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你怎麼捨得迫害這麼好的一個人?

2014-10-13 10:50

? 人氣

被網友稱為「閃電俠」的中國青年學者郭玉閃,上週被証實遭到北京當局拘審。(取自新公民運動)

被網友稱為「閃電俠」的中國青年學者郭玉閃,上週被証實遭到北京當局拘審。(取自新公民運動)

郭玉閃也被抓進去了,什麼原因?還是尋釁滋事。

因為中共四中全會就要召開了,主旨是依法治國,為了製造良好的開會氣氛,必然武力清場,讓社會各界保持肅靜,為了宣誓黨要依法治國,先必須依法治人。也有媒體稱,是因為郭玉閃公開支持香港人爭真普選,所以遭到當局的拘審。

這個被網友們稱之「閃電俠」的大男孩,臉上從來就沒有革命相,更沒有受害者的那種悲愴感,我與他有過二三次飯局,飯桌上他沒有多少話語,對他自己做過的一切,更是從無談及,飯局對他來說,只是見見朋友,吃吃飯。

平和而不多言的人,往往最有力量。這次郭玉閃被拘進去後,他的一篇《自由是封鎖不住的》自述長文,風行於網路與朋友圈,可謂千人傳,萬人轉,這篇文章裡,人們可以看到,一個北大陽光少年,是怎樣成長為一個公民權益維護義士的生命經歷與心路歷程。

郭玉閃作為一個公民的成長史,是中國網路發展史,也是新公民社會發展史。

網路論壇始興之時,郭玉閃參與了北大學生自己創辦的獨立論壇「一塌糊塗BBS」,這個論壇被官方關閉之時,已達三十萬註冊用戶,可見其影響之巨,郭玉閃不僅是網路版主之一,更參與了線下的民主沙龍活動,在北大草坪上,他邀請了崔衛平、劉軍甯、胡佳、王怡等著名知識份子與社會活動人士與學生互動,最終,北大草坪也成了敏感之地,被施以澆水濕地、封閉的行政干預。

接著,郭玉閃和他的同道們看到了許多仁人義士們被一個個以莫須有的罪名抓進了牢房:「最有代表性的是楊子立等新青年四君子的獲罪判刑以及北師大女孩劉荻的被捕。楊子立等從網路上互相結識後在網路下聚會,只是嘗試組成一個共同讀書交流的聯合體,就被以顛覆國家罪判以8年、10年的重刑;而劉荻只是在內部論壇裡說了一些出格的話,也遭逮捕。」官方迫害楊子立、迫害劉荻、還有後來迫害新公民運動宣導者許志永,目的是什麼?就是要讓郭玉閃這樣的年輕人心生畏懼,但非法而無恥的打擊,只會讓更多的人公民意識覺醒,人們以更和平更理性的方式,進行有韌性的抗爭。

某種意義上,郭玉閃是一個建言獻策者。習近平說,要讓全國人大代表擁有實權,而郭玉閃早在2003年,就與許志永、王彥一起為海澱區人大代表選舉進行調研,通過發放問卷與調研,向海澱人大提出了公開預先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建議,試想,如果沒有真正的人大代表,如果人大代表沒有公開的預先,只有內部的指定,必然會滋生腐敗,公權力機關會將人大代表名額出賣給權貴,假人大代表與假藥品假食物一樣,對社會貽害無窮。

作為建言者,郭玉閃最關心的是民生疾苦。2004年,他與著名調查記者王克勤一道,對計程車行業進行廣泛的調查和研究,發表研究報告《管制成本與社會公正》,以計程車行業為突破口,研究國內行政壟斷行業問題,推動行政壟斷改革和市場體系的確立。這一年,郭玉閃還與許志永、滕彪建立NGO公盟」,主要做法律援助工作,內容為法律研究、個案援助和公民參與。這些研究與個案援助,對底層百姓依法維權、緩解政府與民間社會的衝突,具有積極的意義,如果沒有知識界法律界這些理性的中間力量介入,社會矛盾只會加劇,民間對政府的衝擊,可能更加慘烈。遺憾的是,即便是這樣中立理性的機構,總是受到有關部門的打壓,迫不得已,到2007年3月,郭玉閃創立了智庫型NGO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致力於研究的專案主要集中在並不敏感的民生層面,以回避某些部門對其盯訪與控制,此機構2010年獲得過坦普爾頓自由獎(Templeton Freedom Prize)。

2008年三聚氰胺牛奶污染事件轟動一時,這是一次國家級的食品安全危機,因為涉及到嬰幼兒,而許多家庭只有一個孩子,所以情勢非常急迫,受害家庭需要救助,受害嬰幼兒需要及時治療,人們看到,郭玉閃與合作的公盟專家團隊在第一時間出現,為受害家庭提供法律援助,維護受害家庭的權益。郭玉閃還以「公盟」三聚氰胺奶粉援助團的總協調人身份,致力於促成專門關注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的基金會的建立,讓受害的孩子得到真正有效的長期救助。在結石寶寶其後的維權過程中,郭玉閃持續奔走呼號,後來的兩年間,他的團隊共為結石寶寶籌款數十萬元。

國家的缺憾(甚至是政府的罪錯),由郭玉閃這樣的民間義士善人們修補了,他使這個社會顯出人性的光芒,只有真正維護弱者受害者的權益,這個社會才可能真正維持穩定,在這個意義上,郭玉閃是國家社會穩定的良性維護者。

現在,郭玉閃被拘捕了,有人推測這是一次遲到的報復,因為郭玉閃參與了援救著名維權盲人律師陳光誠的行動,使陳光誠通過美國駐華使館,到達美國訪學。但這筆帳是記在郭玉閃頭上,還是記在已經落馬的周永康頭上?正是周永康時代對合法維權律師的殘酷打壓與迫害,才有陳光誠被非法軟禁于山東臨沂老家,海內外無數關心陳光誠的人們前去探望,或遭打,或遭拘審,使國家法治蒙受恥辱。郭玉閃等人的營救,看起來是救陳光誠於水火之中,其實是給可恥的政法委解了套,如果陳光誠一直被非法拘禁,這一事實會一直成為山東省與中國國家所蒙受的恥垢,揮之不去。

大陸警方,你怎麼忍心用國家暴力來迫害這麼好的一個人?

政法系在周永康時代建立了自上而下的暴力維穩模式,不允許民間社會維護權益,更不允許社會各界參與維護與申張公平正義,而郭玉閃們卻通過法律與公益的方式,自下而上地維護社會穩定,周永康們依賴國家機器暴力,郭玉閃們培養公民社會法治精神與和平理性方式,令世人不可理喻的是,郭玉閃、許志永們的和平抗爭或理性維權方式,卻一再遭到當局打壓,周永康倒下了,但,周永康建立的暴力維穩模式,卻仍然在肆虐為害社會。

和許志永一樣,又一個公民社會建設者郭玉閃被拘進去,失去了人身自由,「實際上,當局顯然不知道如何對付他,他們能懲罰的不過是他的身體,而他雖然身在監獄,但一刻都未曾感覺被限制,所以每當看到當局辛辛苦苦的試圖用一扇門關住他的思想,卻不知道他們一轉身,他的思緒就隨著他們的身影自由的從囚室穿越而出時,他都要忍不住笑出來。」(郭玉閃《自由是封鎖不住的》)

無論郭玉閃身在何處,無論我們身在何處,總能聽到郭玉閃那爽朗的笑聲,笑聲像陽光一樣,穿越高牆,給同道以巨大的力量,給無恥的當局以莫大的嘲諷。

*作者為獨立學者,曾任職中國藝術研究院(本文與新公民運動同步刊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