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韓國瑜,我們最不想成為的大人

2020-01-13 05:40

? 人氣

韓國瑜、張善政11日至競選總部現場向民眾致意。(顏麟宇攝)

韓國瑜、張善政11日至競選總部現場向民眾致意。(顏麟宇攝)

2020年總統及立委大選結束,國民黨失去整個年輕世代無庸置疑,但我保證支持國民黨的「大人」(雙重含義)們絕對不知道為何會輸成這樣,還會找一大堆理由,只好發文點醒。

身為一位已經老大不小的7年級生,我周遭卻見許多泛藍家庭產生「世代差異」。顯而易見,父母一代可能是「鋼鐵韓粉」,但年輕世代的7、8年級生卻多半以支持韓國瑜為恥。

韓國瑜之所以在高雄市長選舉成功,個人魅力功不可沒,不過地方選舉的議題本有其侷限性,但中央大選就是徹底檢視價值觀的時刻,諸多議題盡皆難以迴避。支持韓國瑜的「鋼鐵韓粉」之分析所在多有,不再贅述,我只想談談我認為年輕人為何「幾乎」不支持韓國瑜與「世代差異」的原因:

首先,價值觀的單一與絕對化。

嬰兒潮世代或團塊世代,無論怎樣代稱,這些長輩們都出生於二戰戰亂之後,一個看似百廢待興,卻絕對是相對和平的環境,同時享有人口紅利,是得以追求功利主義的與經濟奇蹟的「好時代」。

長輩們的生長環境,處在網路、大眾媒體尚未普及的年代,同時也是價值觀容易「教條化」的時代,諸多觀念簡單輕易地灌輸與被相信,甚至都以為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延伸而來,很多長輩對諸多公民社會的議題都是發自內心地認為這本就「天經地義」,何須討論,如同婚便是最好的例子。

再從韓國瑜不守時、物化女性、胡亂粗口、歧視新住民等種種行徑,無不反應出那種時代所獲得的價值觀,價值觀的單一與絕對讓「同溫層」效應極大規模地發酵,也造就「鋼鐵韓粉」之鋼鐵。

價值觀的單一及絕對也早使討論空間嚴重限縮。更甚者,缺乏對歧視的「病識感」,更反射出對某些隱含歧視的價值觀,其實已是深入骨髓的存在。

這些長輩與韓國瑜完全忽略掉時代早已變換遞嬗,「情勢變更」哪能一概而論,甚至因此拒絕改變,緊抱過去自己熟悉的「退步價值」。

但年輕人身處在價值觀的後現代時代,更為多元與去中心化的價值觀,真理是越辯越明的,哪能接受這種公然歧視,隱含高高在上的「愛與包容」。

其次,「道德」至上,缺乏就事論事的精神。

韓國瑜不斷吶喊中華民國萬歲,強調自己多愛國,認為沒有人比自己更愛國,就自信地痛斥媒體,根本毫無尊重他人發表意見,就事論事討論的精神。

如同長輩們常有一種自以為站在道德制高點,就能為所欲為的錯覺,好像以為若是「道德完人」,則「風行草偃」,所作所為必然正確,忽視現代社會的複雜性,陷入「滑坡謬誤」。

20200111-韓國瑜競選總部現場。(顏麟宇攝)
韓國瑜競選總部現場支持者難掩傷心。(顏麟宇攝)

同時,劉鶚早在《老殘遊記》已說得非常清楚:「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

正如同常發生的「讓座」事件,部分長輩往往忽視每個人的差異性,更揮舞著名為「美德」的大刀頤指氣使。但人皆生而平等,行走社會,本來就應虛心不打擾別人,哪有仗著自己是誰,就應該享有特權的奇怪邏輯,甚至倚老賣老,尤為所有年輕人所厭惡。

韓國瑜在韓粉心中,便是一位佔據道德制高點「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但光憑將所有的質疑都簡化成抹黑,不願花時間說清楚、講明白,「不容質疑」這點便足以讓年輕人不敢恭維。

其三,「雙重標準」,自省的能力匱乏。

長輩常說,我們年紀大了,新東西就不學了,未來交給年輕人吧,但享受福利,得享重要職位的時候,從未或忘。爭名逐利本就是人性,不足為奇,年輕人所厭惡的是前面的場面話與偽善的「雙重標準」。

也常會聽到批評年輕人歷練不足,容易洗腦,不堪大任,但嬰兒潮世代相當多的經驗值還不是時代給了當時還是年輕人的長輩們許多機會,方才培養而來,怎會「媳婦熬成婆」,就馬上變成「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如此雙重標準,又怎能讓年輕人心服口服。

韓國瑜乃至國民黨團隊,就相當程度代表著這套標準。白話文就是:年輕人,用人時你能用,接班時你不行!

再者,若是長輩們戮力從公者也罷,反倒是部分「一不做,二不休」(一不做事,二不退休),尸位素餐者眾,成天講古,重複提往事,敘說當年勇。我也知道那些長輩們失去這些「虛名」後的確空虛,那為何不與時俱進,茍日新,日日新呢?

再就韓國瑜遲到這事來說,我便相當厭惡,遲到就算了,還怪到客人頭上而沾沾自喜。對自己遲到,理由一堆,缺乏反躬自省的能力,被笑「遲刻魔」也是剛好而已。

「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雙重標準」正是韓國瑜與部分長輩們的通病,從不認錯,諸如「愛情摩天輪」、「高雄迪士尼」、「落跑市長」,吹噓跳票者不勝枚舉,描繪理想藍圖與空談畫大餅是有差距的,年輕人最討厭的便是如此公然地被看輕,須受迫於權力而順服,這更不能忍!

總而言之,每個世代所面對的環境皆有所不同,觀念有差異並非不能理解,「同理心」則是能解的鎖匙。本文並非抨擊長輩們對人生、對家庭、對台灣的貢獻,只是想表達世代差異的由來。

同樣,世代中必有個體差異,我也無意冒犯每個世代中開明進取的人物,但韓國瑜目前的所言所行,無不透出一種令年輕人厭惡的價值觀。紐西蘭國會議員所言:「OK, boomer.」便簡短有力地說出年輕人對此的心聲,而韓國瑜,就是我們都不想成為的大人!

*作者為基隆市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