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是男人的專利嗎?這群女生驕傲道出自己親身經驗:超小就會「自己弄」!

2018-07-27 17:15

? 人氣

「打手槍」是青春電影中,非常為人津津樂道的橋段,《那些年》的男同學們在課堂上比賽打手槍、《極樂宿舍》中主角的手被室友誤抓去「擼管」;大眾電影中,男孩們自慰的場景被視為理所當然,也令觀眾看了會心一笑。

然而這些電影情節中,呈現的青春情事總是以男人獨有的性(自慰)為基調,更成人的電影,就直接往男歡女愛的場景而去。這不免讓人想問:女人探索性的過程到哪兒去了?難道女人不會手淫嗎?沒有男人時,女人就只能像《終極殺陣》中老公去出任務時的瑪莉詠·柯蒂亞那樣哀怨表示「不能做愛,只好跟婆婆一起做蛋糕」嗎?

公視紀錄片《尋找乳房》以探討女性身體經驗為題,讓女性現身說法道出自己從小到大、由內而外對自己身體的看法與感受。當中就有一些受訪女性或害羞、或興奮地談及自己的性啟蒙時刻,道出了專屬於女人的、性的初體驗:

「超小的,我超小就會自己弄!」

「可能從7歲就會自慰了吧。」

「無意中發現,一直摸這個地方是會舒服的!」

直白的言語,翻轉了社會上以男性身體經驗為主體的敘事風格。

性慾,並不是男人的專利

曾有調查指出,台灣有6成5的女性曾經自慰過,每月平均自慰次數也有4.3次,女人也曾像男人一樣,在成長過程經歷性好奇、性摸索的階段,但為何探討女性情慾的素材,較男性少那麼多呢?

《尋找乳房》透過訪問無數個女性,探討女性身體的議題,這些女孩透過自己的雙手或其他器具的輔助來探索自己的身體,透過性的愉悅與自己的身體更加親密。從這些女孩的口中,聽見她們成長過程中對女體的羞恥、對身體自主權被剝奪的不滿,再到懷孕、生產不夠被尊重,足以讓我們對女性的生命經驗有更多省思。

我的身體不是我的身體

在了解「性是什麼」之前,女孩的身體就已經受到種種與性息息相關的約束了。許多女孩的成長過程中,都被師長施加了種種有形無形的「性別教育」,從舉止不要太男性化、不能與人打鬧、制服規定女孩必須穿裙子,限制了女孩的活動;到胸部開始發育後,沒有開始穿內衣就被親友指指點點,甚至認為「媽媽沒有保護好她」,種種規訓讓影片中許多女孩都感到困惑:為何很多男生可以的事,我卻不能做?男生可以穿吊嘎、打赤膊,為何我沒穿內衣竟被身邊的人投以輕視的眼光?

其實這些對女性身體的規訓,都與社會上的性觀念息息相關。John Berger就曾在的《觀看的方法》(Way Of Seeing)一書中指出:男性對女性的觀看方式,是帶有主導、權威性的。「男人觀看、女人被看,男人從觀看中得到快感」是一種內化極深的性別文化。因此女孩從小就被視為要把自己「管好、保護好」,除了言行舉止要文靜優雅、像個女孩一般,在進入青春期後更要意識到自己的胸部已經發育,會「引起男人慾望」而該開始穿內衣、不能「激凸」,更不能像同齡男生一樣,天氣一熱直接把上衣脫掉,這樣會讓男人看了「凍未條」。

從尚比亞大學圖書館公告,請女學生不要穿太少,以免男同學無法專心讀書;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女學生因穿短褲被教授質問:「不覺得自己穿太短,會讓男同學分心嗎?」;婦女新知基金會也在臉書上張貼過幾張照片,呈現出父權社會對女性穿著的規訓:穿太裸露是賤貨、穿太保守又是老古板。顯示無論在東西方,社會都以「男性凝視」的視角,要求女性配合男性觀感、調整自己的穿著、言行舉止。

幾年前的「解放乳頭free the nipple」運動,就是一種對「男人觀看、女人被看」的反抗。當時Facebook將一些女性在其個人頁面上的上空照撤除,引發女性使用者不滿,進而激起一整波網路運動。一樣都是奶頭,為何男人可以自在地於網路秀出胸膛,還被視為「陽光型男」、「健美肌肉男」;女人放這些照片卻被視為猥褻照、色情照而被移除?

這些規訓在在顯示社會在「男性凝視」的潛規則下,給予女體的束縛。什麼時候,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樣對自己的身體自豪,不再遮遮掩掩、處處迎合男性的目光?

從身體開始,找回自己

「原來摸這個地方好舒服」「啊~這就是高潮!」《尋找乳房》中,女人們不但對自己自慰的經驗侃侃而談,明白說出這些「不純潔」的行為讓自己多麼舒服,也道出自己好多「想要」與「不想要」的事,如想要像男生一樣打鬧、想要脫掉上衣奔跑、不想穿裙子、不想因為懷孕放棄想做的事…從對自己的身體感到迷惑到走出社會對女體的規訓,進而接納自我,她們走了好長一段路。

現在,她們大聲要告訴整個社會:女人的身體要怎麼詮釋,操之在女人自己的手上。

紀錄片《尋找乳房》,將於2018年8月9日(四)晚間10點於公視播出,更多資訊請見【紀錄觀點】官網臉書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