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麗玉觀點:虛情假意的都更,吃定文萌樓豆腐

2016-08-02 06:50

? 人氣

市定古蹟文萌樓,可能在都更計畫下不保?(資料照/余志偉攝)

市定古蹟文萌樓,可能在都更計畫下不保?(資料照/余志偉攝)

2016年7月28日星期四上午九點,我專程趕去台北市政府八樓都委會登記三分鐘的發言,針對市定古蹟文萌樓所在地的歸綏街與寧夏路這個街區的聖得福住商大樓都審案,基於在地人與專業良知,要努力阻止這份都更案規劃拆掉原本歸綏街與寧夏路的真立面、另蓋仿古假立面,這是一種遠遠背離今日世界遺產概念的荒謬做法。我第一次坐在都委會水族箱裡全程旁聽會議討論過程,當我聽到主席林洲民局長要求開發事業單位與建築師回應我的提問,他們竟能在審查會上毫不慚愧、兩手一攤,以歸綏街與寧夏路的假立面,表述自己也曾愛過歷史文化的虛情假意,完全不承認暗地裡真吃了市定古蹟文萌樓豆腐,這可算是今日的建築專業讓我心碎的一幕了。

回到我的登記發言內容整理如下:

首先,我表明自己是大同區長大的在地孩子,出生六個月就住到歸綏街的另一頭,俗稱打鐵街。我念聖心幼稚園、雙蓮國小、成淵國中,我的中小學同學、叔叔伯伯舅舅阿姨都住大同區這一帶,從小我和這一帶的小孩就是在歸綏街這樣的巷子裡遊戲,因為這種六米巷內的車少、鄰居都熟,很適合小孩結伴遊戲與自己步行上下學。這條歸綏街很早以前就是一條勞動者的街,我的父母、祖父母、甚至是曾祖父母那一代的勞動者,都有各自的甘苦人生,同樣都靠勞力打拼、養家活口,沒有誰瞧不起誰。我從小到大看著這條街上每個人努力工作,我永遠記得這是勞動者的生命尊嚴,我認為今日的安康生活是以這些人的甘苦生命歷史為基礎架構起來的。

當看見今日歸綏街上甘苦查某工作的文萌樓能成為市定古蹟,這讓我感到作為台北市民的尊榮,一點也不恥辱,因為一個偉大且進步的市民城市,必能看見小人物、甘苦人的歷史。我們應該要真心疼惜、維護歸綏街與市定古蹟文萌樓,審慎規劃這個街廓的都市更新方式,因為這正是讓台北市成為偉大且進步的市民城市的機會,要讓世世代代的台北市民看懂今日保存台灣艱苦奮鬥年代的勞動者工作與生活歷史空間的公共價值。但是,從今日民間開發事業單位提出通過市府都委會幹事會審查的都更案內容,我看不見台北市政府能有這樣堅定的立場、歷史視野的高度與兼容並蓄的都市發展與歷史地景的藍圖。

長期以來,我在幾所大學建築系所兼任教建築設計課,我用盡心力帶學生從認識自己的城市、社會脈絡中學習做負責任的專業設計,並期勉自己以身作則,在工作上善盡專業者職責。同時,我也在誠品講堂為市民講我們的都市與建築歷史,並為台灣好基金會、台北城市漫步和一些國外的建築師朋友帶城市建築導覽。去年此時,我的一位馬來西亞檳城的建築師朋友黃木錦,以顧問身分到嘉義協助文化部評估阿里山火車申請世遺潛力點的計畫,順道來台北看看朋友。我帶他穿過整條歸綏街到迪化街URS44參加丘如華委員的學會演講活動。一路上我為黃建築師導覽這段城市歷史,他走到文萌樓前便停下來拍照,當時他跟我耳提面命說:「如果是在檳城,我們遇上這樣完整一整排的老屋,一定會設法原貌保存下來。」他並提醒我:「身為在地人,知道在地事,又是建築專業者,一定要做點努力,這是建築師的社會責任。」所以我今天就來登記發言了。

各位應該知道馬來西亞檳城已經登錄為世界遺產城市,我這位朋友便是當時參與推動者之一。連他都能第一眼就看見真寶貝,而我們居然還要拆了它,另外再蓋個假的,難道是我們真的眼睛都佈滿業障嗎?

文萌樓可以因為都更案而被破壞。(取自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官網)
文萌樓可以因為都更案而被破壞。(取自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官網)

今日如果照目前規劃的歸綏街與寧夏路的假立面設計做下去,我不知道日後的市定古蹟導覽,除了站在孤零零的文萌樓前面說:「這是見證柯市長的都更時代下,有錢人欺負甘苦人的古蹟」之外,還能說什麼?難不成要為來見習台北設計之都的訪客解說假的立面設計嗎?今日我們明明知道真的老屋原件還在原地,怎能容許捨真造假來賣?連坊間買賣古董的收藏家都很清楚這種真假之間的價差有多大,我們的市政府難道真的不懂如何估價、保值?

保存不會阻礙都市發展,關鍵在於建築專業是不是夠專業

本來蓋一棟新房子是件好事,特別是對老社區而言,政府趁機利用新建築科技,補充改善公共設施,造福社區再好不過,這個案子有極佳的條件可以如此作為,畢竟這個都更案的公有土地面積接近一半,結果卻是在實質規劃內容中完全看不出來。建商除了盡可能要到獎勵之外,我只見所有公共資源集中服務新大樓,看不見吐出一點敦親睦鄰、造福社區的公共設施。以本案一再強調的消防安全檢討來看,本來新大樓應該能成為這個老社區公共應急的超大消防栓,但歸綏街一側的建築設計完全是矛盾的,安排了整排二層樓零售店,還搭棚子延伸店前空間,反而使這個防災空間成了一個不定時的火藥庫,並且偽裝在仿古假立面背後,謊稱是歷史廣場,變相成了落後的商店街設計,明明白白吃定了市定古蹟文萌樓的豆腐。面對這種包藏禍心的安排,柯市長一再強調專業執政的台北市政府官員與委員們不應該看不出來。

台灣的建築師跟主張自由市場的美國建築師有一點不一樣,台灣的建築師是國家給的證照,意思是台灣的建築師應該要兩腳站在市民社會的公共立場來執行專業的設計,畢竟國家替人民交付專業權力給建築師去做事,建築師應該先公後私,專業服務商業要有所節制,不能假公濟私,要不然建築師開業時在公會的宣示是虛情假意的嗎?我相信有能力的建築師要做一個專業的設計不是做不到,只是如何作為,以及服務對象與目的之別而已。面對公私利益分配,請回歸建築專業。

最後,沉重呼籲柯市長帶領的台北市政府重視歸綏街的勞動者歷史,整體保存歸綏街與寧夏路原汁原味的老屋亭仔腳街景。同時呼籲我們的建築專業者,要堅守人民寄託的公共職責,不為私利做假動作。

*作者為建築師,國立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