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躲避瘟疫一樣逃開」 南韓MERS病患康復出院後遭孤立

2015-06-22 18:41

? 人氣

圖為乙支大學的醫務人員正在為患者準備藥品。(翻攝中央日報)

圖為乙支大學的醫務人員正在為患者準備藥品。(翻攝中央日報)

南韓的「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CoV)近日稍見趨緩,截至22日為止,共有172人確診、27人不治、50人康復出院,MERS的致死率略升為15.7%。不過《中央日報》指出,MERS康復者未被南韓社會接受,「飽受罪人般的待遇,與感染MERS時相比,精神更為痛苦。

乙支大學醫院的護士們正在為MERS重症患者翻身。(翻攝中央日報)
乙支大學醫院的護士們正在為MERS重症患者翻身。(翻攝中央日報)

南韓的MERS確診病例22日共增加3人,包括6月6日在建國大學附屬醫院住院時與第76例患者接觸過的一名70多歲男性、5月底訪問三星首爾醫院急診室的一名60多歲女性以及大田大清醫院的看護工。此外,兩名罹患癌症等疾病的80多歲MERS確診患者死亡,隔離人數降為3833人。不過在康復出院的MERS患者中,卻傳出遭到四周人們「像躲避瘟疫一樣逃開」的說法。

南韓《中央日報》報導,京畿道水原市的A某6月6日確診感染MERS,推測是5月27日在三星首爾醫院急診室感染。A某今年3月捐贈部分肝臟給婆婆,27日當天突然高燒就醫,被韓媒稱為MERS「超級傳播者」之一第14號患者恰好也在急診室。A某因此在5月31日接到自家隔離通知。

水原市。
 

A某在6月5日出現肌肉疼痛症狀,經過11天的隔離治療,終於在16日痊癒出院。A某說,患病時「感覺全身都被球棒毆打一樣疼痛無比,待在空無一人的狹小隔離室中,一度痛苦到想死」。但出院後A某卻絲毫沒有一絲歡欣,等待她的是周遭人的冰冷視線。而在A某確診後,她的丈夫和兩名子女也一直在家中隔離,並且遭到「獵殺女巫般」的待遇。

南韓MERS疫情
南韓的公共場所近日都在加強消毒。(美聯社)

A某所居住的水原市市長長廉太英6月10日在市政府官網公開A某的相關資料,包括居住社區、公寓名稱和家人相關資訊等,後來A某的身份也被人肉搜索後揭露,水原市表示:「公開資訊是為了市民安全,並無意暴露患者的身份,患者居住在一個擁有1300戶的大社區,我們原以為公開相關消息不會導致患者身份泄露。」

釜山的南韓小學生22日戴著口罩上課。(美聯社)
釜山的南韓小學生22日戴著口罩上課。(美聯社)

A某居住地的學生家長也對A某的存在出現恐慌,就算A某已康復出院、先生與子女也結束隔離,但當地的學生家長仍紛紛向市教育廳要求公開她孩子所就讀的學校,教育廳也要求衛生所方面予以確認。當衛生所致電已經出院的A某時,她說「讓我揪心得無法入眠」。此外,一位感染MERS的醫務人員B某,他的居所、職業和子女就讀學校也在染病後被地方政府公開。

MERS(美聯社)
日前參加國際護士大會的醫護人員也都全員帶著口罩與會。(美聯社)

《中央日報》稱,不可能傳播病毒的痊癒者和已經解除自家隔離的隔離者也生活在周圍人的冰冷視線之中,地方政府公開個資的做法,也進一步助長孤立MERS患者的情況。檀國大學人文社會醫學係的朴炯旭教授批評,給痊癒者及其家人貼上特殊標籤,是南韓社會欠缺共同體意識的證據。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