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紅毯力挺女權,娜塔莉波曼卻被#MeToo女星狠嗆作秀:「她只拍過1部女導演的電影!」

2020-02-14 11:00

? 人氣

第92屆奧斯卡紅毯,女星娜塔莉波曼身著的禮服,繡有本年度表現優異卻沒能入圍的女導演姓名。(AP)

第92屆奧斯卡紅毯,女星娜塔莉波曼身著的禮服,繡有本年度表現優異卻沒能入圍的女導演姓名。(AP)

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9日落幕,女星娜塔莉波曼以一襲黑金相間的刺繡禮服現身,更被發現禮服上繡有本年度交出佳片卻沒能躋身入圍名單的女導演姓名,不只貫徹她多年來力挺女性權益的理念,更成為當日紅毯的一大亮點。不過,電影《驚聲尖叫》女星蘿絲麥高恩卻批評,娜塔莉波曼的根本是「說一套作一套」——她20多年的從影生涯以來,只參演過2部由女導演執導的影片,其中一人還是她自己。

向沒能入圍奧斯卡的「她們」致敬

過去十年來,奧斯卡最佳導演的入圍名單有9年都是「純男性俱樂部」,本屆奧斯卡獎也再度招致入圍者「白度」、「男度」太高的批評。這也並非奧斯卡影后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首次對女導演缺席的現象發聲:2018年,娜塔莉波曼為金球獎頒發最佳導演獎時,毫不留情地說:「以下是我們的全男性提名人。」

在娜塔莉波曼9日身著的迪奧(Dior)訂製禮服上,繡有多位女導演的姓氏——包括《她們》(Little Women)導演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執導《舞孃騙很大》(Hustlers)的斯卡法里亞(Lorene Scafaria)、《別告訴她》(The Farewell)華裔導演王子逸(Lulu Wang)、《知音時間》(A Beautiful Day in the Neighborhood)導演海勒(Mellele Heller)及《皇后與瘦子》(Queen & Slim)的馬索卡斯(Melina Matsoukas),表彰她們遭影藝學院忽視的成就。

第92屆奧斯卡紅毯,女星納塔莉波曼與丈夫一起與會(AP)
第92屆奧斯卡紅毯,女星納塔莉波曼與丈夫一起與會(AP)

#MeToo女星痛批娜塔莉波曼嘴上說說

起初,娜塔莉波曼的紅毯巧思在網路上博得滿堂彩,《哈潑時尚》(Harper's Bazaar)雜誌更大讚:「不是每個身穿披風的人都是英雄,但娜塔莉波曼現在加入了英雄的行列。」但質疑聲浪隨後也逐漸湧現,尤其當網友發現她的電影作品幾乎全由男性執導,唯二的例外中,還有一位女導演是她本人。

此外,娜塔莉波曼開設的製作公司,迄今為止也未與她自己以外的女導演合作。《驚聲尖叫》(Scream)女星蘿絲麥高恩(Rose McGowan)在臉書(Facebook)痛批,娜塔莉波曼的「抗議」行動充其量只是讓她在主流媒體博得美名,甚至因此讚揚她的勇氣。

Natalie Portman Just Responded To Rose McGowan Calling Her A "Fraud" For Her Oscars Dress Protest https://t.co/NMmaC7AN1t

曾出面控訴自己遭好萊塢色魔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的蘿絲麥高恩說,娜塔莉波曼的行為對真正的運動者而言是種「冒犯」,她本身就是好萊塢性別問題的彰顯:「是的娜塔莉,妳本身就是問題,(妳的)嘴上說說是問題,對其他女性的虛偽支持也是問題。」

對於蘿絲麥高恩的嚴詞抨擊,娜塔莉波曼隨後也發出聲明,坦言自己的從影生涯只與寥寥數位女導演合作過,拍攝廣告、音樂錄影帶、短片等作品,「我同意麥高恩女士,形容我『勇敢』是不正確的。」娜塔莉波曼並指出,她認為勇敢這個形容詞,更應該用在近來頂著龐大壓力,在溫斯坦性侵案作證的多名女性身上。

但娜塔莉波曼也強調,自己有好幾次試圖幫助女性導演獲得導演筒,對方卻因嚴苛的條件被迫離開。過程中有更多在種種因素下未能完成拍攝的電影,只是不為世人所知。

「女性在製作電影的過程中總面臨艱難挑戰,也很難獲得資金......即使製作完成,她們的電影也很難進入影展、被發行及獲得讚譽」娜塔莉波曼表示:「所以我要說,我已經嘗試過了,雖然沒有成功,但我將繼續努力,希望我們邁入新的時代。」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