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捐點錢、到慈善機構串門子,就叫做公益嗎?導演拍下教養院憨兒最無助的邊緣人生

2018-11-07 16:57

? 人氣

孩子要打無數通的電話,才換得到父母一次的關心。(示意圖/pixabay)

孩子要打無數通的電話,才換得到父母一次的關心。(示意圖/pixabay)

「不要一直打來鬧我……。」一句不耐煩的話將阿文的心打碎了,阿文原來還期盼媽媽下周能來教養院,看他準備好久的打鼓表演,如今這個心願只能放到下次了。阿文口齒不清地唸唸有詞:「沒關係,那……那個,那個6月、7月、8月都還有,沒關係下次還有機會,對,還有機會。」儘管嘴巴說著沒關係,但難過的表情怎樣都還是藏不住。

位在台南歸仁區的五甲教養院,住著一群身心障礙者,他們被這個世界遺棄在這裡,就連家人都不太常關心他們,時常打了數十通電話,才換來短暫的相聚。雖然他們在身心、智能上不像一般人,能自由流暢地說出想說的話、表達自己的感情。但他們渴望家人的照顧與關懷,決不會比一般人少……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比起物資援助,他們更需要關愛

「為什麼你(社工)每次都要把我帶回來啊!我不要回來啦!」家住高雄的阿文(化名),因為智能與身心方面的疾病,而被家人送到台南五甲教養院養護,久久才能與媽媽見一次面。他說他最開心的事,就是能「回家住一下」,因為能跟媽媽在一起,哪怕只有一下子。所以每次被送回來時,他總會一直哭鬧,吵著想回去。

被送回來教養院後的阿文,為了讓媽媽能再來看他,他努力學習打鼓,希望能邀請媽媽來。智能的缺陷,使阿文得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但他還是咬緊牙關撐著,甚至還與其他教養院的學生組成「五甲UP大樂團」。終於再過幾天就要表演了,他在表演前幾個禮拜就一直拜託社工幫忙打電話回去,可是每每都打不通。這時的他其實心裡有數了,但還是不放棄,終於在表演前幾天,電話打通了。阿文小心翼翼地拜託媽媽,但媽媽因為要工作,所以沒時間去,最後還留了一句話給阿文,「不要一直打來鬧我……。」聽到這句話的阿文傻住了,只能口中念念有詞,反覆找理由來安慰自己。

另一位年紀比阿文小的小明(化名),與爸爸坐在教養院旁的花園享受難得的天倫之樂。這天是小明的生日,所以小明的爸爸特地帶了生日禮物 – 「壽桃」,還有他愛喝的飲料來看他。爸爸一邊哄小明,一邊把頭貼在小明的頭上,抱著他說著:「我最擔心的就是你了。」吃完了生日禮物,小明要求爸爸下次來的時候,能帶他去爬山,爸爸說:「好。」離別時,小明一邊高興地喊著:「爸爸再見,爸爸再見!」一邊不忘提醒爸爸爬山的事。爸爸一樣說:「好。」可惜幾個月過去了,小明的爸爸終究沒有實現諾言。他們時常哀求、大哭,就為了希望能跟家人見一面,但聲聲呼喚,換來得卻是一次次的失落。也許家人不是真的不想來看他們,而是為了討生活而打拼,身不由己……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