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式員工的悲歌!「操到五臟六腑都爆掉」 纏訟7年等不到老闆一聲抱歉

阿康(化名)沒日沒夜地工作,累得腦出血導致半身偏癱,終生失去工作能力,人生瞬間變黑白,但至今未聽到雇主一聲抱歉。(顏麟宇攝)

阿康(化名)沒日沒夜地工作,累得腦出血導致半身偏癱,終生失去工作能力,人生瞬間變黑白,但至今未聽到雇主一聲抱歉。(顏麟宇攝)

「如果健康還在就好了!」回想過去,阿康(化名)用至今仍不怎麼清晰的口齒述說感想。10年前因沒日沒夜地工作,原在某上市家電公司擔任店長的他,34歲就累得腦出血、主動脈剝離,到院時生命指數僅剩3,雖僥倖撿回一命,仍半身偏癱,終生失去工作能力。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阿康花了整整7年與雇主纏訟,才取得損害賠償以及勞保職災給付。至於想聽到一聲道歉?恐怕連門都沒有!

「我永遠不會忘記民國95年12月12日這一天…,」阿康說,身為某家電大廠台中行銷店長的他,這天一如往常一早八點半就到辦公室,準備親自監督出貨事宜,但出貨單才看到一半,他的左手瞬間無力,握著的手機就這麼滑了出去,他下意識想伸手去救,卻覺得彷彿左手已不屬於自己。

同事「見死不救」 錯失搶救黃金時間

阿康說,當時兩名目睹他倒下的同事將他扶至會議室沙發躺下,主管聞訊也只是過來看了一眼,一行人隨即離去,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的搶救黃金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為他叫救護車;直到3個小時後,終於有同事回到會議室並發現郭已不省人事多時,這才將他緊急送醫。

「我的兒子這樣為公司賣命,公司同事卻對他見死不救,還有天理嗎?」74歲的阿康媽媽咬牙切齒地說,兒子倒下前毫無跡象,到院後醫師竟形容他:腦出血、心臟主動脈剝離、胃出血、腎臟僅剩50%功能、肺積水…,「你說一個好好的人,怎麼會被操到瞬間五臟六腑都爆掉?」

20170331-過勞勞工、家屬及勞團專訪,過勞導致職災者阿康(化名)及其母親專訪。(顏麟宇攝)
阿康(化名)在34歲時就累得腦出血、主動脈剝離,媽媽對於兒子的遭遇滿是心疼:「你說一個好好的人,怎麼會被操到瞬間五臟六腑都爆掉?」(顏麟宇攝)

但要說自己倒下前毫無徵兆,似乎也不是事實。阿康說,退伍後他就進到這家公司一路服務了13年,姑且不論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加上期間他結婚、生兒育女,身份的改變讓他想為家人拚出好將來;而公司似乎也很看重郭,特別選中他負責中區旗艦店的規劃工作,更促使他一心一意想作出成績。

錢少事多離家遠 「責任制」工作無法休假

因此,即使依《勞基法》年資規定,阿康在倒下前一年即享有13天特休,但因公司口口聲聲主管是「責任制」,未設職務代理人,導致他根本沒有辦法安排休假,「當時我常累得自覺像是行屍走肉,不但每天下班從台中公司回彰化住家,都得分段才有辦法把車開回家,且1年內便因精神不濟,撞爛了3、4台車。」

阿康名為店長,要扛幾千萬業績,月薪卻只有4萬元出頭,而每個月光是手機通話費加油錢就上萬元,但公司只補貼4成油料津貼…,即使如此,阿康仍不斷告訴自己,「再撐一下,就快可以退休了,若現在離職浪費掉10幾年年資就太可惜了!」

20170331-過勞勞工、家屬及勞團專訪,過勞導致職災者阿康(化名)及其母親專訪。(顏麟宇攝)
阿康(化名)長期過勞,仍不斷告訴自己「再撐一下」,沒想到因此硬生生的累垮了自己的身體。(顏麟宇攝)

阿康說,當時他沒想過,萬一他為了工作,硬生生把自己的身體累垮了怎麼辦?值不值得?分別年僅5歲和8歲的兒女將來又該怎麼辦?

偏偏阿康連做夢都沒想過的噩夢竟然發生了!最教他痛心的是,事發後公司非但未針對他的長期過勞工作給予慰問與撫恤,還控告他藉職務之便侵占公款;接下來不但連續5年按月從他妻子帳戶扣走5000元,甚至一度連同事給阿康治 病的28萬多元捐款,都要被奪去「抵債」。

纏訟7年 才獲得損害賠償及勞保職災給付

更不堪的是,阿康倒下頭幾年,公司不但拒絕支付損害賠償,連提供出勤證明,讓他向勞保局提出過勞職災給付申請,都再三推託;直到阿康逐漸恢復意識,主動尋求勞工團體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的協助,以電腦中的作業紀錄為佐證,才讓阿康在痛失工作與大好人生7年之後,終於獲得勞保核定職災三等殘、1200天工資的給付。

但遲來的金錢與正義,無法改變阿康因嚴重失能、10年來只能以「流浪病人」的身份四處以醫院為家的命運,必須獨力扶養兩個孩子的妻子則罹患了重度憂鬱症;這些年為阿康上法院、找雇主爭取權益這等勞心勞力的事,竟全落在阿康媽媽肩頭;看著兒子一家的遭遇,阿康爸爸也在上個月抱憾而終…。這就是台灣勞工家庭的血淚故事。

20170331-過勞勞工、家屬及勞團專訪,過勞導致職災者阿康(化名)及其母親專訪。(顏麟宇攝)
阿康(化名)在纏訟7年後,終於獲得損害賠償及勞保職災給付,但原本美滿的家庭卻早已支離破碎。(顏麟宇攝)

雇主要求加班 勞工為什麼不敢拒絕?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楊國楨表示,阿康的故事令人一掬同情之淚,事實上,他已是極少數能夠爭取到勞保給付及雇主損害賠償的「幸運兒」,事實上,每每勞團協助這類過勞勞工受害案件上法院,總是輸多贏少,法官的理由多半都是:「雇主要求勞工不當加班,勞工大可拒絕啊!」

楊國楨搖搖頭說,台灣走向低薪時代,對於多數底層勞工來說,「餓死或累死」已是必選題,為了生活,對於雇主各種無理甚至違法的要求,勞工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20170331-過勞勞工、家屬及勞團專訪,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楊國楨。(顏麟宇攝)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專員楊國楨表示,過勞勞工受害案件走上法院總是輸多贏少,法官的理由常是:「雇主要求勞工不當加班,勞工大可拒絕啊!」(顏麟宇攝)

長期以來,能被認定的職災過勞勞工只是冰山一角,且即使像阿康這樣能被認定的案例,其獲得的賠償及給付金額,亦遠遠不足以支撐其破碎的家庭,到頭來爛攤子還是丟回給家屬,甚至由全民買單,真正該負責任的雇主卻在繼續大賺新台幣,真的很不公平!

故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主張,《勞保法》應盡速修法,針對被認定職災過勞的勞工,改變現有一筆買斷式的給付與賠償方式,由雇主對個案負起持續性的長期照顧責任,「不能容許踐踏勞工生命、大賺黑心錢的惡質雇主輕易全身而退!」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