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王金平稱不了王,韓國瑜稱不了臣

2019-06-10 06:10

? 人氣

九合一選舉後,地方派系大多倒向韓國瑜(左),曾為韓國瑜三山造勢出錢出力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黯然退出初選。(郭晉瑋攝)

九合一選舉後,地方派系大多倒向韓國瑜(左),曾為韓國瑜三山造勢出錢出力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黯然退出初選。(郭晉瑋攝)

6月6日斷腸時,王金平宣布不參加國民黨內初選,這新聞沒比林志玲嫁人更受矚目,因為從頭到尾就沒人認為王金平有機會勝出,退選也只是撤軍的時間到了。說撤軍也有點怪,因為王也無軍可撤,支持他的地方派系,在6月1日當天大都集結在凱道挺韓國瑜。

稱王遠不足,稱臣尚有餘

王金平怨黨中央因人設事,將初選搞得「奇奇怪怪」,講得沒錯,但就像朱立倫說的,也只能怪自己人氣不足,否則挺韓之聲量也不會這麼高,高到「挺韓有理,奇怪無罪」。至於,王究竟會不會退黨選到底?實看不出有什麼理由退黨,說穿了,實力不足,做什麼激烈舉措都只會自傷。

再者,王最後會不會接受「韓王配」,或「郭王配」?這麼說吧,藍營支持選民應支持王金平做「副總統」,畢竟,再讓其回鍋當「立法院長」讓少數綁架多數,政黨輪替又有何意義?對這位風光數十年的老人家,給予高位不給權,才算適才適所,供著也好。

輿論多讚曰,王金平深謀遠慮,抓準了時機退出比賽,待價而沽。這說法讓我納悶,王一手爛牌,還人人都知道王一手爛牌,若不退出反想硬撐到最後,那不是白痴嗎?只要智商還算一般,都會選擇這條路,深謀遠慮什麼?至於待價而沽,誰又不是呢?

以他的實力,稱王遠不足,稱臣尚有餘,至於向誰稱臣,真的無關大局,因為地方派系不足以撐起一片天,別太過糾結於此。

翻翻去年與前年的文章,我多次批評國民黨過度仰賴地方派系。一個正規的政黨,一個理應秉持清晰理念的剛性政黨,心心念念的卻是處處討好以利益為重的地方派系,只會打組織戰,最終就是自毀長城。不是地方派系不重要,而是主客順序顛倒,對在野的國民黨毫無未來可言。吳敦義,王金平,都是這種作風老派的政客,而他們也先後遭韓流所排摒。

20190606-國民黨五人小組6日拜訪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王金平並於會後發表談話。(蔡親傑攝)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退出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蔡親傑攝)

韓流的組成裡最主要的一部份,就是始終被本土派國民黨綁架,卻又不受黨重視的深藍自主選民,他們對拿香跟拜民進黨的國黨眾多檯面人物,已累積了多年的窩囊氣,並在近10個月裡將此負能量轉為正能量投注於韓國瑜。這些深藍自主選民的大團結,果然讓地方派系不得不自動站隊,放棄「派系領袖」,改而擁護「庶民領袖」。

所以說,要讓地方派系靠政黨,而不是政黨靠地方派系,方為正途。

長期浸淫於地方派系的老政客,如今又能怨什麼?與柯建銘患難兄弟的的王金平,與賴清德十指緊扣的吳敦義,如今又能怨什麼?現在只不過是深藍基層在清算討債而已,久處廟堂之上的你們,藍藍綠綠又綠藍藍的你們,本來就該認份清償債務。

深藍要的是戰鬥,王金平的神主牌卻始終是妥協,奇怪的是,喬王的夢醒時分來得那麼晚。

傳聞郭韓陣營皆向王金平遞出「投名狀」,不遺餘力地拉攏。此事的真真假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王金平應該料到無論郭韓兩陣營鬧得多不愉快,初選過後,勝者必然求整合,而他想做理所當然的「橋樑」,拼「促成團結」第一功。

韓郭二人一前一後,已讓國民黨產生質變,王金平作為快要被翻過去的歷史,想華麗轉身應是不可能了,但還有機會貢獻己長,助國民黨團結下架民進黨,以留下令名。

選票不夠稱王,選民不讓稱臣

國民黨今天的質變,在去年9月韓流冒出頭時就已經注定。若說有什麼令人意外的,應是推動國民黨質變的這股韓流,更快地又發生了質變。

韓流組成裡的另一部分,是厭煩藍綠兩黨的基層選民。8個月前,這些本來比較綠的民眾在挺韓造勢場合一起揮舞青天白日旗時,深藍民眾好感動,淺藍民眾好感動,淺綠民眾差點也一起感動。這是不是代表人民在國族認同錯亂20多年後,久別重逢於一個屋簷下了呢?

耐人尋味的問題是,青天白日旗凝聚的是國族情感?還是反菁英情緒?若兩者都有,哪一種成分較高?

20190608-高雄市長韓國瑜8日出席花蓮「決戰2020,贏回台灣」造勢活動。(顏麟宇攝)
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花蓮「決戰2020,贏回台灣」造勢活動。(顏麟宇攝)

在韓國瑜5點聲明(或郭台銘宣布參選)以前,「討厭民進黨」,「庶民政治」與「認同中華民國」三個概念配成了對兒,讓抱持這三種心態的選民得以同聲共氣,特定挺韓媒體亦大發利市於銷售這項「配對傳奇」。

然而,在5點聲明畫出了「權貴」紅線後,階級鬥爭便快速催化了韓粉的質變,而且情勢朝著「韓核心之外,皆敵也」的方向奔馳,並質變為「反菁英」。

純就策略論,搞階級鬥爭不是不行,但砲口對內,進而裹挾整個藍軍,最先逃離的肯定是知識菁英。少了知識菁英的支持,形同自我放棄文鬥能力,只能訴諸於武鬥。唯武鬥工具可用,就只能依賴高含量的情緒,情緒動員要有力量,少不了年輕世代的激情奧援,想要年輕人支持,就必須有嶄新而高價值的理念。

問題是,浩大的凱道造勢,偏偏少了年輕面孔,滿場高唱的,卻是40年前的「中華民國頌」。

年輕人,仍鎖死於柯陣營,在厭世與玩世的派對裡,醉心於低級的搞笑表演。

隨著知識階層的逃離,中立選民也開始離散,因為訴諸於情緒的武鬥,本來就與他們的屬性不合。「中華民國頌」嚇跑年輕選民,「非韓不投」嚇跑中立選民,在以上三個概念的配對中,「討厭民進黨」遭到徹底淡化,甚至變成「討厭非韓粉」,韓粉圈在自我強化的同時,也在自我窄化。

那麼,數十萬韓家軍,到底是大軍,還是僅存的皇家禁衛軍?

如韓國瑜所言,「黑韓產業鏈」確實存在,但韓流的特性是,愈遭抹黑愈堅定,「韓黑」不是他應該擔心的部分。真正讓韓國瑜支持度下滑的是「毀韓產業鏈」,這個產業鏈的頂端供應商,不是民進黨,而是挺韓特定媒體。

謠言打不倒韓國瑜,無論是出於「無差別潑糞」的某小媒老闆,某理論大師,或是嘶吼尖叫的前韓粉名嘴,各種污衊造謠只會幫助韓國瑜維持聲勢於不墜。

20190608-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至安和夜市發放果凍財神包,大量民眾到場支持。(簡必丞攝)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至安和夜市發放果凍財神包,大量民眾到場支持。(簡必丞攝)

反觀在凱道上狂呼「總統不是用錢買的」的真韓粉,質疑陰謀卡韓專搞黨內互打的前藍委,或把「無色」當有趣的「黑郭」學者,藉由挺韓特定媒體刻意地聲量放大,照三餐為韓排除異己,分化藍營,綁架藍營,威逼藍營。「毀韓產業鏈」是不是在為韓國瑜樹敵?是不是把韓當成獲取各種利益的搖錢樹?韓國瑜自己心裡有數嗎?

韓國瑜參選,沒什麼不好,所謂正當性是看政見,而不是看身份,普選民主就是如此,一切只看選民買不買單而已。要求韓國瑜站在絕對的道德高度,其實也是過於苛求,但最起碼的是非公道不能沒有。

什麼是非公道?炮打黨內「權貴」搞陰謀是在展現什麼公道我想不出,試問,如今國民黨內,誰比韓國瑜大?初選辦法為韓國瑜量身訂造,鋪好紅毯,佈滿保安,架足燈光,還有人攙扶,有什麼規格比這更權貴的?

要不然,韓國瑜退黨參選好不?還是,你自己當黨主席籌黨費好不?

流失中間選民與年輕選民,並非「捍衛中華民國」的訴求有什麼錯,錯是錯在「非韓不投」予人擁兵自重之感,與令人退避三舍的排他性。青天白日旗一旦被視為韓家軍獨家象徵,若干韓粉的惡行惡狀就正在糟蹋這面旗。

韓國瑜可以自己在民間調查一下,有多少國中生,高中生乃至大學生不願與青天白日旗同框,就因為怕被當成韓粉。這概念幾乎是真理,你過度消費什麼,也就正在糟蹋什麼。

王金平退出初選,韓國瑜立即呼籲王留在黨內共同奮鬥,問題是,王並沒說要退黨,韓國瑜坐視特定媒體砲口對內,「共同奮鬥」這四個字,又怎麼說得出口?

韓國瑜的困境是,選票愈來愈不夠稱王,支持選民卻不讓你稱臣。

如果初選結果,是支持度下降趨勢止不住的韓國瑜,勝過支持度趨勢持續向上的郭台銘,那就悲劇了。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