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當兆豐案的揣測一個個破裂,那些人被炸傷?

2016-10-03 08:10

? 人氣

兆豐案「炸傷」不少人。圖為林全率首長針對「兆豐案」召開記者會.(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兆豐案「炸傷」不少人。圖為林全率首長針對「兆豐案」召開記者會.(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兆豐案發生1個多月,當初外界─包括政客與名嘴各種天馬行空的揣測,逐一破裂,但整個事件發生至今其實已「炸傷」了不少人。

被歸類為公營行庫的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為違反美國金融監理的洗錢申報規定,遭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裁罰1.8億美元,消息傳出,國內政客與名嘴立刻自動刪除「申報規定」,於是全案變成兆豐案就此在國內「升級」為「兆豐紐約分行涉及洗錢」。

接著當然就是要全力找出「犯罪者」─兆豐前董事長蔡友才當然是第一罪犯,再來是曾任職兆豐的周美青、「曾去過美國」的金小刀,最後當然是劍指卸任的馬英九;有向兆豐貸款的國民黨營中投公司當然也是洗錢主體,當然,藍營前財金首長曾銘宗、張盛和等也成「共犯」,就此串聯唱出一個龐大的洗錢集團的戲碼。

只是當資料逐漸揭露後,讓等看戲者失望了,洗錢犯罪集團的大戲碼也唱不下去了。

先是兆豐在巴拿馬的兩個分行與紐約分行間往來高達3800億(115億美元),被視為「洗錢證據」的數字原來擺了大烏龍,因為實際金額只有75億美元,且其中只有3億美元是民間匯款,其餘72億美元都是分行間因資金調度彼此的拆借。原來被渲染為數百億元、未申報的 174 筆退匯交易,其實也只有1389 萬美元。

不過,唱戲者還想唱下去,相信那174筆退匯交易中一定有洗錢證據,一定有國民黨或藍營高官的匯款。但最後以祕密會議方式開放給立委看後,結果沒有一筆是從台灣匯出去,唯一兩筆受款人是台籍人士者亦為同業間匯款。就目前揭露的所有資料來看,就算兆豐這些帳戶往來確實「有人在洗錢」,但也跟台灣人無關─其實這就回到原來NYDFS裁罰兆豐說的原因:違反洗錢申報規定。

雖然擺足烏龍,但還是不少人在此過程中被炸傷。蔡友才算是「重傷進入加護病房」。蔡友才一輩子幾乎在國內公營金融界服務,風評亦佳,但因此事不僅被外界許多缺乏根據的流言重創聲譽,被迫辭去民間金融機構的所有職務,還遭綠營追殺,除了追回財政部的獎章外,同時面臨57億元的民事求償,未來風險既高又已難有翻身機會了。相較之下,兆豐其它被懲處的經理人員,雖也職務被拔受創但還不致於面對如此高的風險與不堪的結果。

另外一個倒楣被波及的是央行總裁彭淮南,因協助兆豐出面向美方求情,反而被名嘴扯成「共犯」,彭淮南上周宣布2018年後不再續任,就大有以退明志之態。他的連襟徐光曦接兆豐董事長16天就辭職,也算是「附帶損失」。至於國民黨、前藍營財金官員、馬、金、周等都被「炸到」,就更不在話下了。

另外一個「重災區」其實就是綠營與政府,他們可能還無自知與感覺─綠營第一時間見獵心喜,認為可痛扁藍營找出洗錢弊端,調子越拉越高;林全初期其實有意「專業處理」,但最後顯然難擋政治壓力。

結果出來顯然無藍營高官涉及洗錢的證據,綠營固然臉上無光、不知如何自處、又坐實「泛政治化」、「政治追殺」等批評;但林全內閣的財金專業形象也算是受重傷,金融界對其遭民粹與政治牽著鼻子走大不以為然;而原來林全能掌控的財金人事權也因此流失中。而彭淮南因此提早「預告」2018年走人,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也許查不出綠營「期待想要的證據」,加上樂陞案,成泛綠指責逼退對象,日前傳出辭意─雖然行政院否認,惟林全是否能保住這位同學,就「有待觀察」了。顯然綠營與政府都被炸傷了。

當然,整個過程中最「奇特」的是:編造出如此龐大洗錢犯罪集團戲碼的名嘴們,似乎毫髮無傷,而且「繼續勇敢的前進」─有人預告兆豐其它海外分行有更嚴重的洗錢事跡,有人標榜「其它人都被摸頭」,只有他敢「繼續追」。名嘴端坐台北卻能領先國外金融監理單位知道兆豐其它海外分行「有更嚴重的洗錢」,本事確實讓人折服─其實如果兆豐法遵對國際洗錢規範如此陌生與輕忽,不難想見其它海外分行必然同樣有違反洗錢申報規定者─但問題是那也不是「兆豐洗錢」。而當證據已難唱下去後,名嘴的「繼續追」是執著、堅持,還是繼續瞎掰、鬼扯編故事?

不過,最傷的應該還是台灣社會,如果繼續背離專業、理盲至斯,台灣社會要如何進步?而行政院督導小組「創紀錄」的向蔡友才等啟動民事求償57億,是否會有其它後遺症,也仍在未知之數。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