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看中共迫害及港人殉道精神!

2019-11-25 07:10

? 人氣

遭到香港警方逮捕的「反送中」抗爭者。(美聯社)

遭到香港警方逮捕的「反送中」抗爭者。(美聯社)

美國參眾兩院以超高速、幾近無異議,通過及批准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送交川普總統簽署立法。這是針對港警暴力升級「無上限」提出的緊急處方。參議員魯比歐說「我們不會對北京破壞香港自治袖手旁觀。」同僚史考特說如果放任中共為所欲為,恐導致下一個六四事件,「若我們保持沈默,現在是香港,明天就會是台灣。」眾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則說「中國正積極透過監控、政治施壓與殘忍武力,全面控制香港。國會參眾兩院的表決結果,既保護美國利益,也能讓中國為其不當舉措承擔責任。」

但此一美國副總統彭斯所謂「旨在保護香港反送中抗爭者免遭暴力及非人道攻擊」的法案,中共的反應卻是一貫的「惡人先告狀」「只准我關門打狗,不准你干涉內政」,完全不顧反人權反人道是國際罪行。如在美國訪問的中國外長王毅即發表聲明,痛斥「美國企圖以國內法干涉他國內政,何談民主?美國無視抗議者違法暴行造成破壞,何談人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亦警告美國不得將該案簽署成法,「若美方一意孤行,中國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反制。」

這與不久前美國宣布軍售台灣,中國外交部馬上表示要懲罰美國軍火企業如出一轍。常言道「財大氣粗」,自恃有錢就容易驕縱不遜。現在中共則是「勢大氣粗」,仗勢欺人、拳頭就是真理、顛倒黑白而面不改色,簡直不知世間有「理屈詞窮」「理不直氣不壯」這回事!

「和平崛起」時期與「大國(強權)崛起」時期的中共確實不一樣。在21世紀初「和平崛起」階段,中共尚知尊重國際規範,聲稱遵守國際人權兩公約,中共學者著作也期待中國在人權上提升及改善國際形象,並引述前聯合國第六任祕書長加利1993年在維也納世界人權大會的提議:「國家應是人權的最佳保護者。但是當事實證明國家不配完成這項任務時,當它們違反了聯合國憲章基本原則時,就是必須提出採取國際行動時。」以及引述聯合國第七任祕書長安南的話:「新興的國際法清楚表明,各國政府決不能躲在主權背後,踐踏人民人權,而期待世界其他地方坐視不管。如果一個政府對其人民進行迫害,同時又辯稱那是他們的內政事務,世界將不會䄂手旁觀。」

在參議院全院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際,俄勒岡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默克里(Jeff Merkley)在院會發表演說。(2019年11月19日)
在參議院全院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際,俄勒岡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默克里(Jeff Merkley)在院會發表演說。(2019年11月19日)

而曾幾何時,走向「大國崛起」且放棄鄧小平「韜光養晦」的中共,不僅已不在乎人權形象的提升和改善,不在乎與文明世界奉為圭臬的普世價值背道而馳,而且不惜和國際對西藏、新疆的人權干涉及今日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公然對作。一大堆劉曉波們、李明哲們的遭遇已不消說,中共回應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官方迫害更是舉世共睹,(注意,港府的所有鎮壓及驅散手段,背後下令者正是中共;港警不可思議的暴力升級,主要執行者亦該是中共派遣混入的解放軍及特種部隊),諸如:

大量且隨意使用催淚彈、塑膠彈、實彈,催涙彈中並加入世紀巨毒戴奧辛,意圖危及(如果不說「毀滅」)全香港人健康;進行難以想像的肆意大逮捕及隨機捜捕,連十一二歲小孩及無辜婦女、路人都不放過,連九百名向警方「自首」的理工大學校內示威者都必須以「暴動罪」拘捕;包圍、射擊及搜查各大學中學,轟炸慘狀幾至「遍地烽火」「寸草不生」;製造超乎法律與人性界限的大批死亡、失蹤、性侵及剁手剁腳,導致不知出門能否回家的香港年輕人不得不「預寫遺書」、香港年輕女性不得不「人人自危」⋯。

可怕的是,犯下如此「反人類」暴行的中共,依然振振有辭肯定及讚揚港府(中共替身)的暴政,並譴責被暴政激起的反抗是「暴亂」「港獨」「顏色革命」「恐怖主義苗頭」、反抗者都是「暴民」,宣示要以「毫不手軟,毫不留情」的手段「止暴制亂」(上述官方暴行皆是)。甚至更嚴重的,美國總統川普22日接受福斯新聞電話訪問稱,若不是他緊急告訴習近平「別鑄下大錯」,中共大軍早已入侵香港,「香港早在十四分鐘內被消滅!」「要不是因為我,香港現在早就有成千上萬人被殺,並淪為警察國度!」

中共迫害及殺人,還要為被殺被迫害者羅織罪名,是中共政權一貫的手法。連比毛澤東、習近平仁慈的鄧小平,都在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後對首都戒嚴部隊講話,把數千位手無寸鐵被屠殺的民眾說成暴民,誣指「有數千名軍人受傷,甚至犧牲了」;他還把這次示威定性為「動亂」,理由是示威者「根本口號主要是兩個,一個是打倒共產黨,一個是要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而示威者光憑這兩個口號就「犯下死罪」,鄧小平在屠殺前夕已嚴厲表示,不能對示威者的民主改革要求讓步,「一旦對民主化讓步,中國就完蛋了!」(註:以上講話全收錄於《鄧小平文選》)

香港新一屆區議會選舉24日登場,這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的首場主要選舉。香港民主派公民黨候選人拉票。(AP)
香港新一屆區議會選舉24日登場,這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的首場主要選舉。香港民主派公民黨候選人拉票。(AP)

面對這樣的中共,香港人期待雙普選等改革,幾乎註定是絕望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已經做了最佳「前車之鑒」。何況港人還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及更觸犯中共禁忌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港警暴力不斷升級中,甚至有示威者喊出「打倒共產黨」口號。這些再加上中共認定「香港人比台灣人更反共」「三分之二港人反共」,類似川普說的「在十四分鐘內消滅香港」及幾個月來港警的種種「反人類」暴行,就是中共必然「答覆」。

試想,被認為比香港不反共的台灣,中共尚且揚言要發動「斬首行動」「留島不留人」,同時已在積極部署中;中共若以戴奧辛毒氣及未來大屠殺「毀滅不聽話的香港」,又何怪之有!

但令人既感動又讚嘆的是,即使向中共要求維護或改善民主自由人權「難如登天」,數百萬港人尤其年輕人面對迫害仍然堅持不懈、前仆後繼,集體發揮了「誓死如歸」或說「殉道」精神。國際媒體報導他們「一次又一次走上街頭,反暴政活動遍地開花,向全世界昭示香港人追求正義不畏強暴的勇氣和不可戰勝的精神力量。」這種近乎驚天地泣鬼神、可歌可泣的精神力量,只有法國大革命中的著名格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計,兩者皆可抛」堪可形容!

頗了解香港及中共的林保華以《保護香港優秀新人種》一文,抒發對港人殉道精神的感動及讚嘆,說「短短五年,香港民族以驚人的爆發力迄立在世界上,為人類的未來譜下新曲。」而最足以對港人殉道精神及世上偉大抵抗運動(如1956「匈牙利抗暴」、1968「布拉格之春」)立下註腳的,無過卡繆的《反抗者》一書,書中說「反抗離不開一種特殊的愛,要為大家的自由而活,為被侮辱被壓迫者而活。反抗不斷與惡相抗,必要時還得付出生命。它不給自己製造(規避)藉口,而讓别人去死。它會用伊凡.卡拉馬助夫的痛心呼聲宣示:假若不能大家獲救,何必一人得救!」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