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 519行動30週年,我們百分百自由了嗎?

2016-05-19 17:16

? 人氣

解嚴近30年,國家機器的力量仍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隱隱作用著,鄭南榕基金會出版《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紀念專書,回顧過去,喚起台灣人的歷史記憶;展望未來,呼召台灣人的自由精神。圖為鄭南榕遺孀葉菊蘭。(陳明仁攝)

解嚴近30年,國家機器的力量仍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隱隱作用著,鄭南榕基金會出版《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紀念專書,回顧過去,喚起台灣人的歷史記憶;展望未來,呼召台灣人的自由精神。圖為鄭南榕遺孀葉菊蘭。(陳明仁攝)

距離520政權交接只剩一天,在30年前的今日,黨外運動人士鄭南榕等人發起「519綠色行動」要求國民黨政府解除戒嚴,為台灣社會從密窗內爭取更多自由的空氣;時至今日,儘管台灣歷經3次政黨輪替,國家機器的力量仍在社會各個角落作用著,鄭南榕基金會出版《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紀念專書,希望透過進一步的公民覺醒,徹底消滅國人「心中的小警總」。

國民政府自1949年5月19日於台灣實施戒嚴,嚴重限縮人民自由與相關權益,鄭南榕等黨外人士以「紀念台灣戒嚴日」為由推動「519綠色行動」,要求國民政府「百分之百解嚴」,鄭南榕創辦的黨外運動雜誌《自由時代》也宣傳519綠色行動。

30年前的今天 龍山寺前與鎮暴警察對峙

1986年5月19日,鄭南榕等人於台北市龍山寺聚集數百名群眾,與層層圍堵的鎮暴警察對峙僵持逾10小時。隔年,國民黨提出制定《國家安全法》再行解嚴,但此一主張不被反對人士接受,民進黨5月19日在國父紀念館抗議,並以「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解除戒嚴、人人有責」及「百分之百解嚴」等口號,延續519綠色行動主張;直至國民政府於7月15日宣布解除世上最久的戒嚴,519綠色行動也隨之走入歷史。

30年過去了,當時「有形的」戒嚴狀態早已隨著一紙公文消逝,但戒嚴幽靈是否仍在台灣社會遊蕩?政府機關、各級學校乃至社會大眾是否殘留戒嚴心態無法根除?當年政治受難者及其後代所受傷害是否已獲救濟?這些問題或許沒有絕對答案,卻都指向當前社會高度關注的「轉型正義」議題。

鄭南榕基金會今日上午選在《自由時代》雜誌社原址、鄭南榕紀念館舉行《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新書發表會,冀望藉由出版此書回顧過去,喚起台灣人的歷史記憶;展望未來,呼召台灣人的自由精神。

20160519-鄭南榕基金會主辦519綠色行動三十周年暨《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新書記者會.(陳明仁攝)
《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新書發表會,現場也展示當年群眾被圍困於龍山寺內的歷史照片。(陳明仁攝)

不因立場打壓異己 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

「台灣人實在『就見笑』,面對全世界最久的戒嚴,台灣人都無所謂。」鄭南榕遺孀葉菊蘭回憶,當年還未滿40歲的鄭南榕這麼對她說,隨後發起519綠色行動,要求全面廢除戒嚴;30年過去了,如今的台灣看似自由,但在面對國家機器,甚至對岸的中國霸權,警總的幽靈仍在台灣上空飄盪。

當年,鄭南榕在《自由時代》雜誌社足不出戶,面對葉菊蘭的質問,「未來該怎麼辦?我們的女兒該怎麼辦?你的朋友、家人怎麼辦?」鄭南榕回應,「家中有4個兄弟,我只是其中1個,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他最後自焚身亡,但這句名言仍流傳至今。

葉菊蘭指著鄭南榕當時身處的編輯室說,雖然這句話很殘忍,但他的意志很堅定;今天她站在這個地方再次和鄭南榕對話,「你在天上,是不是能夠將當年捍衛自己國家土地、言論自由的堅強意志轉化給台灣年輕人,以決心和勇氣對抗中國霸權,以及可能死灰復燃的威權幽靈,帶給大家一個自由而沒有恐懼的空間,在這片土地代代相傳。」她希望台灣年輕人能有勇氣發聲,「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的國家叫做台灣。」

S__2588690施明德舉辦鄭南榕紀念活動。-楊子磊攝.jpg
鄭南榕曾說「家中有4個兄弟,我只是其中1個,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他最後自焚身亡,但這句名言仍流傳至今。(資料照,楊子磊攝)

談及對新政府捍衛言論自由的期許,葉菊蘭也表示,鄭南榕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台灣獨立之後,有人主張統一而遭政府打壓的話,他會站在被打壓的那一方,「這就是言論自由」。她說,民進黨自己走過那段歷史,是台灣人辛苦扶植出來的,會更珍惜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新政府會用寬容的態度面對所有不同意見的人,這就是為什麼要政黨輪替、民眾用高選票支持蔡英文的理由。

20160519-鄭南榕基金會主辦519綠色行動三十周年暨《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新書記者會.終身志工葉菊蘭.(陳明仁攝)
葉菊蘭希望鄭南榕能將堅強的意志與決心轉化給台灣年輕人,帶給大家一個自由而沒有恐懼的空間。(陳明仁攝)

過去展望未來 薛化元:保存1992年前檔案

鄭南榕基金會董事、政大台灣史研究所教授薛化元指出,從後續歷史的發展來看,鄭南榕自主張解除戒嚴至反對《國安法》是有相當遠見,因為時任總統蔣經國以制定國安法作為解嚴的條件,不僅大大限縮台灣表現自由的重要根源,更嚴重的是因此扼殺解嚴後轉型正義的推動。

由於國安法的限制,戒嚴令下受到軍法審判的平民,在解嚴後被剝奪了根據《戒嚴法》尋求司法救濟的可能,相關案件的檔案也沒有可能實質再審移送司法機關,使被害人和律師得以了解事件真相,國民黨當局也迴避體制內的歷史清算,致使台灣原本有限的轉型正義遭到閹割而無法實現。

薛化元也向在場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喊話,呼籲國會推動轉型正義及致力保存檔案刻不容緩,有2件事情尤其重要,第一是1992年前的檔案必須停止銷毀;第二則是數位時代的檔案電子化雖然不錯,另一方面卻有「一鍵銷毀」的隱憂,「只要電子目錄沒有,你就找不到那個檔案」。他以自身經驗為例,在向某些機關調閱文獻資料時,對方不願接受,卻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就乾脆刪除電子目錄上的資料掩人耳目,就算資料存在,也等於不在。

20160519-鄭南榕基金會主辦519綠色行動三十周年暨《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新書記者會.鄭南榕基金會創會董事薛化元教授(陳明仁攝)
薛化元認為掌握過去才能展望未來,推動轉型正義與致力保存檔案刻不容緩。(陳明仁攝)

黃國昌:傷疤從未消失,只是要不要去治癒

黃國昌致詞時也引述鄭南榕曾經說過的話,「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也是好國好民。」他認為,百分之百的自由與轉型正義之間的關聯,無論從哪個角度切入,都是值得台灣社會好好省思的課題。

《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也納入黃國昌從立法面談及轉型正義的的說法,他認為轉型正義的終極目的,是在能力所及範圍內,改正過去不公義的狀態,藉此讓台灣真正走向公義國家的道路。之所以強調「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是因為有些不公義的狀態無論如何都無法改正,這些事情已經發生,有許多人因此受害,這是超過人的力量可以改正、扭轉的不公義狀態,但仍是一件必須努力去做的事情。

「我不相信一個社會能夠依方面對過去的不公義閉上眼睛,一方面卻要向全世界的人大聲昭告說我們已經是公義的社會,這要不是偽善,就是精神分裂。」黃國昌強調,轉型正義不僅僅是撫平過去的傷口,更積極的意義是讓整個社會共同面對、反省過去那段錯誤。或有論者認為,台灣不需要再被撕裂,不要再揭以前的傷疤,但黃國昌對此不以為然,「那個傷疤從未消失,只是你有沒有面對它、有沒有想治癒它?」

20160519-鄭南榕基金會主辦519綠色行動三十周年暨《百分百自由教戰手冊》新書記者會.立委黃國昌會(陳明仁攝)
黃國昌強調,轉型正義不僅僅是撫平過去的傷口,更積極的意義是讓整個社會共同面對、反省過去那段錯誤。(陳明仁攝)

黃國昌說,在2016年以前,台灣處於一個不是很健康的政治結構,中國國民黨作為群體最大的加害者,它還是整個國家的執政黨,甚至掌握國會,因此就不難理解怎麼可能找得到受害者?儘管全面政黨輪替,但面對國民黨黨產的處理,黃國昌也坦言沒那麼簡單,因為「我們的《憲法》比較奇怪」。

他說,今年大選過後,行政、立法權被代表本土的政黨拿下,而要被究責的國民黨成為在野黨,但在《憲法》之下還有其他3權,其中2權扮演關鍵性角色。「為什麼國民黨的法案版本要交由監察院認定?因為監察院都是馬英九指定的人。即便最後通過的是民進黨版本,之後還得面對大法官,現在這些人也全都是馬英九任命的;假設5月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國民黨另提釋憲,可能夏天就被宣告違憲。」凡此種種,都是不容易處理的難題,最起碼討黨產這件事,一切都要重來。

此外,《國家檔案法》 也是黃國昌認為亟需修訂的法案,未來在進行真相調查時,可以真正拿到必須要用的資料與史料,包括現在被國民黨當成自己的黨或黨產文獻資料也必須一併公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