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改革啟程的迷思與障礙

2020-04-02 06:10

? 人氣

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為國民黨史上最年輕的黨主席,許多支持者冀望他能帶予國民黨新氣象。 (資料照,蔡親傑攝)

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為國民黨史上最年輕的黨主席,許多支持者冀望他能帶予國民黨新氣象。 (資料照,蔡親傑攝)

民主進步黨的黨名沒有台灣,但無人質疑這個黨很本土、愛台灣;中國國民黨的黨名有中國,民眾會因此認為國民黨不夠本土、不愛台灣嗎?有論者認為黨的名稱不是關鍵,對於民進黨此理成立,相對於國民黨,則是因人而異。改革啟程,第一步未必是更改黨名,對於國民黨的競爭優勢來說,兩岸關係的新論述,應該是重要的第一步。

當年的「九二共識」,立意良善,本於「一中模糊論」,推演出「一中各表」,即使中共不認帳,不理會「一中各表」,刻意矮化台灣的中華民國,去除「主權政體」的隱藏式認同。這是當年無能處理的實務問題,因為中共自始至終,就是要矮化台灣,把中華民國的國家地位逕自消除。在這樣的意識框架下,中共向來以中央政府自居,他們認同的「九二共識」,因為國際普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兩岸之間即使「一中模糊化」,中共的國家主權毫無損傷,在國際間,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非中華民國,台灣方面自認的「一中模糊論」,只是自欺欺人,聊以安慰自己罷了。但是這樣的框架,在2015年11月「馬習會」獲得意外突破,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已經是非正式的主權接觸。

國民黨與民進黨對於兩岸關係的認定,最大不同者,一言以蔽之,國民黨以「一個中國」為框架,民進黨卻以「一中一台」或「一邊一國」為框架。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如果還是在「一個中國」框架下打滾,終究還是沒有吸睛效用,不能贏得大部分台灣人民的認同。「一個中國」框架不等同於「維持現狀」的論述,因為愈來愈多新生代、中壯代,認為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的國家主權就是中華民國,這樣的主權認同當然不是「一中原則」。箇中潛伏的主權觀點,已經是中國大陸是一個國家(中國),台灣則是另一個國家(中華民國(台灣))。想要重新論述「九二共識」,國民黨有智者或有志者,不能忽視這樣的事實。

其次,「一中各表」能不能進化為「一國各表」,甚至演變成為「現在兩國,未來一國」?國民黨應該問問自己,有沒有能力捍衛「兩岸統一」的理念?暫且不論統一不是大部分台灣人民的意願或選擇,現下的國民黨,怎有影響力撼動台灣人民不願統一的當前意願?到底是人民決定國民黨的理念走向?還是國民黨主導人民的意願趨勢?答案很清楚,國民黨能不能以「統一」為理念訴求,勢必要彈性處理,務實面對台灣人民的需求,一意孤行堅持統一理念,終究只能成為最大在野黨,而非最大執政黨。想要執政,當然要低頭沉思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習近平要求3年內撤換所有政府部門的外國電腦軟硬體設備。(AP)
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於2019年的《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演說,被外界解讀為將兩岸關係定調為「一個中國、一國兩制」(資料照,美聯社)

再者,兩岸論述不應該被中國共產黨主導與影響。國民黨與共產黨,本是一家親,政治親源有其歷史背景,在政黨的潛意識下,很難說國民黨沒有被宰制於共產黨的可能。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共識,若是建立在「一中原則」,在政黨往來的層次上無傷大雅,但若置於民主競爭態勢之下,國民黨永遠會吃虧,終究要承擔「賣台」的政治黑標籤。本土與愛台灣,這是台灣人民的普世價值,「一中原則」顯然會牴觸或與此衝突。倘若改革不能認同執政優先、國共往來其次,沒有執政實力的中國國民黨,能與親民黨、新黨有何差別區隔?到底是執政重要,還是維持國共往來重要?領導國民黨的江魁,應該認真思考這項非常重要的關鍵因素。

中共只願意在國家主權層次以下的政治基礎,進行兩岸往來,無論是政黨之間,官方、準官方或民間關係。這是兩岸關係的政治天花板,不是民進黨能改變,也不是國民黨能影響。想要突破政治天花板,就必須思考其他國家對台灣的影響,尤其是美國政府。「親美、和中、友日」,如何實踐為具體行動?在實踐之前,應該想想美中兩強競合以及美蘇中三強鼎立的國際賽局。

在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強國崛起之前,美蘇對抗已久,拉中抗蘇是美國過去的策略,現在已經不同。美蘇中三強如何進行國際賽局,這是很複雜的國際關係,畢竟動態多變,太多變項不能控制和預知。看看川普總統日前還以「中國病毒」稱呼新冠病毒,但與習近平通過電話後,合作抗疫立馬成為美中兩強的關係平台,G20因為「中國病毒」之稱呼,不願意背書共同聲明,足見中國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美國一槌定音的獨強地位已經改變。

在兩岸新論述建立之前,或許美國的「一中政策」,是兩岸暫時的政治蹺蹺板。美國政府雖然對台友好法案很多,但迄今仍然不願意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中華民國(台灣)能否成為美國官方認定的國家主體?在美中關係之間,這是重要籌碼,可以遊走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也可以拿來抗衡中國的強國崛起。因此,台灣的國家主權何去何從?不是台灣人民公投決定而已,美中關係也是重要變數。

國民黨能夠在1992年操弄「一中模糊論」,現在為何不能把「統一模糊化」?為何國家認同還是鎖在一中原則,而不能移動為一國原則甚至一邊一國?愛台灣可以等同為愛中華民國,但是愛中華民國未必是愛台灣,因為潛伏在內的愛中國,包含兩岸統一,只要統一與獨立被挑起與比較,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只有劣勢,而非優勢,這是大多數台灣人民的選擇使然。

江魁的改革如何啟程很重要,至少在兩岸新論述的建立上,國民黨遇到的挑戰,其嚴峻遠勝過於民進黨的台獨與公民自決。要成為最大在野黨,還是最大執政黨?江魁與國民黨的改革之路,啟程有艱辛,迷思要破除,障礙要克服,謹此只能祝福江主席改革順利。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