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花生之亂,為什麼雲林最多假消息亂躥?

2019-12-19 18:00

? 人氣

張嘉郡(右)因花生之亂丟失不少領先優勢。(柯承惠攝)

張嘉郡(右)因花生之亂丟失不少領先優勢。(柯承惠攝)

今年三月台南市舉行立委補選,當時參選的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挾韓流之勢銳不可擋,告急又分裂的民進黨在台南補選一席恐怕凶多吉少。但一場藍營捏造的文旦之亂,救了民進黨候選人郭國文,謝龍介在文旦產區麻豆慘輸三千多票,無法替國民黨攻下具有戰略地位的一次補選。

時隔八個月,猶如文旦之亂翻版的花生之亂發生在雲林縣。雲林縣第一選區尋求連任的綠委蘇治芬,對上來勢洶洶的張榮味女兒、前立委張嘉郡。

花生讓中央密集到雲林闢謠

原本民進黨在這個選區提名麥寮鄉鄉長許忠富,黨內研判對上地方派系的張家,許完全無勝算,才由總統蔡英文協調、黨主席卓榮泰折衝,讓老將蘇治芬再披戰袍上陣。

國民黨籍縣長張麗善全力助攻姪女張嘉郡,加上藍營派系整合順利,儘管蘇治芬是前縣長,仍吃足苦頭。

蘇原本不打算連任,這四年經營基層較鬆懈,加上張家挾韓流來勢洶洶,十月底蘇治芬民調落後對手許多。蔡英文十月中開始到雲林輔選,短短兩個月跑了五趟,但對蘇治芬選情拉抬有限。直到十一月十二日爆發雲林花生之亂危機,竟成了蘇治芬選情翻轉的轉機。

花生產地的雲林八月起開始大雨,造成產地面積減少,花生量少價格飆升,因此十一月初花生產地收購價不斷創新高,最高來到每台斤四十八元。

不過,十二日突然出現一張傳單,上面寫著農委會明年將進口五二三五公噸花生,使盤商憂心花生會供過於求而停止收購產地花生,花生價格瞬間暴跌。此事引發縣議員擔憂,並在十八日的縣議會質詢張麗善此事。

張麗善當場公開一張一○九年關稅配額權利金決標紀錄表,內容提到十二日農委會已同意透過二十二家公司進口五二三五公噸花生,她說這造成盤商不願意進場的預期心理。此話一出讓產地花生價格狂跌,直接影響民進黨的雲林選情。

危機動員,農委會十天平花生之亂

農委會連夜製作澄清流言說明圖卡,主委陳吉仲在立委劉建國、蘇治芬陪同下在雲林開記者會,蔡英文接連到雲林視察,民進黨行動中常會也到雲林縣,密集下鄉排解花生之亂。

陳吉仲在民進黨中常會上指出,十月底時農委會已經研判雲林花生價格每台斤大約四十多元,不太可能跌價。果然十一月初雲林花生收購價格每台斤來到四十七元,但不到半個月價錢卻驟跌,這就是人為操作。

他解釋,十二日雲林縣開始流傳農委會進口花生的消息,十八日張麗善又指控就是因為如此害花生價崩;但事實是從二○○二年台灣加入世貿組織(WTO)後,每年固定進口的花生配額就是五二三五公噸,這是明年一月預定進口的,「為何要在議會中特地提起明年要進口花生配額,拿這種消息去打壓自家產地價格?」

陳吉仲為了平復花生假新聞花了不少工夫。(顏振凱攝)
陳吉仲為了平復花生假新聞花了不少工夫。(顏振凱攝)

「更扯的是,我跟劉建國、蘇治芬開完記者會後,隔天整個雲林報紙夾報都有一張傳單,指控農委會、蘇治芬影響花生價格!」陳吉仲激動表示,農委會已經準備二十億元的收購預備金,將以每台斤四十元價格收購花生,時間直到年底。「我們公文發出後,整個雲林縣配合收購的農會只有兩個,一個是虎尾農會,另一個是崙背鄉農會。」

最後農委會只能找信用合作社配合,才在短時間內收購完雲林近九成的花生,十天內解決花生之亂。

「如果沒有這個危機處理,這些花生一定還躺在路邊。」陳吉仲感慨地說,台灣假消息內容與農業有關的最多,而假消息亂躥最多的地方就是雲林。之前謠傳北農將周休二日以及蔬菜價格被操弄,都來自雲林。

雲林如何成為「假消息與它們的產地」?民進黨人士不諱言,農村地區傳播主要仍是人、口耳相傳,加上農產品資訊來源多依賴農會系統,農民判斷真假消息能力很容易受到操控。

政治和農產品收購的利益掛鉤

他又說,一旦從農會系統聽到任何風吹草動,就趕快拋售農產品,以免血本無歸,這時盤商就能用低廉價格收購,從中獲利。如此惡性循環,讓農業大縣的雲林縣成了假消息產地,同時也是最大受害者。

民進黨人士指出,雲林農會系統長期由張家派系主導,農會不是政府機關,就算政黨輪替也撼動不了地方派系。收購農產品的獲利是維持派系運作的資源;相對的,掌握政治資源也有助於掌控農產收購途徑,因此派系才一再參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