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看護確診引爆黑工大洞 TIWA:別讓逃逸勞工被迫成防疫漏洞

2020-02-27 20:30

? 人氣

武漢肺炎第32確診案例之非法移工(逃逸外勞)身分引起社會嘩然,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發布聲明,盼望政府從制度改革,特赦移工使其不被驅離、不被處分、不會被強制遣返,方可有效補強可能的防疫漏洞。示意圖。(資料照,余志偉攝)

武漢肺炎第32確診案例之非法移工(逃逸外勞)身分引起社會嘩然,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發布聲明,盼望政府從制度改革,特赦移工使其不被驅離、不被處分、不會被強制遣返,方可有效補強可能的防疫漏洞。示意圖。(資料照,余志偉攝)

當移工因為「非法」身分被迫無法現身,將成為怎樣的防疫漏洞?26日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第32確診案例之非法移工(逃逸外勞)身分引起社會嘩然,27日長期關注移工議題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發布聲明,指出移工因為非法身分必須逃亡、難以透露其接觸史,盼望政府從制度改革,特赦移工使其不被驅離、不被處分、不會被強制遣返,方可有效補強可能的防疫漏洞。

TIWA表示,案32集「非法」、「看護」、「移工」等因素,每1個點都可能在防疫戰的當下挑動著日常「愛台公民」的神經,而非看見、理解這些「共同生活者」即是防疫作戰的共同體,日常可見之「非法勞工最討厭,應該馬上遣返吧」、「又是死外勞」對移工的歧視、對「非法」的敵視,可預期將在疫戰時期出現。

「當代奴工」在種菜摘茶、工地甚至夜市裡努力

然而,長達30年來,因《就業服務法》第53條限制,讓移工到台灣之後極易成為不得轉換雇主的「當代奴工」。背負龐大仲介費債務的勞動者或為賺錢、或為還債、或為擺脫各式各樣的不當對待而逃離奴隸主,選擇讓自己成為沒有聲音、沒有權利、在陰影裡支撐著台灣社會各個生活層面,並靠自己的雙手養家謀生的人──高山種菜摘茶有他們、建築工地裡有他們、家戶裡有他們、甚至夜市裡也都可以看見他們努力工作的身影。

沒有「身分」等於非人 被打被騙不能找警察

而當「逃逸移工」選擇被政策與社會邊緣化後,生病受傷不能上醫院,被雇主積欠薪資、工傷職災,不能找勞政機關;被打被騙也不能找警察,因為在台灣沒有「身分」等於非人,不僅可以隨時被公權力處置、一般民眾也可舉報。

TIWA指出,第32例是「非法」者,應該有自己的社群網路得以自保存活,為了疫情也確實應該「坦白」自己為哪些雇主服務過、跟哪些朋友互動過、在哪互動、在哪群聚?

然而,當任何人都可以對「逃逸移工」指點比畫,是否會對其供出的支援網路「從寬」?若為防疫需求要移工供出其他「逃逸移工」與「非法」雇主,有情理上的「陷於不義」,一個堅持民主、重視人權的社會,該如何處理?危急時期,是否可以要求人背棄倫常義理?

「看護24小時隨侍在側,《勞基法》卻認定不是勞工」

TIWA也指出案32的「職災」問題。該移工為「看護」身分,通常被要求24小時隨侍在側,每個月或可有1天休假,可以離開沒有私領域的日常生活空間,卻不是《勞基法》認定的「勞工」,不只沒有最高工時、最低工資的保障,也沒有休假、例假的保障,職災工傷的認定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