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混黑道、竹聯幫元老級「第一軍師」揭江湖秘辛!香港西餐廳之戰、江南案…全都有他的份

2020-02-27 17:59

? 人氣

竹聯幫創幫元老出書揭露許多江湖秘辛。(示意圖/pixabay)

竹聯幫創幫元老出書揭露許多江湖秘辛。(示意圖/pixabay)

1950至1960年代為台灣江湖人士最活躍的時代,地方勢力爭鬥、學生幫派林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竹聯幫」也就此崛起。當大家談起「竹聯」,多數人只會想到號稱「旱鴨子」的陳啟禮,然而,在「竹聯」之中,柳茂川也扮演重大的角色。江湖有一說,柳在「竹聯」是「陰」,負責暗中籌謀,運籌帷幄;陳則是「險」站在前線行動。多智多謀的柳茂川在引退之後被稱之為台灣幫派發展史上最神秘的傳奇人物。而他的自傳《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出版,揭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幫派秘辛,更有許多黑道大哥出來為此書的內容背書,可以說是一部頗有公信力的「台灣江湖史」。

出身軍事世家,讀書之餘也不忘鬥毆參與幫派

柳茂川出生於四川,父母皆為軍人,民國38年移居台灣,自幼好學,是當時就讀國小內唯一通過「五省中聯合招生」考進「師大附中」的學生,後來因母親調職緣故,轉學至師大附中分校「木柵聯合分部」,自此,他與未來的「竹聯」好兄弟的陳啟禮結識。那個年代因地緣關係、本省外省情結等因素,學生「打架、鬥毆」司空見慣,甚至會因「校園」形成特定的學生幫派族群。然而,當時的學生幫派不接觸「黑黃毒賭」,對於他們來說道上「只講道義、不談利益」,加入幫派求的只是一種「時髦感」以及同儕之間的歸屬感。即使加入幫派柳茂川依舊沒有放棄學業,自高中畢業後,考上了淡江大學外語學院,甚至最後獲得教育部「留學生免試出國留學資格」出國深造。

而柳茂川的江湖生涯,也隨著他高中進入文山中學,並參與當時新店一代最強的學生勢力「文山幫」開始。

主持「竹聯幫」聯合各地幫派對抗北部最強「四海幫」

1953年,由當時板橋中學以及新莊中學的學生組成「四海幫」,由於成員年紀較為年長,謀略極深,成為當時稱霸台北地區、尤其西門町一代的最大幫派。柳茂川經「老文山幫」頭頭的授權之下,成立了「新文山幫」並與新店至古亭一代的幫派勢力結盟,以及聯合剛創立不久的「竹聯幫」一同對抗來勢洶洶的「四海幫」勢力。柳茂川在與「竹聯」結盟時提出「以暗擊明」的攻擊模式,受到「竹聯」創始大佬的認可與肯定,並領進陳啟禮及其他兄弟一同接手「竹聯幫」。兩個幫派原本只有零星的衝突,也不算是多大的「仇家」,但某天夜裡「四海幫」卻突擊正在吃飯的柳茂川等人,並在昏暗的燈光下砍斷了其中一個小弟的手,柳茂川就此發誓:「對四海這個仇,我一定會報回來!」從此展開「四海幫」與「竹聯幫」長久的爭鬥。

四海幫活動範圍(圖/取自網路截圖)
四海幫活動範圍(圖/取自Google地圖)
文山幫活動範圍(圖/取自網路截圖)
文山幫活動範圍(圖/取自Google地圖)
竹聯幫活動範圍(圖/取自網路截圖)
竹聯幫活動範圍(圖/取自Google地圖)

拿父親的散彈槍嚇跑敵人,一槍奠定「竹聯幫」勢力

1968年,當時由學生組織成的「竹聯幫」成員早已出了社會,有人金盆洗手、有人繼續火拼。由於陳啟禮有了家庭,便決定在民權東路及中山北路的交叉口開了家香港西餐廳,然而,此舉卻讓掌管中山北路與雙連火車站一代的「牛埔幫」十分不順眼,便處處找陳啟禮麻煩,不過,走在江湖的陳啟禮也不是好惹的,曾經遇到「牛埔幫」小弟來鬧事,他僅用一張椅子就砸跑他們。柳茂川見兄弟開店被欺負,便貫徹「有仇必報」的江湖習俗,然而,他也知曉「牛埔幫」人員多、戰力強,便偷拿了父親的「散彈槍」交給兄弟吳功,並佈局由陳啟禮帶領「竹聯」兄弟夜間突襲「牛埔幫」位於雙連車站的「鐵支路」據點。「鐵支路」是當時連江湖人士都不敢輕易接近的地方,一側有土地公廟,一側是武館,外牆上掛滿長刀、掃刀、強槓等,只要有人一靠近,牆上隨手一拿「牛埔幫」便殺的敵方片甲不留。

雙連火車站(圖/取自trstour.com)
雙連火車站(圖/取自trstour.com)

陳啟禮照柳茂川安排,讓人員兵分兩路,一隊由民生東路側進攻,另一隊則從錦州街殺入,看見遠處武館前「牛埔幫」人士眾多,但警戒鬆散,陳啟禮絲毫不敢大意,叫小弟們全貼著牆走,直至兩隊都到達武館兩側準備。陳啟禮見情勢穩定,便大喊一聲:「殺!」全員進攻「牛埔幫」據點,「竹聯」起初寡不敵眾,拿槍的吳功又看見「牛埔幫」試圖用掃刀攻擊兄弟,並心一決、掏出散彈槍,朝了牆壁開了一槍,「牛埔幫」被槍聲震懾到,隨即轉身逃跑。

因當時政府嚴格控管槍枝,江湖份子火拼只用刀械,「竹聯幫」這一槍,除了奠定了「竹聯幫」的勢力以及威嚇,同時也開啟台灣江湖史上「火拼器具」的新篇章。

毅然決然出國留學,轉交「竹聯」主導權給陳啟明

1970年,「竹聯幫」勢力已在台灣江湖奠定了不可動搖的根基。此時,原就對文學懷抱著極大熱情的柳茂川亦然決然的去西班牙留學,並將「竹聯幫」的管理權轉交給了陳啟禮。出國前,他在烏來一處私人會館招集了「竹聯」內高層人士,讚揚在他統理「竹聯」四年期間,由兄弟們一同創下「沒有人坐牢、沒有人受傷,更重要的是,沒有吃過一次敗仗。」的輝煌歷史,也在此次聚會後,柳茂川近乎淡出「竹聯」事務,因他信任身為多年兄弟的陳啟明,將會讓「竹聯」在台灣江湖上保持至高的威權。不過,即使柳茂川淡出幫派事務,陳啟明初期仍會與他討論幫內決策,維持以往無話不談的兄弟情。

然而,陳啟明做人不如柳茂川圓滑,心底其實早已與許多「竹聯」高層結怨,隨時都想「幹掉」某些對自己有威脅的幫內高層,並招收許多良莠不齊的成員,造成許多小弟在外招搖撞騙、搶殺嗜賭,「竹聯」的名聲逐漸變調。同時,陳啟明利用權勢,與當時黨政府走得相當近,常會針對一些「非江湖人士」且多為「台獨份子」的人進行攻擊,這件事傳到柳茂川的耳裡相當刺耳,始終不願相信陳啟明會違反江湖道義,濫殺無仇人士,而陳啟禮只表明這些殺機都是「受人委託」且能為幫派擴張勢力,自此之後,陳啟明在「竹聯」的種種決策及行動柳茂川都不得而知,甚至有時候是看見報紙才知道「竹聯」又出了大事。

兄弟犯下震驚台美的「江南案」,他極力平反

即使在陳啟明接手「竹聯」後,幫派名聲越來越「黑」,柳茂川依舊尊崇江湖上「相信兄弟、要講義氣」的傳統,直到1984年9月,陳啟禮告知人在美國的柳茂川他要去美國一趟,而且需要協助,柳茂川才隱約知道要出大事。當陳啟明一落地,便向柳茂川表明了來意,告知他要「奉命」執行「暗殺江南(得罪蔣家勢力的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計畫」,柳茂川擔心兄弟安危隨即派了他在美國的親信想要給予支援,不過,卻被陳啟禮「因牽涉到台灣當時黨內政治權力鬥爭」的理由拒絕,他表明並不想連累柳茂川,便自己暗中找了「竹聯」高層吳敦以及美國的忠堂堂主董桂森一同執行「任務」。結束後,柳茂川擔心他的安危勸陳啟禮先別回台,但陳啟禮卻説:「現在都已經做了,我只能回台灣,畢竟我的父母、家人都在台灣。」柳茂川則再三叮囑他需要攜帶錄音筆,將事件的原委記錄下來,出了事才能為自己申冤。

陳啟禮返回台灣後不久,便因「一清專案」掃黑行動而被逮捕。隔年紀錄「黨內人士指使陳啟禮等人暗殺江南」的錄音檔證據在柳茂川的策劃下被公布,原本要被政府滅口以平息黨內猜忌的陳啟禮及吳敦兩人,在柳茂川的幫助下活了下來,被判無期徒刑,在關押六年後假釋出獄。

遠離江湖,想從事政治之路卻屢屢碰壁

柳茂川雖然是「竹聯幫」的大佬之一,卻很少親自上前線廝殺,謀略極深的他如「竹聯」諸葛,始終稱之自己為「一介書生」負責幕後策劃幫內事務、作戰策略,而他離開幫派留歐讀書,是為了比打打殺殺的同路人「智高一籌」,更是為了參與真正能掌控國家大局的「政治」。在赴歐求學階段,他投入政治工作,除了於歐洲從事黨務、學運、僑務工作,甚至當選「全歐反共愛國主席」,更於1980年代初期,在軍系元老的支持下曾一度宣布參選「黨內副總統」之職,然而,政治這條路卻不如江湖一般直接、坦蕩,最後往往因為與他人意見相左,而始終未能在政治上有所成就。

經歷了鐵血博殺的腥風血雨,如今80歲的前幫派大佬回憶起過往的江湖時代,他感嘆:「熱血少年只知義,部分幫派多重益。」面對現今的幫派生態,早已不如以往有紀律。

江湖這條路,對於柳茂川而言,是道義、是倫理,更重要的是謙虛。

本文部分內容參考大是文化《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臺灣第一部幫派主持人親筆史記》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