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嚴選:七月九日 阿根廷的獨立日

2014-07-11 04:45

? 人氣

記得在那個殘暴的4:0之後,有一個阿迷一臉沉痛地說:「潘帕斯草原是個很矛盾的地方,阿根廷逃不過宿命。」

這話初聽有些矯情,但若細想,便知那一針見血。矛盾確實如影隨形,這個人均GDP曾經名列世界前列的國家,如今依然經濟沒落,卻仍驕傲無比;在足球領域,他們有天賦,但似乎更看重戰術;他們桀驁不馴,自由奔放,但有時也會為了勝利耍些不堪的手段;即使是忠誠翡冷翠的真男人巴蒂,在球場上也曾使過壞。至於馬拉多納,他是神,也是最抵不住誘惑的凡人。

唯一不變的,是空留蒼涼背影,馬拉多納如是,巴蒂如是。

所以,阿迷也是矛盾的,總是期望又害怕失望,患得患失,為贏球喜悅,又為務實的打法不滿,想看到奪冠的那一刻,又擔心那曾經出現過的崩盤重演……

(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七月九日大道觀賽的阿根廷球迷。CFP供圖)

1990年後,阿根廷奪冠便是我的一個夢想。那年,我真正開始看球。我也曾有一個願望,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七月九日大街上,與歡慶人潮同行。二十多年過去了,這似乎是離冠軍最近的一次,而我,一個阿迷,就像那些在愛情中放下一切要求、標準的人一樣,只剩下一個期望:祝你們快樂,不管輸贏。

這算不算真愛?

*作者為專欄作家(原文刊載騰訊大家網http://goo.gl/ZuN8Lc ,責任編輯:代金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