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眼睛長在額頭中間,一雙巨足可以遮蔽太陽:《暗渡文明》選摘(2)

2019-05-01 05:10

? 人氣

史詩般的旅程走了大約3分之1時,尼日河迷失在一片300英里長的平坦內陸三角洲裡。自空中鳥瞰,就像一條小河在流過沙灘時逐漸耗盡,水流分成了數十條淺淺的水道和溪流。尼日河3分之2的水流在此消散,乾季結束之前,大片河床都枯乾了。到了7月,當雨水再度落下,浩大水勢滾滾向下流,乾涸的水道和湖泊再次滿盈,生命也再次綻放。水草和菰米(wild rice)怒放,魚類與昆蟲繁衍,白鷺和琵鷺前來加入河馬、鱷魚和海牛的行列。牧牛人駕著他們的牛來到沿河生長的草地,農人則收成稻米、高粱和小米。

廷巴克圖位於這片三角洲的下游末端,也在河灣的最北端。它位於河上貿易與沙漠商隊路線的交叉路口,古老的格言是這麼說它的:「每一個乘坐駱駝或獨木舟旅行的人」會合之處。

如同尼羅河每年一度的氾濫孕育了古埃及王國,尼日河肥沃的內陸三角洲也滋養了自己的文明。即使在古典時代,這些地方的消息也輾轉傳回了歐洲。希羅多德(Herodotus)在西元前五世紀提到,沙漠的遠處有一條充滿鱷魚的河流,河岸上則有一座黑人巫師居住的城市。500年後,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則描述了生活在那裡的駭人部族,包括「半人半獸」的羊人(Aegipani)、不會說話,只能發出蝙蝠般吱吱聲的穴居人(Troglodytes)、以及「沒有頭,嘴巴和眼睛都長在胸前」的無頭人(Blemmyes)。這些畸形人類的傳說一直流傳到了中古時期:大約1300年前後繪製的赫里福德世界地圖(Hereford Mappa Mundi)將無頭人和穴居人描繪在非洲,日後的歷史學家則將普林尼描述的非洲人誇大成一隻眼睛長在額頭中間,或是舉起一隻巨足就能夠遮蔽太陽的人。

*作者查理.英格利許(Charlie English),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研究員、《衛報》前國際新聞組組長。為了撰寫廷巴克圖的故事,他在得知手抄本並未被毀的消息後,辭去了《衛報》的工作。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暗渡文明:大搶救還是大疑案?改寫非洲歷史的廷巴克圖伊斯蘭手抄本事件》(聯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