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孩子的夢想是成為YouTuber!美國興起「網紅夏令營」,但最重要的課程不是剪接拍片,而是…

2017-07-24 10:44

? 人氣

漫漫長夏,美國出現了「網紅夏令營」,從拍照、剪片、社群經營一步步建立基本功,同時也教導學員如何處理網路社群的黑暗面,不是每個人都會紅,但走出教室,彷彿先修了一堂赤裸裸的現實黑暗。

對於 Z 世代的網路原住民來說,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YouTube 這些社交平台,就如同陽光、空氣、水那般自然而然又不可缺少,在人人都可以是「網紅」的年代,「網紅養成」也成為一種專業、一門生意。

在加州洛杉磯就出現這麼一個「網紅夏令營」,十幾天的課程要價 $2,690 美元(約合新台幣 8 萬)的高額學費,一期就吸引了 120 多名十幾歲的青少年參加。

不再想當醫生、太空人,75%孩子夢想是成為YouTuber?

慢慢長夏,一般家長都巴不得孩子離手機、電腦、平板越遠越好,最好善用暑假期間閱讀、學習才藝等等,不過在全新的數位時代,不同的思維也這在萌芽。

在加州洛杉磯就出現了這麼一個「網紅夏令營」,教導學員如何正確地善用手機、電腦、平板,因為這些東西極有可能就是現代社會邁向成功的關鍵之一。48 歲的 Nichelle Rodriguez 是網紅夏令營創辦人,本來在洛杉磯經營戲劇夏令營,他認為社群媒體就是未來,她告訴前來採訪的外媒:「社群媒體正在掌握一切,網路很驚人。」

來參加夏令營的孩子都迫切想知道何善用社群媒體工具、增進自己的攝影技巧,根據《每日郵報》先前的報導,生在網路原生世代的孩子夢想不再是成為醫生、太空人,據統計有75%的孩子夢想是成為 YouTuber。

過去想成名也許會跑到西門町等待星探發掘,或是透過參加選角、經紀公司等繁雜流程,而現在不論是 YouTube 或是電競直播平台 Twitch 都提供了一個成名的管道,所有機會都可以自己創造。Rodriguez 說:「這個夏令營是專為想成功的人設計的,我們會教你如何增加粉絲、創造連結。」

要價 $2,690 美元的課程,學員可以在演員工作坊中學習肢體表達,還可以學到攝影、剪片技巧、如何打光、修片、透過自我行銷創造社群影響力、塑造品牌,甚至進一步如何跟廠商合作加入廣告變現,「越多人知道跟喜歡你,你就會越有名,對吧!你需要做的,是要讓你的技能跟人格特質發亮。」Rodriguez說。

「我想要宣傳我自己,讓大家對我產生更多好奇心,並讓他們覺得關注我的時間是值得的。」來自雪梨18歲的學員Brooke Alyse這麼說,她希望讓Instagram上一萬名的追蹤者持續增長,幫助她邁向演員之路。

04
網紅夏令營十幾天的課程要價$2,690美元(約合新台幣八萬)。(圖/數位時代提供)

「這是必須要學會的人生技能,這是你人生中的第一個事業」

Rodriguez 認為,在社群的世界中人人都有機會可以紅,甚至因此賺到錢,而青少年總是不停的在追求自己的興趣與熱情,而現在他們正有這個機會。

網紅夏令營找來了 YouTuber Michael Buckley 設計課程大綱,談起設計課程的目標他說:「這跟你賺一百萬美元或擁有一百萬個追蹤都沒有關係。」「這是必須要學會的人生技能,這是你人生中的第一個事業(指社群經營),作為 YouTuber 這是你的品牌,你就是天生的創業家。」

01
網紅夏令營找來了YouTuber Michael Buckley授課。(圖/數位時代提供)

經過了長達一年的籌備,Buckley希望夏令營課程有很高的技術含量,42 歲的 Michael Buckley是一位Vlogger、喜劇演員、主持人,他開玩笑地說:「在YouTuber出現以前,如果跟身邊的人說我在做網路影片,他們會以為你是在做色情片。」

許多學員都懷有明星夢,一位 15 歲的男孩告訴外媒:「我希望這個課程可以讓我知道如何讓我的粉絲專頁成長,讓更多人看到我的內容。」除了Facebook,這位男孩最近也開始著手經營 Instagram 跟 YouTube 頻道。

另一位14歲的女孩說:「我看到許多人很會經營自己的社群平台。」「我想要知道更多。」

擁有知名度也代表某種程度的社會影響力,Buckley 認為, YouTuber 其實有點像是在做公共服務,他舉例,很多人透過拍攝影片分享 LGBT 族群心路歷程、如何維持心理健康,很多人也會透過影片分享、解惑生活中種種遇到的困難,「這也是一種救世的方法。」「幫助人們可以因為做自己感到舒服、認同自己的性傾向等,毫無負擔的消化這一切。」

00
Buckley 認為, YouTuber 其實有點像是在做公共服務。(圖/數位時代提供)

當網紅養成變成一堂現實世界先修班

成為網紅,就不能不探討「網路霸凌」,這是一項現代社會中極為嚴重的課題,而被霸凌的威脅性也會隨著知名度而提高,因此教育這些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如何面對心理、實質上的潛在威脅,也是夏令營的挑戰。

去年在 Instagram 擁有 5,500 萬追蹤人數的超模坎達爾珍娜(Kendall Jenner),就因為厭倦社群上高強度的關注,將整個Instagram帳號刪除;英國慈善機構「皇家公共衛生學會」(Royal Society for Public Health)五月也公布了一份調查,研究青少年心理健康受社群媒體的影響,其中YouTube 影響最正面、Instagram 最傷身,許多人也因為害怕漏看動態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症狀而引發精神焦慮;當然,不得不提前一陣子在Instagram很紅的匿名留言平台「Sayat.me」,一名15歲的少年因為不堪霸凌流言而選擇自殺

課程中 Buckley 問學員,「你們會擔心網路酸民嗎?」「我們應該怎麼處理?是跟他們溝通?還是直接封鎖?」

「我會直接不理他。」一位男孩說,Buckley 接著問「如果有人留言『這個人是個大魯蛇,他應該殺了自己。』你會相信這些言論嗎?」

孩子們的回答這次不再那麼確定了,網路世界充斥形形色色的各種人,經營社群、打造個人品牌在新世代固然是很重要的技能,但赤裸裸教導如何處理、面對、消化網路世界真實存在的激烈言論,或許不只是這群十幾歲的青少年,也正是這個世代你我都必須學習的課題。

「網紅夏令營」也就活生生地的變成一堂現實世界先修班。

02
除了學習如何在網路上建立個人品牌、經營社群,網路霸凌也是你我應該共同學習的課題。(圖/數位時代提供)

不保證成為網紅,但讓孩子提早理解社群上的明亮與黑暗

不過有一派人擔心,讓孩子參加網紅夏令營會不會因此導致青少年花太多時間在社群媒體上,甚至覺得父母浪費錢在培養孩子不切實際成名的夢想。

的確,課程結束後沒有人能保證這些學員是不是真的能變成「網紅」,又或者會不會因為這些「實戰操演」削弱了青少年成為網紅的慾望、決心。拍照、剪片、享受短暫的成名固然很迷人,但課程中也讓他們了解到網路世界可能存在的種種威脅。

Buckley 說:「你可以教導他們這些工具,但關鍵是他們真的想要這麼做(成為網紅)。」「看他們結束課程後,是不是真的還會持續努力,這應該會很有趣。」

Buckley強調,這個夏令營並非真的要把誰變成網紅,只希望孩子們都玩得開心、了解網路世界的明亮與黑暗,而他只是想傳遞對於社群媒體的熱愛。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Social Star Creator CampThe Verge
文/ 高敬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最新流行?這個夏令營教你的小孩如何當個網紅)

責任編輯/陳憶慈

【好物推薦】今夏消暑提案,DIY冰淇淋這樣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