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自大狂皇帝十二年,趁他沐浴時掐死了他:《拜占庭帝國》選摘(3)

2019-09-08 05:10

? 人氣

戴克里先廢除基督教的合法權益並要求他們遵守傳統的古羅馬宗教習俗,同時開啟對基督教的迫害。(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戴克里先廢除基督教的合法權益並要求他們遵守傳統的古羅馬宗教習俗,同時開啟對基督教的迫害。(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羅馬帝國一向有著以共和國門面來掩飾其獨裁本質的傳統。第一位皇帝奧古斯都甚至拒絕接受皇帝的頭銜,寧願被稱為「第一公民」。有超過三世紀的時間,羅馬軍團的軍旗上都寫著SPQR(元老院與羅馬人民),彷彿他們效忠的是人民的意志,不是暴君的一時之念。戴克里先想改變這一切。他不要再用作古已久的共和國破爛招牌給皇帝權力塗脂抹粉,因為赤裸裸展示權力反而會讓臣民敬畏。假裝皇帝是「同儕之首」(first among equals) 只會讓別人敢於作亂。

宗教給了他實現這種新政治理論的手段。一個政治宣傳活動隨即展開。根據新的宣傳,權力與合法性的來源不是人民,而是諸神:戴克里先不僅是朱彼得(Jupiter)在人間的代表,且本人就是一個神。自此,每位謁見他的人都必須頂禮膜拜,且會被他無比氣派的行頭嚇得不敢直視。現在,他不管接見誰都不會只穿簡單軍服,對服裝的講究變得一絲不苟,包括頭戴璀燦王冠(他是第一個戴上王冠的羅馬皇帝)和身穿掛肩金色長袍。與此搭配的是從東方學來的繁複儀式(東方一向有把統治者視為神明的傳統)。戴克里先從此也盡量避免出現在群眾中,而讓自己被深宮的層層人員所包圍,藉此增加神秘感。

以奧林匹亞山諸神來鞏固搖搖欲墜的皇權是神來一筆,搞這套不是因為戴克里先傲慢或自大。在一個叛亂不斷的世界裡,沒有什麼比神的懲罰更能嚇阻狼子的野心了。在戴克里先的重新定義下,叛亂是對神不敬的行為,暗殺是褻瀆。戴克里先以區區一個動作,便創造出一位專制君主、半人半神的皇帝,其每個命令都有宗教在背後全力支持。雖然拜占庭將會信仰一種不同的宗教,但仍會繼承這種君權神授的意識形態。

戴克里先像(維基百科@G.dallorto)
戴克里先像頭上就戴有桂冠。(維基百科@G.dallorto)

羅馬帝國的異教徒輕易就接受了這一套。因為是多神論者,要他們相信皇帝是神一點都不難——事實上,幾百年來曾有不少羅馬皇帝在死後被奉為神明。遺憾的是,戴克里先的人民並不全是異教徒,而他以神自居這點,也讓他與帝國內發展最快的宗教陷入尖銳衝突。

很多羅馬人拋棄傳統諸神,一點都不讓人訝異。經過戴克里先的改革,生活是變得好過一點,但對大多數人民來說,人生總體而言仍悲慘且沒有公道可言。尋常百姓得忍受苛捐雜稅、貪腐的官僚和偏袒有錢人的法院,常常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地主吞併他們的土地而無語問蒼天。因為越來越絕望,很多人轉而向各種「神秘宗教」尋求精神寄託,其中最受歡迎的便是基督教。

基督教反對各種不公不義,又向信徒保證,他們受過的苦不會白受,因為賞善罰惡的上帝最後一定會幫他們主持公道,讓貪得無饜之徒下場淒慘。他們不是孤單地活在黑暗與墮落的世界,而有慈愛的上帝同在,而祂承諾過,信祂者可得永生。這個世界與所有的痛苦都是轉瞬即逝,不久之後,它將被一個沒有哀愁和眼淚的完美世界取代。與基督教的上帝相比,傳統異教的神祇顯得貪慕虛榮、行事任性又不提供永生,吸引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