨要拿出版本,她反問台下,國民黨該拿還是不該拿?她認為,國民黨不該拿版本,因為完全執政、完全負責,執政黨要拿出版本給大家檢驗,不可以和稀泥。

事實上民進黨所提的版本總統府、行政院、考試院及黨團都各有版本,已經讓人莫衷一是了,更何況在野黨也沒有義務與責任為執政者背書;可以預見,民進黨在立法院強行通過的可行性很高,到時候版本出來,國民黨要想的是將來如果能夠順利執政時,如何翻轉這些不公不義的做法。蔡政府一再強調年金改革要追求公平正義、永續經營?可是我們看到的確是完全執政完全不負責的政府,如何能讓人民安居樂業呢!

對於所有質疑各界都必須誠實面對,各類退撫基金已經出現問題,改革確實必須進行,改革主張都是制度改革須有「填補機制」,不能讓下一代承擔過去債務,填補責任該由社會大眾和政府一起承擔;但就目前年改會提出的方案,「沒看到政府補繳的責任」,政府身為雇主應負起最大責任,如今是以職別對立、世代衝突,來轉移政府的最終責任,是完全不負責任的政府。

(二)政府沒有誠實面對國家財政破產問題

財政破產是政府施政的問題,沒有優先順序,不應將責任歸究於年金問題,若以支付薪水產生問題時應全盤針對領政府薪水的人全盤檢討薪資政策,不是把焦點放在退休人員身上,因為人生不能重來,職業也不能重新選擇,應針對目前人民所最痛恨的現職政務官、立委諸公及公營事業的肥貓人員先砍,才能符合公平公義原則。

政府年金會破產?是誰造成政府財政負債?依據年改會的澄清稿:國家金融安定基金自89年2月11日設立迄今共計辦理6次安定市場任務,各任務均依國安基金設置管理條例辦理,執行任務所運用資金,均以向金融機構借款支應,尚未有借用郵政儲金、郵政壽險積存金、勞工保險基金、勞工退休基金、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等資金情形,那何來政府年金會破產之說?

退撫基金管理條例第8條規定基金不足支付時,由政府撥款補助,並由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沒有退撫基金破產這回事,而且台灣沒有外債,不會成為希臘第二。別聽政府官員那套:年金改革失敗,國家會破產的鬼話!行政院如果擔心台灣會破產,為什麼還要舉債八千億搞前瞻計劃?

(三)不談給付責任就沒有真正的年金改革

蔡英文的富貴有錢人生活的公主病,如何能體會苦民所苦,遇到爭議事先行神隱,不是面對問題的態度。副總統陳建仁表示:「政府財源挹注,強化基金財務永續經營」,在費率調高的同時,政府財源亦將挹注基金。在公教人員部分,調降退休所得和取消優惠存款所節省的經費,在扣除屬於地方政府的自籌款後,其餘額將挹注退撫基金;在勞工部分,政府自107年起每年撥補200億元挹注基金,強化財務永續。

政府有無違反信賴保護原則等。當「信賴保護原則」一再的被無限上綱,政府一再以軍公教年金帳戶分別相繼在2020、2030、2031年有破產可能,並以希臘化所造成破產危機,進行假改革真鬥爭時,對於近三年超收之3000億稅收,以及政府並無外債,有可能會破產嗎?當民眾要求政府比照過去發放消費卷辦法刺激購買能力,以促進經濟發展時新政府又不能有所作為!

但我們質疑的是政府每年停止加發軍公教人員之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係以月退休所得2.5萬元為準,也並未將刪除之餘額挹注退撫基金,確空談刪除18趴刪除政府將財源挹注,不談政府的最終給付責任,以及每年應該提撥率不足的問題,分明就是想賴帳。

最後,我們要提醒政府,年金改革不只是冷冰冰的科學問題,也不是以偽民主方式處置少數人的財產權,更是嚴肅的「仁道」問題。基於雇主身分的政府,應當謙卑地理解被改革對象的心聲,儘量信守尊重、誠信和信賴保護原則,絕非以製造職業對立、世代衝突的政治手段來達成目標。行政院既然緩其所急,對財務問題嚴峻的勞保改革既然可以比年改會版本還寬鬆,則考試院的版本無需急其所緩,也就無可厚非了。

筆者支持政府年金改革,但改革必須就政府領薪水的人全面改革,提出幾個問題:

(一)破產是假議題:不能只針對退休年金,應就現有制度一起檢討,包含現職領國家錢的人,特別是立委、政務官要薪水減半;對於國營事業肥貓及金融事業公股代表(應其派職是政府酬庸,利益應由全民共享)等,建議可行方案:是依現在綜所稅表標扣除額,但若年薪超出100萬者,應課以45%稅率,以挹注退撫基金。

(二)優存利率18%:18%不是政府恩典,對橫跨新舊制的人來說,18%利息所得是用來彌補政府未達所得替代率的差額,如果六年後取消,政府應補足差額,同時納入整體薪資所得替代率計算。

(三)所得替代率:採浮動所得替代率計算,以公務人員為例十等(含)以上平均12年、以下為10年;以35年年資計算,上下各以1%增減;另對於政府提撥率不足部份,分五年撥補;但對於基金被掏空的部份需要究責?管理制度需要改善?不能放任讓政客繼續掏空,然後每三五年改革一次?

(四)地板及天花板:為鼓勵優秀公教人才持續投入政府服務及公教行列,地板32,160元、天花板12萬元。因為資本主義社會強調人才獲得及競爭力,我們不是共產社會。

(五)為解決少子化問題,鼓勵生育,婦女生育及育兒津貼,比照老農津地補助,但以6年為限,以人為計算單位,鼓勵多生育,但要有排富條款。

(六)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為確保制度之穩定性,政府負責的作法應由執政黨委員主動提起釋憲,以最終解決紛爭,否則只是政治算計的假改革,籲請當局是真心的要解決年金題。

對於當前最迫切的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可是重中之重,應優先審議完成立法,畢竟國家經濟發展是不能等的。當前年金改革爭議這麼大,不是當務之急,有必要在這個會期通過?而蔡政府終拒絕沒有正面回應,意圖由掌握的國會多數強行立法。一個沒有精算報告為依據的年金改革,卻要趕在520前完成,犧牲所有軍公教勞警消…等的權益,只為給偉大的蔡英文總統一個執政週年賀禮。由一例一休殷鑑不遠,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因此,呼籲政府應立即暫停交付審查,交由民意持續溝通,多算勝、少算不勝,何況各種精算版本尚未出爐!年金怒火列車即將對撞,政府應該懸崖勒馬,才是國家之幸,人民之福,慎思之!

*作者為前國防大學戰略講座、教育工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