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迷戀扣押財產的蔡政府

2016-11-26 08:10

? 人氣

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顧立雄雷厲風行清算國民黨產。(資料照/甘岱民攝)

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顧立雄雷厲風行清算國民黨產。(資料照/甘岱民攝)

「來人啊!押下去!」這是古裝衙門戲常有的橋段─押人與籍沒家產,簡單講就是「抄家」,沒想到這樣的戲碼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於現實生活中有可能反覆上演,只因為就任半年大小事不斷的蔡政府,顯然非常喜歡這一招(可能只有這一招)。

隨便舉例,兆豐銀被美國裁罰案,鬧得沸沸揚揚,前董事長蔡友才前腳請辭後腳就被收押,他被押的理由是借錢給拿出三十億設唐獎基金的尹衍樑,再過一周就滿兩個月了,兆豐案迄無下文;復興航空不不堪虧損,宣布解散公司,政府官員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境管董總,政府接管,扣押董監事財產」,第一步先扣押興航交付信託的十二億資產,至於前述種種押人押財產的作為,至少還記得「交由檢察官啟動法律程序」。

國民黨處境在兆豐與興航之間,民進黨日思夜想就是想押了前總統馬英九,往馬頭上栽了無數案件,押不了人也要讓馬疲於奔命跑法院,人還沒讓民進黨政府押成,國民黨的財產就沒這麼好過關,儘管早前不當黨產委員會凍結國民黨銀行帳戶的「決議」,一審遭法官判決國民黨勝訴,裁准解凍,黨產會依然故我,對非有犯罪事實不得侵害人民財產之憲與法的基本人權保障於不故,抗告之外還加碼做出行政處分禁止提領。

「決議」沒入黨產 形同行政獨裁威嚇統治

資產凍結官司未了,黨產會再次做「決議」,認定國民黨中投公司和裕台公司都屬「不當黨產」,全部股權要在處分書送達三個月內移轉國有,還好,依「法」(不當黨產條例)還給了國民黨打行政訴訟官司的餘地。這一回,黨產會沒做二次處分,硬逼國民黨「掃地出門」的準備,倒是開始準備收回國民黨產後,搖身成為欣裕台股權持有者、國民黨部大樓的包租公。這場景委實反諷的可笑,民進黨沒錢的時候,往國民黨主席跟前哭窮,民進黨執政而國家財政拮据,腦袋還是往國民黨資產頭上轉。

黨產會抱著不當黨產條例,拿「轉型正義」當尚方寶劍,無視現代法治規範,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不經法院判決逕由行政機關「決議違法(不當黨產條例)」即宣告合法登記的人民團體資產沒入,誠屬前所未有之創舉,約莫只有法西斯和共產黨差可比擬,共產黨要強制執行形式上還是得有法院判決為依據,這已經不只是行政獨裁,幾乎接近威嚇統治了。

2016.10.30-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及中投董事長陳樹召開「本黨及中投對於10月7日黨產會聽證會之回應」記者會-(蘇仲泓攝)
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及中投董事長陳樹召開「國民黨及中投對於1黨產會聽證會之回應」記者會。(蘇仲泓攝)

黨產會最嚴重的就是完全忽略法律程序對人權的基本保障,一個行政機關的決議就能成為「依法執行之行政處分」,而其處分者還不是行政違規之怠金,而是「財產」!中投或欣裕台到底是不是「不當黨產」?即使黨產會舉行了「聽證會」,但既不讓利害關係人閱卷和補充意見,對國民黨提出之事證更視若無睹,重要是,當黨產會咬定立場要清算追繳國民黨產的同時,又如何能成為中立判決的第三人?今日可認定中投與欣裕台不當黨黨,明日豈不可加碼追認一干「附隨組織」?

自古皇帝愛抄家 沒有皇權不倒台

國民黨席次少到打不了憲法官司,任令有嚴重違憲、違反法律原則的不當黨產條例和委員會專斷獨行,堪稱台灣政治開放三十年怪現象之最,讓台灣的民主法治一棒打回皇權時代,這已經很難以法治之道理論辯之,只能從「心理素質」探討民進黨政府何以故?

自古皇帝愛抄家,原因無他,這是封建皇權維護統治的一大絕招,一有手握生殺大權的滿足感,二有切斷所屬謀反的安全感,「籍沒家產」遂成為威懾和懲戒勛貴臣工的利器,沒想到時至現代,「籍沒黨產」也能成為民進黨緊抓在手的權柄,然而,蔡英文總統能因此有滿足感和安全感嗎?還是顧立雄因此得享生殺大權盡在我的權力滋味而喜不自勝?

抄家的皇帝俱往矣,沒有一個抄家的皇權不倒;抄黨產的政黨能永世太平嗎?政黨從此不再輪替嗎?當台灣陷入民主─封建的輪迴噩夢時,蔡政府或許要警醒政黨四輪替的歷史機轉可能因此提前啟動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