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有錢人想的 真的和你不一樣! 試解讀川蔡通電和應有的警惕

2016-12-06 07:1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2日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通話(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2日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通話(總統府)

1995年春天,蔡英文的政治導師,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李登輝,在國民黨黨營事業的奧援下,啟動宮廷外交(或謂金錢外交)策略,繞過正常的外交部管道,責付國民黨黨營事業管委會主委劉泰英,高價聘請美國凱西迪公關公司遊說美國國會,爭取讓李登輝返回母校康乃爾發表演講,期能突破中美建交以來的台灣外交困境。不過,或許是因為李劉二人不諳職業外交圈的眉角,也或許是因為李劉二人操之過急,台灣的對美遊說,惹翻了華府賓夕法尼亞大道上的諸多政治顧問公司,也牽動了美國國務院和國會之間的心結,國務院一怒之下,切斷了和台灣駐美代表處一切的聯繫和溝通管道,以示薄懲。

95年3月間,駐華府的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負責與美國行政部門聯繫溝通的政治組組長,也是我的學長夏立言先生,在徵求我的同意後,央請我在臺北代為接待來自白宮的一位貴賓----美國總統柯林頓的特別助理密道頓先生,看看是否有機會重啟和國務院的溝通管道。

密道頓真正要拜訪的目標其實是國民黨黨營事業管委會主委劉泰英。不過,密道頓啟程來台時,並不知道劉泰英將陪著李登輝出訪中東;外交部基於黨政分際,本來就不方便安排密道頓會見劉泰英,而陪同密道頓來台的,還有一位妾身未明的華僑崔亞琳先生,代表處不便出面接待,只得透過私人關係,情商我個人充當導遊兼伴遊,嘗試從總統特助的身上,套出蛛絲馬跡。

大概是我這導遊兼伴遊幹得還算出色,密道頓先生首度訪台後不久,親自從白宮來電(我發誓,我是被動地接了密道頓先生的來電!)除了要我轉告代表處與其聯絡,重啟對話溝通外,還要我轉告劉泰英,如果近期內有機會到華府一行,他可以安排劉泰英與柯林頓總統私下見個面。當時,密道頓年方三十好幾,一張俊俏的娃娃臉,怎麼看,也不像是能夠在白宮裡呼風喚雨的人,我半信半疑,毫不客氣地詰問他,如何可以做出這樣的安排?密道頓回答道:不同的Arrangement 都有不同的價碼,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時,他還舉例說,譬如,可以安排喝下午茶時,和柯林頓總統不期而遇。當下,我總算是聽懂了。

之後,李登輝返回母校,發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演講,兩岸關係急轉直下。兩個月後,密道頓二次來台,我如約安排他見了劉泰英,密劉會上,兩個外交素人,居然談起了政治獻金的敏感話題。一年後,亞洲週刊爆料說,那一年的秋天,劉泰英在舊金山民主黨的募款餐會上,見到了柯林頓,還握了手。亞洲週刊也合理地懷疑95、96年的飛彈危機和96年總統直選,美國航空母艦巡航台灣海峽,遏止了一觸即發的兩岸衝突;這一切,似乎都是有代價的。(有興趣的讀者,請參閱拙著「說客遊戲原是夢----95年台海危機及對美政治獻金揭密」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