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運司機不為人知的過勞生活:邊睡邊開車、連續工作72小時是常態

鐵打的身體也經不起不眠不休的工作,但貨運駕駛連續工作72小時卻不是特例,箇中辛酸,恐怕只有身在其中才能體會。(甘岱民攝)

鐵打的身體也經不起不眠不休的工作,但貨運駕駛連續工作72小時卻不是特例,箇中辛酸,恐怕只有身在其中才能體會。(甘岱民攝)

「找個案?不要開玩笑了,台灣幾乎每個客運車駕駛都在超時工作,所以每一個人都是活生生的個案!」新北市遊覽車駕駛業工會理事長李式嘉這樣說。今年2月中旬在國道五號發生的蝶戀花賞櫻團遊覽車翻車事故,造成33死、11傷重大傷亡,再度引發社會對客運車司機過勞問題的重視,畢竟客運車司機身繫一車乘客性命安危,稍有差池,多少家庭將從此天倫夢碎。

在勞保局的納保行業別細目分類中,職業駕駛分成很多種,李式嘉強調,若論起工作過勞的問題,遊覽車駕駛因為配合旅客定點旅遊,還可稍微喘口氣、瞇個眼,情況已經是比較好的;相較之下,就如勞保局核定的職災個案記錄,貨運駕駛過勞的情況恐更形嚴重。

20170420-風數據過勞專題配圖,西門町旁於遊覽車上吃便當的ˊ駕駛大哥。(顏麟宇攝)
職業駕駛工時長,往往只能在工作空檔抽空喘個氣。(顏麟宇攝)

開國道體力不濟 直到跳動路面才被震醒

你能想像一個連結車司機竟然連續工作72小時嗎?不要懷疑,這在台灣不是特例,而是司空見慣的現象。李式嘉說,很多專跑基隆港、高雄港的貨櫃連結車司機就是這樣,為了趕時間、爭績效,很多人都經常性三天三夜工作,期間只能在排隊等貨櫃時邊挪車邊睡覺,「不少駕駛甚至私下坦承,即使是飛馳在高速公路的當下,其實他們都累得處於『微睡眠』狀態。」

李式嘉還轉述一個常在貨運車司機間流傳的「冷笑話」,即從基隆開車南下、再從高雄北上,到了第3天,往往是挑戰貨運駕駛體力極限的時候。他說,當時收費站還沒拆,北上國道林口收費站附近,會行經一處跳動路面設計特別明顯的「林口坡」,此時身體坐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三魂七魄早已睡飛到九霄雲外的駕駛,往往才會被跳動的路面「震醒」,然後赫然驚覺:「哦,終於到台北了!」

風數據過勞專題,貨運司機。(甘岱民攝)
職業駕駛是高過勞族群,而根據勞保局核定的職災個案記錄,貨運駕駛過勞的情況又特別嚴重。(甘岱民攝)

數字會說話 職業駕駛過勞比率驚人

攤開《風傳媒》首度揭密的勞保局近年給付國內過勞職災疾病勞工紀錄,在2011-2015年總計傷殘死398人中,就有15人是汽車貨運駕駛,比例近4%;163名過勞死勞工中,汽車貨運駕駛更占了8名,比例5%。全國汽車貨運駕駛納保人總數為7萬2349人,以此來看上述數字,過勞的比率不可謂不高。

20170413-SMG0035-20170413-SMG0035-風數據/過勞專題。台灣高過勞率行業表
 

汽車貨運駕駛拿命拚糊口,運輸業的其他駕駛亦不遑多讓,但更讓人憂心的是,公共汽車或計程車客運駕駛身繫全車乘客的性命,一旦被迫過勞駕駛,恐將殃及數十個家庭骨肉從此天人永隔,蝶戀花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  

然而難道這樣的「教訓」在台灣還嫌少嗎?全國公共汽車客運駕駛勞保納保總人數僅2萬455人,但根據勞保局統計,國內近5年包含遊覽車、公車在內的公共汽車客運,共有12名駕駛因過勞獲得職災疾病給付,其中包含7人死亡,在驚人的傷亡比例背後還有多少跟著枉送性命的乘客,更是教人連想都不敢去想。

20170420-風數據過勞專題配圖,正在巡視整理遊覽車的駕駛大哥。(顏麟宇攝)
客運駕駛身繫全車乘客的性命,一旦過勞駕駛肇事,恐將殃及數十個家庭。(顏麟宇攝)

薪資偏低、雇主壓榨 運將只好為錢賭性命

難道職業駕駛天生就不把自己與乘客的命當命?事實的真相當然並非如此,源由也沒有那麼簡單。李式嘉說,職業駕駛長期偏低的薪資,加上部分雇主變相的壓榨,是逼得多數駕駛不斷用命去賭一碗飯吃的根本原因。

風數據/過勞專題。新北市遊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李式嘉(中)。(新北市遊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提供)
新北市遊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李式嘉(中)表示,薪資偏低,加上部分雇主壓榨,導致不少駕駛為錢賭性命。(新北市遊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提供)

「明早的氣力,今天就要先準備好…」,或許有人認為這句膾炙人口的廣告詞,正能反映台灣勞工勤奮不懈的精神,但誰又知道,這話中同時隱藏著多少台灣勞工的辛酸與悲哀?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