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這是一場黨國對村莊的戰爭

2016-09-21 06:50

? 人氣

這樣的狀態,才催生出安徽小崗村農民通過契約的方式,冒著坐牢的風險「非法」分田到戶,結果是小崗村民們得到了溫飽,中共高層順應了民意,尊重了小農經濟的規律,承認了非法分田到戶的合法性,整個中國因此溫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小崗村農民得到的是土地承包權,以及有限的耕種自由,屬於農民的土地,並沒有真正回到農民手中。

安徽農民引領中國邁過了一道坎,就是將集體田地分包到戶,非法的方式得到合法的承認,現在,中國又面臨更險峻的一道坎,就是將所謂的農民集體土地,私有化成為農民合法財產,讓農民擁有對自己財富的支配權。

為什麼中共難以邁過這道坎?直接原因是土地財政是地方政府的經濟支柱,地方政府靠的就是烏坎這樣的村莊土地,如果沒有可供開放、有升值空間的村民土地,地方政府就沒有了衣食之源。說得嚴重一點,地方政府就會倒閉。農民的土地是農民的生命源,也是地方政府的生命源,現在的爭奪戰,是爭奪生命源之戰,正因此如此,村民們冒著巨大的風險,示威遊行,公然與政府抗爭,而地方政府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侵犯人權,強佔百姓土地,謀取政府與開發商的利益。

在其它地區,地方政府非常容易各個擊破,令原住民被拆遷,烏坎之所以成為一個特例,是因為烏坎村民精誠團結,共進共退,持續抗爭。烏坎因此成為一個村民自治的堡壘,一個獨立的城邦。

中共的政治無法開明

村民們的示威活動,是想和平地促動政府處理烏坎村的問題,釋放他們選舉出來的領頭人,但政府處心積慮要做的,就是不允許村莊有民選領導,民選領導的存在,就不可能配合上級意圖,就會爭取村民的利益最大化,甚至會拒絕任何上級政府與開發商開出的條件,只要自己的土地擁有權,不要所謂的經濟發展、土地補償。

武裝力量出動,抓捕一些村民帶頭人,是想威懾村民,使村民處於散沙狀態,同時不讓境外媒體自由獨立的報導,不產生任何國際影響力,如果國際影響過於激烈,就會引發最高領導當局不安,地方當局就會被追究責任。地方當局想做的,就是關起門來通過暴力處理面臨的問題,讓問題與矛盾悄無聲息地積存在村莊裡,政府仍然自行其是。

槍桿子握在自己手上,選票控制在自己人手上,媒體掌控在自己手上,土地,不讓農民擁有。

這是完全的戰爭狀態下的殖民地模式,中國歷史上外族統治譬如元蒙與大清,征服漢人政權之後,並沒有剝奪全民土地私有權,他們控制槍桿子,控制官員的任用,只是通過稅收方式,來保證統治經費的充足,共產黨政權的詭異在於,沒有市場化經濟時代,通過土地與戶口控制百姓,以使整個國家處於靜止狀態,而進入市場經濟時代,只是有限地開放土地的承包權,但絕不允許農民將土地變成私產,變成可以兌現的支票。

中共錯誤的頂層設計,直接決定了底層社會現狀,這個錯誤的頂層設計就是將土地真正的歸屬權或決定權,放在村支書或黨領導的基層幹部手上,讓黨領導地方經濟發展,同時,又嚴格控制選票,江澤民時代開始的三個代表思想,暗地裡允許資本家或企業主們通過某種方式進入人大與政協,使權貴資本形成合力,以保護經濟快速發展,現在我們看到,賄選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均被嚴厲打擊,既不允許民選,又不允許賄選,代表只能由上級內定,由忠誠于上級領導的幹部與群眾,去充當投票機器手或政治花瓶。

萬里治下的安徽,讓小崗村民分田到戶,是一種政治開明,汪洋治下的廣東,允許烏坎村民自選村支書、村長,也是一種政治開明,現在我們看到,政治開明在體制內也遭到遏止,中共對底層百姓的專制,通過一場又一場殘酷的戰爭方式來征服與掠奪。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