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來鴻》猶記慘痛流亡史,西班牙接收「水瓶座」

2019-04-06 07:10

? 人氣

法國自身不保,蘇聯令西班牙人幻滅

不是所有西班牙難民都能像卡薩爾斯一樣定居法國。1939年初西班牙共和國戰線崩潰,數十萬難民像潮水一般,拼命湧向法西邊境的關口。一開始,法國當局是願意接受難民的,但很快他們就感到不堪重負,法國沿海小鎮設立的一些難民營人滿為患。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逃到法國的西班牙人有平民也有戰士,最後撤出的是共和國領袖。共和軍人的撤退井然有序,其中有700名國際縱隊的倖存戰士。我們熟悉的作家海明威、奧威爾、詩人奧登和白求恩,都曾是自願前去援助西班牙共和國的國際戰士。

因為失敗,國際縱隊的外國戰士大都帶著傷痛各自回國了,但西班牙逃亡者的安置卻很成問題。流亡的共和國政府官員成立了「西班牙難民疏散局」,艱難地疏散走投無路的難民。當時,英國外交大臣承諾協助疏散處於險境的難民,還有墨西哥表示願意接受3萬個家庭。

位於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營。(美聯社)
法國過去也接收許多西班牙難民,但卻不堪負荷。(示意圖,美聯社)

停留在法國難民營裡的西班牙難民,其精神和肉體都飽受折磨。他們希望法國能給他們合法居留,或等待其他國家接收。然後不幸的是,法國不久就被德國佔領了。投降了的貝當政府向德國人移交了幾千名西班牙難民,這些難民被德國人關進集中營,很多人死在那裡。更多西班牙流亡戰士參加了抗擊德國的法國遊擊隊maquis,投身於抵抗運動。

其時,美國仍然實行孤立主義,只是選擇性地接受了一小部分西班牙難民。更令人絕望的是,曾被西班牙共和國政府視為「後盾」的蘇聯,此時也靠不住了。蘇聯于1939年二戰爆發前與德國秘密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他們對前來避難的西班牙戰友並不很友好。

幾十年後,西班牙的左翼流亡者回到祖國,表示接受君主制,參與民主體制,重返議會並實行和解。這種痛定思痛的政治醒悟,與他們在長期流亡中對蘇聯產生的幻滅有關。雖然蘇聯接受了不少西班牙難民,但史達林只給一些流亡領袖提供比較優越的生活條件,其他難民都被分配去各地,在條件惡劣的環境下為蘇聯工作。一些左翼的西班牙流亡者終於明白,蘇聯並不是什麼共產主義天堂,這是他們後來轉而系統地反對蘇聯的原因之一。

賓至如歸,墨西哥善待前宗主國難民

在被世界拋棄的時候,中美洲的墨西哥向西班牙流亡者張開了溫暖的雙臂。從1939年起,墨西哥就敞開邊境,允許任何想要避難的西班牙人進入墨西哥。大約有五、六萬西班牙難民前去定居。法國淪陷後,西班牙流亡政府曾一度遷至墨西哥。

馬雅文明的契琴伊薩的前西班牙城(維基百科@Fcb981)
馬雅文明契琴伊薩的前西班牙城。(維基百科@Fcb981)

孕育了瑪雅文明的墨西哥,在16世紀時成為西班牙的殖民地,19世紀時獲得獨立。當前宗主國的政治流亡者湧來之際,墨西哥表現出非常友好的態度。其時執政的墨西哥革命制度党雖然不是左派,但這個中間派政黨同樣主張建立「民主、公正、自由、平等」的社會,他們對西班牙共和派很有同情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