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小心「亡國感」的反民主幽靈

2020-01-13 05:30

? 人氣

「民主」最可貴的地方在於每個人都擁有投票的權利,且敗選方願意接受選舉結果,並賦予贏家正當性,而獲得執政權的一方,也必須容忍不同意見的存在。(資料照,盧逸峰攝)

「民主」最可貴的地方在於每個人都擁有投票的權利,且敗選方願意接受選舉結果,並賦予贏家正當性,而獲得執政權的一方,也必須容忍不同意見的存在。(資料照,盧逸峰攝)

「亡國感」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會跟你說是啊!讓這麼多人焦慮,當然扎扎實實存在,而且也催出年輕人關心政治的熱忱與投票欲。

但有沒有「亡國」的風險呢?

有!但不是年輕同溫層想像的樣子。

大家想像是中國的滲透、攻台,抑或是香港那種近乎叢林的生存戰鬥。

不過,會先崩毀的是台灣自己的民主與自由。

年輕人常常有種論調,就是老一輩缺乏民主教育經驗,也沒有培養媒體識讀的能力,所以才會那麼不民主、威權,這麼輕易相信假新聞。

然後就出現跟長輩一樣的語句:「哎呀,你們(老人)不懂啦!」

溝通停止,然後歧視形成。

這種態度,其實跟長輩看待年輕人的弊病一樣,都是某種上對下的「育兒觀念」。不成熟,沒有判斷力,必須經過「正常」的教育,才可以到我們的水平。

到頭來,其實一樣威權與跋扈。

更可怕的是,這種心理預設,容易推展出下一個判斷:「他憑什麼跟我一樣能投票。」不管是講韓粉是「喜韓兒」、「憨粉」還是「要通過智力測驗」,都是血淋淋直接認定他們沒有能力,如果沒有能力,為何可以投票決定台灣政治的未來呢?

一言一語都指向剝奪投票權與公民身份(當然啦,這是潛意識,不可能明目張膽這樣說)。

20200109-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台灣安全、人民有錢」晚會9日傍晚於凱道前登場,現場支持者揮舞國旗。(顏麟宇攝)
政治立場不同的兩方,常發展出「他憑什麼跟我一樣能投票」的想法,而這種言論,正是一字一句都違背了民主所保障的投票權與公民身份。(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主最尷尬但也最為人稱道的就是:只要是公民就不能隨便驅逐,也不能隨便趕殺,讓傳統政治「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色彩褪去,頂多獲得執政權,但是必須容忍不同意見者的存在。

所以短期內,民主內部一定是充滿不同意見與想法的衝突與張力;但民主的優點在於能走得長,它的優點也只有長期可以顯現:不會隨便激起極端的暴力與鬥爭,因為我們輸了這次,還有下次,下次再努力,我們還是有機會成功。也就是因為可以走得更長,才有溝通的可能,才能形成真正的共識。

所以沒有所謂的「最關鍵」的選舉,也不能隨便認為有所謂的「終局之戰」,如果掉入這種思維邏輯(例如:抗中保台、中華民國要滅亡了),想當然耳就不可能接受自己不喜歡的選舉結果,而民主最神聖可貴的一刻,就是敗選方願意接受選舉結果,然後賦予贏家正當性。

在現在不管怎麼看,都很難想像兩邊群眾可以泰然接受選舉結果。這次年輕人贏得他們想要的選舉,可是過度熱情,接下來可能是失望與冷漠;若天外飛來一筆,自己不喜歡的人贏得選舉,年輕人能夠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嗎?

民主衰敗的幽靈,不在「誰當選」,而是寄身在所有人的心裡。只有相信民主,並願意參與其中,民主才能永保青春,拒絕反民主與民粹的誘惑。最怕滿嘴自由民主,到頭來只是把它當修辭。

有偏見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不知道自己有偏見。倚老賣老我們都不喜歡,不過到頭來我們都落入這樣的圈套中。

*作者為政治系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